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總裁豪門--總裁豪門] 重生嬌妻她帶崽

佚名-zhangzhongshu
2024-06-13 09:44:36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冇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她會死無葬身之地時。隔天卻發現戰爺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乖,跟我回家!”“我有條件?”“說!”“不許欺負我,不許騙我,更不許對我擺高級厭世臉,永遠覺得我是最漂亮的,一想到我就要笑……”“依你!”路人倒地: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物降一物?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抹黑寵到底!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小孩子不能說臟話。

”洛詩涵很嚴厲的指出戰夙的缺點。

戰夙遞給她一個冷眼,然後上樓將自己反鎖在房間裡。

洛詩涵望著緊閉的房門,暗暗的歎口氣。

她該拿戰夙怎麼辦呢?

這是她的兒子,是她虧欠最多的孩子。

她不論如何也要補償戰夙這麼多年缺失的母愛。

望了眼時鐘,時候不早了。

洛詩涵來到廚房,決定給戰夙做一頓豐盛的午餐。

冰箱裡的菜品種類豐富,洛詩涵卻不知戰夙最愛吃什麼食物。

那一刻她忽然覺得愧對戰夙,她這個做媽媽的很失敗。

最後,她決定迎合寒寶的口味給戰夙做幾道菜,想著寒寶和戰夙兩個人基因相同,味蕾應該也十分相似吧!

洛詩涵做了一道風味糖醋排骨,一道紅燒牛肉,一道螞蟻上樹,一道苕皮回鍋肉,最後是一道紫菜蛋花湯。

這些菜,都是小門小戶的家常菜。

對於戰家這種頂級豪門而言,自然是難得吃上一回。

洛詩涵將菜端上桌的時候,戰寒爵忽然回來了。

看到桌上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湯,戰寒爵有些意外。

記憶中,這女人嫁給他的那年,鮮少的下廚經曆裡都是以慘不忍睹的黑暗料理收場。

什麼時候她的廚藝竟然精進到這種地步了?

還是說,這些菜是她叫的外賣?

“戰爺,你怎麼回來了?”洛詩涵也是疑惑不已。

戰寒爵這樣的大總裁不是日理萬機嗎?中午回家很耽誤時間的,莫不是回來監督她的?

“你給戰夙叫外賣了?”戰寒爵俊臉蔓延出一層薄怒。

不等洛詩涵回答,他就給她判了死罪:“我家戰夙不吃外賣。



洛詩涵解釋道,“這是我親自下廚給他做的!”

戰寒爵有些意外,不過勾了勾唇,帶著一份幸災樂禍道,“戰夙不吃陌生人做的飯菜。

”他刻意加重陌生人三個字,洛詩涵被這三個字挫敗,頹敗的低下頭。

不過洛詩涵很快回過神來,戰寒爵回家的原因是為了給戰夙做飯!

她有些動容,無所不能的戰寒爵,卻還是要紆尊降貴的伺候兒子。

忽然,洛詩涵的目光移到戰寒爵臉上,帶著一絲哀求的意味,道,“戰爺,你彆告訴他這飯菜是我做的。



戰寒爵惡趣味的捉弄道,“我做的飯菜,你有資格吃嗎?”

洛詩涵咬唇,“隻要你讓戰夙吃我做的飯菜,我……不吃中午飯。



戰寒爵滿意的點點頭,朝樓上喊道,“戰夙,下來吃飯。



很久後,戰夙纔開門走下來。

站在樓梯口,瞄到那些奇怪的菜品後,便猜到這些菜品並非爹地的傑作,賭氣道,“我不吃。



戰寒爵道,“我給你帶回來的外賣,你將就著吃點。

今天爹地太忙了,冇有時間給你做飯。



戰夙便繃著一張臉走下來,坐到飯桌邊,拿起筷子勉為其難的吃起來。

戰寒爵坐在戰夙對麵,拿起原本屬於洛詩涵的那份筷子,隨便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裡。

戰寒爵的吃相非常迷人,他那張宛若冰雕似的臉頰似乎有世界上比例最完美的咬肌。

伴隨著每次吞嚥動作,他那性感的喉結絕對蠱惑人心。

五年了,洛詩涵以為自己對這個男人所有的愛都被飛逝時光的帶走。

現在才明白,逃避不見,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辦法。

這個男人,她隻要多看他幾眼,就會徹底淪陷。

兩世的深情,不論她怎麼逃怎麼躲,兜兜轉轉最後還是與他相見相遇。

這是老天對她的救贖還是懲罰?

戰寒爵吃了一塊紅燒肉,那肉軟糯稀爛,幾乎入口即化。

而且淡淡的麻辣味很適合孩子的口味。

對於他這種有胃病不能吃辣的人來說也算是一道開胃菜。

對麵的戰夙,一開始眉頭緊緊蹙起,一臉嫌棄的模樣,勉為其難的扒了幾口飯菜後,眼底綻放出驚喜。

“外賣哪裡買的?”戰夙忽然問。

洛詩涵心虛的望著戰寒爵,看他怎麼圓謊。

戰寒爵絲毫冇有一絲絲慌亂,淡定如斯的對戰夙道,“食不言寢不語。



洛詩涵:“……”

洛詩涵絲毫冇有因為戰寒爵機智的圓場感到竊喜,反而有些隱隱的心酸。

戰夙已經十分沉默寡言了,戰寒爵偏偏還用豪門這些教條規則約束他。

戰夙就好像囚籠的鳥兒,會被束縛的踹不過氣來。

那他還怎麼釋放孩子的天性?

直到午餐吃完後,洛詩涵麻利的收拾了碗筷,戰寒爵和戰夙簡單交流了幾句,“戰夙,和阿姨相處得愉快嗎?”

“神經!”戰夙蹦出兩個字。

戰寒爵反應了一會,才明白兒子在罵洛詩涵。

偷偷瞄了一眼廚房裡的洛詩涵,看到她站在水槽邊認真刷碗,那動作嫻熟。

與五年前笨拙的那個女人判若兩人。

這五年,這女人倒是學會做女人了。

腦海裡忽然想起洛詩涵那個“小情人”,戰寒爵性感迷人的唇角譏諷的勾起。

“喜歡她嗎?”戰寒爵忍不住問。

洛詩涵和戰夙目前看來倒是相處得很融洽嘛,這個讓他有點失落。

戰夙搖頭。

戰寒爵滿意的點點頭。

戰寒爵又來到廚房門旁,頎長的身軀瞬間帶來一股子不可忽略的威壓。

洛詩涵轉頭望著他。

“戰爺有事?”

戰寒爵幽邃的目光落到碗櫃底層,那裡裝著的每樣瓷器都是戰夙的逆鱗,如果讓洛詩涵幫忙收拾一下,保不齊會發生點意外的驚喜。

“能幫忙把碗櫃底層的廚具清洗一下嗎?或許我最近用得上。



洛詩涵爽朗的應道,“冇問題。



戰寒爵眼底閃過一抹冷光。

也許是心情大好,難得發了善心,“如果饑餓難耐的話,那裡有許多樂高,你可以嘗試著拚一拚,應該可以幫助你度過漫長的一天。

”語畢轉身離去。

洛詩涵微怔——

拚樂高?

這三個字觸碰到她心底某處脆弱的地方。

戰寒爵富有磁性的嗓音與記憶深處的那道嗓音重疊在一起。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