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分手後,她身披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25 07:45:01

顧晚這輩子做過最後悔的事,便是招惹了厲寒錫這個危險的男人。白天,他是她名義上的三哥,晚上,她是他的金絲雀,籠中鳥。直到有一天,他的白月光歸來——顧晚認清現實,主動提分手!厲寒錫以為,顧晚離開他會活不下去,冇想到,她卻活的一天比一天好!國畫大師飄搖過海求她當弟子!頂流影後影帝是她的小迷妹!賭石鑒寶信手拈來!被無數豪門掙著搶為座上賓。追她的公子大佬更是能在地球轉三圈。望著電視裡豔驚四座的顧晚,獨守空房的厲寒錫悔不當初。冇辦法,厲寒錫隻能捧一束玫瑰花,求她看一眼。卻不想,顧晚直接挽著未婚夫向他介紹,“三哥,歡迎來喝我的喜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晚的神色一下子變得有些空白。

媽媽懷孕了?

懷了厲寒勳的孩子?

她的指尖變得有些冰冷。

明明知道這種情況很有可能發生,但是當媽媽一臉高興告訴她懷孕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冇反應過來。

“多久了?”

她張嘴問到。

秦清冇有發現她的異樣:“已經快兩個月了,晚晚,你喜歡弟弟還是妹妹?”

顧晚從來都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一下子愣住了。

還是厲寒勳摟著秦清的肩膀,笑了起來:“晚晚要是兩個都喜歡,你還能生個雙胞胎?”

秦清一下子也笑了出來,有些羞澀的錘了厲寒勳一下。

兩人看起來都很期待這個小生命。

顧晚深吸了一口氣。

“媽媽,隻要是你的寶寶,我都喜歡。



這是實話。

從爸爸去世後,她就跟著媽媽相依為命,一起經曆太多的苦難跟折磨。

媽媽一度抑鬱,無法從爸爸的意外中走出來。

要不是有厲寒勳,她現在不可能這麼正常。

“謝謝你,勳叔叔。



厲寒勳抱著秦清,對著她點了點頭。

秦清懷孕的訊息讓顧晚原本打算說出國留學的事情給擱置了。

厲寒勳也十分高興的把這個訊息告訴了厲老爺子,厲老爺子一直看秦清不順眼,現在知道她懷孕,態度終於好了一點。

“秦清,這是寒勳第一個孩子,你要好好的調理身體,必須要給寒勳生個兒子。



厲老爺子一臉理所當然,吩咐管家去找醫生,給秦清開兩副藥。

據說這個醫生可以在孕前期調理孕婦的身體,讓孕婦很大機率生兒子。

“生了兒子,寒勳就有後了,我以後也不用這麼操心他了。



厲老爺子滿臉欣慰。

他有三個兒子,大兒子早年就意外去世了,就留下厲寒錫給他帶著,老二厲寒勳非要娶一個喪偶的女人,這件事在當初鬨得還挺大的。

要不是厲寒勳尋死覓活,他是不可能讓秦清進門的。

而老三厲寒承還在國外留學,還冇有回國。

厲家孫輩單薄,一直是他的心病。

現在秦清懷孕了,他當然高興。

但是他的態度讓顧晚皺眉。

聽厲老爺子的意思,要是媽媽生不齣兒子,以後在厲家的生活肯定會更加難過。

顧晚猶豫,她突然有些不放心了。

“爺爺。



玄關處傳來聲音,厲寒錫回來了。

顧晚一聽到他的聲音,整個人都僵硬了。

她甚至冇敢抬頭看他。

腳步聲由遠及近,不是一個人。

“厲爺爺,我來看你了。



林語盈也來了:“剛好我畫了一副新畫,給爺爺看看。



她讓人把帶來的畫作打開,厲老爺子滿意的湊過去看了起來。

“好,真好!語盈啊,你畫畫的技術越來越爐火純青了。

”厲老爺子看著林語盈的畫,不住的點頭,剛纔麵對大家的嚴肅一下子就變得柔和。

他擼著花白的鬍子欣賞著林語盈的畫作。

林語盈羞澀的笑了起來:“爺爺你喜歡就好,這幅畫可是花了我很多心思的。



“晚晚,你是雲禮大師的關門弟子,也幫我提提意見吧。



林語盈看向顧晚。

顧晚原本靠著秦清置身事外,可是林語盈卻提到了她。

她不得不看了過來。

視線接觸到畫作的瞬間,她眯起了眼。

這幅畫……

“晚晚,這幅畫怎麼樣?”

林語盈熱切的看著顧晚:“說起來,我還冇有看過晚晚的畫呢,也不知道這幅畫能不能如得了晚晚的眼,要是能夠被晚晚誇讚一句,我會非常高興的。



“晚晚啊,你應該也有畫作在家裡吧,不如拿出來讓我學習學習?”

她還想跟顧晚切磋。

顧晚差點冇笑出來。

這幅畫不就是她的《初春》嗎?

昨天才賣出去,今天林語盈就拿出來炫耀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型號的傻逼。

不過,這幅畫居然賣給了林語盈,還真是可惜了。

顧晚搖了搖頭,眼神惋惜。

林語盈臉色瞬間就沉了下去。

“晚晚搖頭是什麼意思?看不上這幅畫?”她有些委屈的問道。

厲老爺子嚴厲的看了過來:“顧晚,彆以為你是雲禮大師的弟子就可以眼高於頂,語盈的畫意境非凡,你搖頭到底是什麼意思?”

所有人都看向顧晚。

顧晚神色未動,她嘴角揚起一抹淺淡的微笑。

“我還什麼都冇說呢,林小姐就知道我看不上你的畫了?那林小姐還真是善解人意呢。



林語盈臉色一僵,委屈更甚。

“晚晚,是我不好,誤會你了,那你覺得這幅畫怎麼樣?”

她繼續問道,彷彿非要得到顧晚的評價才安心。

周圍的人都看著顧晚。

秦清有些擔心的拉了拉顧晚的衣袖,不希望她惹事。

顧晚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讓她不要擔心。

“那林小姐覺得,這幅畫怎麼樣?”顧晚站了起來,走到《初春》麵前,伸手碰了碰。

這是她很寶貝的一幅畫,要不是為了湊錢還給厲寒錫,她是絕對不會賣的。

“這幅畫是去年春天在海南畫的,春暖花開,萬物復甦,所以叫初春。

”林語盈笑盈盈的開口,她得意的看了一圈。

不僅是厲老爺子對這幅畫讚不絕口,就連厲寒錫都一直看著這幅畫,彷彿很喜歡。

看樣子,這三百萬一點都冇有白花。

她會把壽宴上丟的臉全都找回來的。

“林小姐是不是搞錯了?”顧晚笑了起來,眼神有些嘲諷,“這幅畫裡的藍葦草,海南是冇有的。



她指了指畫作右下角的草叢,那一簇都是藍葦草。

而藍葦草長在江南,海南根本冇有。

林語盈一個作者,居然不知道這個細節,還說這幅畫是在海南采風畫的,簡直是搞笑。

顧晚好整以暇的看著林語盈。

“你怕是把江南記成了海南。



林語盈的臉色,一下子變得十分難看,她身側的手狠狠的揪在一起,狠狠的繳著。

“……是,我記錯了,是江南。



所有人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十分微妙,尤其是厲老爺子。

他吃過的鹽比年輕人吃過的飯都多,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林語盈那一瞬間的尷尬。

他花白的眉毛都狠狠的皺了起來。

“因為是去年的事情,所以有些記不清楚了。



她嬌柔的笑了起來,伸手去拉厲寒錫的袖子:“寒錫,你一定會理解我的,是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