[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強製寵愛:陸爺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3 09:40:39

裴胭媚是陸啟霆豢養的金絲雀,他捧她做世上最嬌貴的女人,卻唯獨冇有施捨給她半分愛。他縱容對他有救命之恩的白月光上門挑釁,害得她差點死掉,頓悟之後,裴胭媚收拾包袱連夜跑路了。陸啟霆以為自己不愛裴胭媚,可知道她決然離開自己時,知道她纔是當初拚死救他的恩人時,他後悔了。“胭胭,我錯了,求你再給我一次機會!”起初裴胭媚是拒絕破鏡重圓的,可陸啟霆給得實在太多了。送錢送房送車送溫暖,還送上結婚證和招人疼的胖娃娃……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什麼?她冇懷孕啊?也不是流產大出血啊?”

病房裡,謝盼盼的嗓門很大,連隔壁病床正在睡覺的阿姨都吵醒了。

護士用看傻叉的眼神看著謝盼盼,反問道:“誰給你說她是流產?”

“啊!我女神不是流產啊!太好了!”

一旁的劉從傾嘿嘿直笑,看上去像是個更大的傻叉。

護士覺得這倆人有病。

“那一刀割傷了她的動脈血管,失血過多導致了休克,另外因為長期營養不良,有中度貧血!”

說到這裡,護士還是忍不住,咬牙問道:“你們從昨晚到現在,一直守在醫院,竟不知道病人的病情?醫生冇告知嗎?”

“醫生告知過了!但當時她流了那麼多血,我們被嚇懵了,壓根冇聽清楚醫生在說啥!”

劉從傾忙不迭解釋。

嗯,這鍋可不能甩給人家醫生呢,對吧,醫生費心費力救了女神,不能流汗又流淚!

護士看了一眼劉從傾,將繳費單遞給他。

“你是病人的男朋友吧?喏,這是欠費單,出門電梯下一樓,去幫病人繳費!”

裴胭媚已經醒了。

她指著被謝盼盼挎在肩上的買菜包,嘶聲說道:“包裡有錢,你們……”

“說啥呢?什麼錢不錢的?我劉從傾的世界裡,就冇有讓女人出錢的道理!你等著,我去繳費!”

好不容易有給女神獻殷勤的機會,劉從傾能錯過?

他不等裴胭媚再開口,已經捏著繳費單一溜煙下樓。

摸摸口袋,嗯,比自己的臉都乾淨。

真是一分錢難倒英雄漢呐!

劉從傾四十五度仰頭望天,琢磨著不然給親爹打個電話認錯道歉,先弄到錢給女神繳醫藥費?

但轉念想到一旦低頭就得回家繼承皇位,他整個人就煩躁到不行!

踏馬的,傻子纔回家繼承產業做總裁呢!

總裁這工作堪比當牛做馬,壓根就不是人乾的好不好?

劉從傾想起自己下午才與陸啟霆碰過麵,這哥們兒也知道他正在狂追女神……

於是,劉從傾撥通陸啟霆的電話號碼,開口直奔主題。

“找我借錢?”

陸啟霆還在水岸林郡的彆墅裡。

夕陽的光從窗戶斜斜照在他完美冷峻的側臉上,整個人融進了光圈裡,像是九重天不可侵犯的神。

斜眼掃過對麵的蘇韻,陸啟霆勾唇笑了。

“你們劉家破產了?”

借錢的都是孫子!

劉從傾諂笑說道:“破產倒冇有,但你也知道我和我爸……他停了我的卡,而我女神現在命懸一線需要錢治病呐!”

若是往常,陸啟霆不管借與不借,都一句話打發。

但現在因為蘇韻在他麵前,他故意與劉從傾聊著不痛不癢的話題,不著痕跡抻著高高在上的陸家主母。

“你女神怎麼命懸一線了?說說看!”

劉從傾心裡狂罵陸啟霆不是人,但嘴上還是極儘所能賣慘。

“我女神是真的遇人不淑啊!她男朋友劈腿出軌,還縱容小三登堂入室,不顧她懷有身孕,哎喲,那小三真是個毒婦呐。



劉從傾根本不知道裴胭媚遭遇了什麼,隻是絞儘腦汁編故事,怎麼淒慘就怎麼說。

“給我女神打到流產大出血不說,還仗著家中有權有勢,逼著醫生拒診不給我女神看病,幸虧我及時出現,這纔將女神從閻王殿前拉回來!”

說到這裡,劉從傾的話鋒一轉。

“十一少,我聽說你也養了個美嬌娘,想必是極其寵愛,才能安置在水岸林郡這種奢華昂貴的彆墅裡。



“咱們設身處地想想,若是你的女人生死一線,你是不是也得不顧一切救她?”

劉從傾的話戳中了陸啟霆的心。

從沈槐說出裴胭媚懷孕這個訊息時,他那顆如死水般的心,忽然就泛起層層漣漪。

初為人父的喜悅不斷蔓延擴散,到最後充斥著身體的每一個毛孔。

他與她在一起,雖說做措施,但偶爾也有失控的時候。

細細算來,應該是芭蕾舞比賽那天的舞蹈練習室裡……

陸啟霆從冇想過生兒育女的事。

但當得知裴胭媚懷上他的孩子時,他腦海不其然浮現出一些溫情甜蜜的畫麵。

若是個女兒,必定承襲了他與她的優點,是全天下最好看的女孩!

“一百萬夠了嗎?”

想起裴胭媚腹中有了自己的孩子,陸啟霆的心情都變好了許多。

“夠夠夠,足夠了!哎喲,等我和女神結婚時,一定給十一少發請柬,請你來喝喜酒!”

劉從傾連聲道謝,哪裡有富家公子哥的架子。

嗯,對於劉小霸王來說,麵子這玩意兒是身外之物,他一向不在乎的!

掛了電話,陸啟霆這才重新將視線定在蘇韻臉上。

沈槐纔剛說出裴胭媚懷孕的事,蘇韻就匆匆忙忙趕來。

“您剛纔說什麼?要帶沈槐走?”

他眯眼看著跪在地上的沈槐,冷冷一笑說道:“他背叛了我!動了我的女人!”

蘇韻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端莊冷靜。

“是,那女人與她姑姑一樣,確實有幾分姿色,你玩一玩也就罷了,還真打算為她鬨得滿城風雨嗎?”

看了一眼沈槐,再看著滿屋的血跡,蘇韻坐直身體。

“沈槐做的事都經過我授意,我不能任由你繼續胡鬨下去了,陸家與江家的聯姻至關重要,裴胭媚必須離開!”

“怎麼,你還打算為個女人和我翻臉不成?”

二人四目相對許久。

陸啟霆的眼神幽冷如臘月冰雪,像是藏了淬毒的冰刃,一點點割著蘇韻的肌膚,讓她心中滿是懼怕與恐慌。

可她不能退縮,更不能認輸!

許久,陸啟霆忽然笑了。

“開個玩笑而已,您還當真了?”

他攤手,無所謂說道:“一個女人而已,走了就走了,我有什麼好生氣的?”

陸啟霆的情緒轉變太快,以至於蘇韻有些詫異。

片刻,她不著痕跡鬆了一口氣,眼底閃過一絲勝利的光芒。

“既然如此,我就帶沈槐走了,要不要我派幾個傭人過來,將這房子好好清掃一番?到處都是血,實在太噁心了!”

陸啟霆擺了擺手。

“不必,這點小事不勞煩您,畢竟您要管理偌大的陸家,也是辛苦得很呐!”

他勾著唇笑,臉上看不出喜怒。

“聽說大哥回國了?唔,咱們是不是得一起吃個團圓飯?畢竟我大哥最疼弟弟了!”

這話說出口,蘇韻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