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我,地府鬼差,越練越強很合理吧

萬花叢
2024-06-13 12:47:26

巫妖量劫結束,後土以身化輪迴,地府百廢待興。為譜寫生死簿,眾鬼差遊走洪荒各地,簽生死,定陰陽。作為穿越而來的他,立誓要做地府銷冠。既來之則安之,本隻想在地府討口飯吃,可誰知漸漸地,居然在地府越練越強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大殿內,沈青眸光一縮,望向蘇柳,道:“那陳山河還有師尊?”

沈青記得自己給他簽生死簿之時,他並不是修仙者,怎麼會來的仙人師尊?

“沈爺,我去勾他魂之時,在陳家村冇有找到他,後來檢視生死簿的定位功能呢,才發現他根本不在陳家村。”

“是在雪雲山!”

“雪雲山?那是什麼地方?”沈青眉毛挑了挑。

“那是一個修仙宗門,不過大多都是低階修仙者,老祖是一位天仙,而這位老祖便是那陳山河的師尊。”蘇柳滿臉委屈道。

“沈爺,這勾個魂怎麼這麼危險啊,我能不能留守啊。”

沈青冇有說話,而是在沉思。

這陳山河倒也是好命格,竟然拜了一位天仙為師,踏上了仙路。

隻不過,他壽元已儘,按照陰律,是必須要勾進地府的。

當上司君的第一天,沈儀便告訴他,生死簿上陽壽耗儘之人,是必須要勾進地府的。

不管對方什麼背景,地府都不怕,因為地府的背後,是平心娘娘。

平心娘娘成聖之事,洪荒之上知道的人大多都是大道統之人,因此,陽間很多人散修是看不起地府的。

地府要立威,便不能有什麼畏懼。

“走,本司跟你一塊去。”此時,沈青終於開口了。

“沈爺?還……還去?”蘇柳聲音微微發顫。

當日他找到陳山河之後,可能是身上的陰氣引起了對方師尊的注意,直接就對他出手了。

若不是他跑的快,恐怕就隕落在雪雲山了。

“當然,生死簿上的魂,一個都不能漏。”沈青低沉道。

說著,便帶著蘇柳向著酆都城外走去。

東勝神州,雪雲山。

此山常年積雪,雲霧繚繞,從下往上看,一片片積雪就宛如白雲一般漂浮在虛空中。

雪雲宗乃是洪荒之上的一個三流宗門。

隻不過,卻隸屬於闡教,基本上,洪荒大部分宗門都會投靠闡截兩教,以求得到庇護。

雪雲宗老祖雪雲老祖,乃是一位天仙,曾經在闡教修行過,歸來之後,便創建了雪雲宗。

此時,雪雲宗後山密室,雪雲老祖正盤坐在內。

在他麵前,還有一位年輕人,正是陳山河。

“師尊,不知那小鬼可否還會來?”陳山河心中很擔憂。

他本是普通人,哪曾想有一日一道金光突降,一位仙風道骨的老神仙便到了他麵前。

說他根骨奇佳,有金仙之資。

這讓他激動萬分,便跟著老神仙離開了家,來到了這雪雲山。

哪曾想,那位老神仙竟然是雪雲宗的老祖。

雪雲宗在他們這一帶很出名,很多人都想拜入雪雲宗。

而他陳山河何其幸運,竟然拜了雪雲老祖為師。

“徒兒放心,小鬼而已,給他十個膽也不敢再來。”雪雲老祖冷哼一聲。

“一個落魄巫族而已,不足為懼,當年巫族鼎盛之時,也不是照樣要給我闡教麵子?現在都落寞成什麼樣了,還能翻出什麼浪花?”

聽聞此話,陳山河心中稍微安心,他望向雪雲老祖,道:“老祖,我真的能成金仙嗎?”

“徒兒放心,老祖不會看錯,你要努力修煉,爭取快點達到仙境。”

“隻要你能成為金仙,我雪雲宗在闡教中的地位絕對能夠更上一層樓。”

“到時候,為師便把雪雲宗交給你。”

“努力吧,孩子!”

陳山河聽的熱血沸騰,這偌大的雪雲宗,就要交給自己了?

日後回村,那些光屁股長大的夥伴們豈不要羨慕死自己?

還有隔壁之前看不上自己的翠花,自己想要娶她,豈不易如反掌?

“師尊,我一定會努力的!”陳山河震聲道。

“嗯,你先去修煉吧!”

“是,弟子告退!”

陳山河滿臉亢奮的離去了,隨著陳山河離去,雪雲洞人嗤笑出聲。

“癡人做夢,還真想掌管雪雲宗嗎?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真以為老祖能看上你?”

“若不是你靈根特殊,特彆適合做鼎爐,老祖我豈會這般對你?”

“這麼多資源砸下去,恐怕要不了幾年,這小子就要成仙了吧?到時候摘取道果,老祖我恐怕很快就能達到金仙。”

雪雲老祖忍不住哈哈大笑。

當年在闡教之時,他隻不過是個邊緣人物,說是打雜的也不為過,根本冇有人在意他,但現在不同了,他隻要能夠達到金仙,就算在闡教也算是不錯的修為了。

就在他心中自得之時,突然感到有陰氣自山下而上,很快便到了山頂。

“小鬼,竟還敢來?”

“老祖我的鼎爐,豈能讓你們勾走?”

說著,雪雲老祖的身影一閃,便消失在密室之內。

雪雲山半山腰,有很多殿宇,除此之外,一些亭台樓閣點綴四方,仙草碧翠,靈氣瀰漫。

兩道鬼影正在快速登山,他們渾身陰氣繚繞,皆一身黑衣,手持勾魂索。

沈青在蘇柳身上也施展了一個術法,因此,仙境之下的修仙者,根本看不到他們。

他們很快便到了陳山河的住處,陳山河正在住處努力修煉,突然感受到一股陰冷之氣,這讓他一驚,猛然驚醒。

這種陰氣他太熟悉了,就在不久前,一個小鬼來勾他魂之時,身上也瀰漫著這等陰氣。

陳山河剛剛起身,便感覺有東西進入自己的房間。

此時,身前黑芒閃爍,兩道身影浮現在他房間內。

“是你!”看到蘇柳之後,陳山河臉色一變。

“陳山河,你陽壽已儘,跟我走吧!”蘇柳開口道。

“哼!我師尊說了,你再敢來,便煉了你,難道你不怕嗎?”陳山河大喝,為自己壯膽。

同時,他取出傳音石,就準備給雪雲老祖傳音。

“不用麻煩了,他已經來了!”此時,幽冷的聲音自沈青口中傳出。

陳山河神色一變,不由望向沈青。

就在此時,一聲大喝自房間外傳來,房門直接被一股大力掀飛。

“呔,大膽小鬼,竟還敢來?老祖的話不好使是吧?”

“今日老祖我便將你鎮殺,將你真靈熬煉千年。”

緊接著,一道身穿道袍的身影進入房間。

他鶴髮童顏,仙風道骨,剛一出現,便祭出一道術法向著蘇柳鎮殺而去。

“哼!”

一道冷聲傳來,緊接著,一個帶著雷霆的拳頭直接轟碎了那道術法。

這讓雪雲老祖微微一愣,不禁蹙了蹙眉。

“無故對鬼差出手,警告一次,再有下次,魂滅!”一道冷冷的聲音自沈青口中傳出。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