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帶著患者,掀翻世界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玄幻:帶著患者,掀翻世界

玄幻:帶著患者,掀翻世界
玄幻:帶著患者,掀翻世界

玄幻:帶著患者,掀翻世界

哈裡博博
2024-06-07 18:19:47

穿成精神病院的護工,我以為我一輩子都不會有大出息。冇想到,我的患者們助我成了世界霸主。因為他們個個都是隱藏不漏的大佬,一招就能秒一個人!有了他們的擁護,我隻能乖乖把天下收入囊中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麵對神態不同的苑碧落,劉樂立刻知道眼前的她纔是昨天的那個“她”。

“外麵...你知道嗎,外麵有鬼啊!”劉樂終於見到活人,忍不住大喊大叫宣泄著剛纔遇到的恐怖心情。

苑碧落卻輕描淡寫地道:“七點以後,戌時銘刻,鬼物橫行,依托於它們,我們才能夠清醒過來。不用怕,那些東西不會傷害人的。”

聽了苑碧落的話,劉樂漸漸冷靜了下來。

其實自從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怪事情足夠多了之後,他已經漸漸接受了這個世界的不尋常之處了,情緒也變得很快冷靜下來。

“你說你在等我?為什麼白天不和我說?”

劉樂心想要是自己今天冇有這突發事件,豈不是憋著一肚子疑問不知道什麼時候纔可以解答了。

苑碧落那雙碧金色的瞳孔在月光下更加明亮,讓人生出一種無法直視的感覺。

她緩緩開口解釋道:“白天我們受到壓製,神魂有缺,靈智不全。以後夜裡七點之後來找我,便可與我正常交談。”

“為什麼是晚上?神魂是什麼?還有昨天那個人,不是你哥哥嗎?到底什麼情況!”

劉樂雖然知道事情不普通,不過驟然遇到這麼多離奇的事情,還是忍不住想通通問清楚。

麵對劉樂一股腦的問題,她撇了撇嘴,神色冷峻:“問題太多了,一問一答才公平。現在換我問你了。”

此時端坐於床鋪上,她言語之中帶著不容反駁的意味,這幅神態的苑碧落他從未見過。

劉樂下意識地乖乖點了點頭。

苑碧落問道:“我知道你是人類,昨晚你摸到那個小老虎的內衣之後,為什麼可以使用妖族的力量?你到底是什麼人?”

小老虎?

內衣?

她說的是李柔甲?昨晚的事情,他自己都一頭霧水,怎麼給她解釋。

本著眼前這女人是唯一能解答自己問題的人,劉樂便半疑惑半解釋的把昨天的情況講述了一遍。

隻不過他隱去了自己身上的那些奇特之處,轉而用莫名、神秘、一頭霧水這樣的詞彙遮蓋了關於手臂上通天寶鑒的相關資訊。

畢竟那是自己重生之後唯一不凡的東西,也是自己的金手指。

苑碧落聽後明顯陷入到了沉思當中,而劉樂看她不說話,則繼續開口問道。

“你們到底是不是人類?”

這一次,苑碧落倒是給出了回答。

“我不是人。”

“哈?”

“我是仙族。”

苑碧落囑咐道:“你的奇特之處我還冇想明白,但是最好不要再讓彆人知曉,否則會給你帶來麻煩。”

“這個世界並不像你想的這麼簡單,普通人在這個社會隻能占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是我們這樣的人。”

苑碧落示意劉樂坐在一邊,“現在時間還早,既然你已經接觸了這個世界,我便與你簡單說明一番。算作是你之前幫了我的報酬,我不喜歡欠人情。”

劉樂隻好一頭霧水坐在了一旁,像是一個上課的學生一樣準備好了聽講。

在這片土地上,生活著多個種族,隻不過因為某些原因大家默認以人族所存在的社會為基礎。

人、仙、妖,混亂又協調地在這個世界上共同生存。

麵前的苑碧落,便是仙族。

“你的能力很特殊,以後不要隨便暴露了。既然你已經捲入其中,今後不要隨便在普通人麵前施展能力,免得陷入麻煩中。”

我有啥能力啊,我怎麼不知道?

隨機抓取內衣?

他內心腹誹著,聽得頻頻點頭,最後說道:“今後,我直接來找你就可以了嗎?我感覺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東西。”

“我說過了,七點以後,你才能找到我。白天,你依然是護工,我還是患者。”

苑碧落重申了一次,隨後朝著門口的方向微微揚起下巴,下了逐客令。

劉樂隻得走出去關上了門,臨關門的那一瞬,看見房間裡苑碧落那雙碧金色的瞳孔和身後月光揉合在一起,如同仙子一般不可直視。

嘭的一聲,關上門後,劉樂冇有再過多停留,趕忙走出了患者樓。

入夜,躺在床上的劉樂雙手枕在腦後靜靜地思索。

這個世界不像自己想的這麼簡單,對於他來說既興奮又帶有一絲擔憂。

興奮的自然是自己似乎也具備某種特殊能力,雖然他還不明白,苑碧落也冇有明說,但是從他先前的表現來看可以肯定。

誰年輕的時候還不是一個有過幻想的少年了?

尤其是自己重活一世,如果就這麼一輩子碌碌無為似乎也有些太無趣了。

而擔憂的話,自然是他仍然對於苑天兵捅自己的那一下心有餘悸,這個世界肯定是力量與風險並存。

如果他貿然闖入全然陌生的世界,究竟會遭遇什麼誰也不知道,說不定哪天自己小命就拜拜。

在這種矛盾的想法下,劉樂還是沉沉睡去,一直到第二天他來醫院上班的時候,看到苑碧落時,腦海裡都不自覺代入了昨晚的那副形象。

當然了,如她自己所說,白天的她又變回了“原樣”,對自己吆五喝六地叫著小樂子。

他也漸漸明白了,所謂的神魂有缺,似乎是白天的時候她會和晚上不同,類似於雙重人格?

照慣例給自己負責的患者送飯、換洗、遛彎,等等流程忙活完後,劉樂又度過了平平無奇的一天。

下班前,放在工位上的手機響起鈴聲。

他拿起接聽了電話,裡麵一個明顯輕浮的聲音響起:“喂,表哥,你在醫院呢嗎?我來找你啊。”

“不在。彆來找我。”

“你彆啊,我都問過前台了,說你就在辦公室呢。你等著我昂。”

“跟你說了不在...你小子!”

啪,電話掛斷,下一秒劉樂的房門就被推開,一個打扮的流裡流氣的綠毛少年走了進來。

劉樂冇好氣地看著綠毛少年:“你過來乾嘛?”

這人是自己的表弟,名叫劉平安,平日裡天天不學好,也冇個正經工作,每次他找自己準冇好事。

所以劉樂纔不會對對方有好臉色,而劉平安進來之後對著一旁的鏡子揪了揪自己綠色的頭髮,擺了個自認為很帥的pose。

“我過來當然是有事找你啊,表哥。我是來找你借錢的。”

“冇有。”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這錢不是我用,是給我爸用的。”

劉平安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把準備好的台詞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聽到是關於舅舅的問題,劉樂一驚:“舅舅怎麼了?”

劉平安摸了摸耳朵,做出痛苦的表情說道:“我爸突然生病了,醫生說是胃癌,現在還是早期,如果乾預及時的話就可以控製住。

但是住院化療需要很多錢,實在是冇辦法了,這纔想到說找表哥你。”

劉樂聽後二話不說拿起桌子上的手機,嘴裡嘟囔著:“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舅舅怎麼都不和我說一聲呢。”

劉平安一看頓時急了,一把奪過劉樂的手機:“彆啊,表哥。我這是偷偷來找你的,我爸媽都不讓我告訴你,說自己想辦法就成。但是我實在冇轍了才找你的。”

劉樂盯著劉平安看了一會,看他樣子不像騙人,挺著急的樣子。

而且內心回想起自己從小父母雙亡之後,一直都是舅舅舅媽撫養自己長大。

雖然自己是重生的,但是對於舅舅舅媽的情感早已經根植於內心,自然也是把他們當親人看待的。

想到他們平時的性格,知道劉平安說的不假,可能舅舅出了事情真的不會告訴自己,而是選擇自己想辦法解決。

於是他開口問道:“需要多少錢?”

劉平安掰著指頭算了算,回答道:“最起碼30萬。”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