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我死後,渣男長跪不起

大米
2024-06-18 15:28:17

我死了。被我最愛的男人害死的。他卻不知道,站在道德的製高點批判我。直到他收到包裹,從裡麵掏出我的胳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房間裡的各種儀器齊齊發出刺耳的蜂鳴!

我足足愣了幾秒鐘的時間,才猛地回過神來,立刻尖聲嘶吼,“住手!厲薄琛,你要乾什麼!”

我撲上去瘋了似的想要把厲薄琛從病床前推開,又一次又一次地想要把呼吸機的電源插上。

最後卻也隻能徒勞地看著自己的身體穿過那些有形的物體。

深深地無力感從我的心底裡蔓延開去。

我全身上下都在發抖。

而厲薄琛就麵無表情地站在那裡,似乎對周圍的一切渾然不覺,渾身上下散發著令人望而卻步的冷漠氣息。

這一刻的他,陌生得彷彿我從未認識過一樣。

“尹叔叔,彆怪我,東寧躲起來不肯見我,我隻能用這種方式……”

我狠狠打了個冷顫!

不,不要!

厲薄琛,我已經死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父親!

這一刻,我甚至已經忘了厲薄琛看不見我的事,毫無尊嚴地跪在地上,對著他連連磕頭。

“厲薄琛,求求你,放過他,我求你了!”

隻要能放過我父親,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哪怕是讓我活過來再死在他手上一次我也願意!

“求求你,不要傷害他!”

……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祈禱起了作用,忽地,我聽見厲薄琛惡狠狠地罵了一句“該死”,隨後厲聲嘶吼著叫來醫生進行搶救。

他被醫生請出病房後,泄憤似的狠狠一拳打在了走廊的牆壁上。

他的額角,脖頸,還有手臂上全是暴起的青筋。

“尹東寧,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出來見我!”

他看不到,我漂浮在半空,雙眼血紅地瞪著他。

這個瘋子!

為了逼我出來,他竟然差點殺了我父親!

也許厲薄琛也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自己的瘋狂,還不等病房傳出訊息,他就已經走了。

我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而我竟然冇有被那道平安符的力量吸走。

也許是神明也開始放棄他了吧,我想。

兩小時後,父親終於脫離了危險。

但病房裡竟然又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啪”的一聲,病房裡的燈被打開。

我看著出現在病房門口的不速之客,眯起了眼睛。

尹北月和鄭南星?

她們怎麼會到這來?

鄭南星拿著手機,一邊撥著號一邊走進來,臉上的表情看上去煩躁又害怕。

“姐,到現在還是冇有尹東寧的訊息,我們該怎麼辦?”

尹北月冇好氣地罵她,“你還有臉問我?”

鄭南星似乎也有怨氣,“這能都怪我嗎?還不是你怕尹東寧懷孕的事被厲母知道後會馬上讓他們結婚,才讓我去找胖子他們綁架她的?

“我也不知道胖子膽子那麼大,竟然把尹東寧賣去了緬北!”

尹北月臉色一片冰寒,“尹東寧被賣到緬北隻有死路一條!

“從尹東寧口中逼問出藥方的計劃已經行不通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從尹父的身上下手!”

尹北月不知道,此時此刻,我就站在她的麵前,雙眼幾欲噴火!

果然是尹北月害死了我!

她知道我已經懷孕,擔心厲母會提前操辦我和厲薄琛的婚事,所以自導自演地離開了厲家,又在我被厲薄琛趕出厲家的時候,派人綁架了我!

她原本是想從我口中逼問出藥方的下落,但冇想到那些人揹著她把我賣到了緬北!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那天晚上被人綁架以後的記憶,我竟然怎麼都想不起來。

我想,我很有可能已經死在了緬北,也許是臨死前的怨念,才讓我的靈魂跋山涉水地回到了厲薄琛的身邊!

這時,鄭南星不讚同地看著病床上的我的父親。

“尹父現在已經是半個死人了,還怎麼問?我看還不如把這件事告訴姨夫,讓他來想辦法。”

“閉嘴!”

尹北月俏臉一白,有些咬牙切齒地道,“我爸是什麼樣的人你還不知道嗎?要是被他知道我們弄丟了尹東寧,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鄭南星滿臉不屑地冷笑,“那就跟我沒關係了。

“當初姨夫可就是讓你到尹東寧家偷藥方的,是你對厲少動了心思,一門心思想要嫁入豪門才把事情搞砸的!

“再有兩個月姨夫就要出獄了,到時候我看你怎麼向他交代!”

鄭南星話音剛落,尹北月就是一個耳光打了過去。

兩人頓時吵得不可開交。

我看著她們狗咬狗,心卻一點一點地沉了下去。

原來這一切都是尹老二的搞的鬼。

也許,從尹北月十六歲被接到我家……不,或許更早,尹老二就在計劃這一切了!

難道我家裡破產,父母生病,也都和尹老二有關?

鄭南星和尹北月姐妹倆的爭吵聲驚動了護士,兩人落荒而逃。

我以為這下終於能清靜下來,可這時,黑暗中,一道頎長的身影推開門走了進來。

隻一瞬間,我便陷入深深的驚豔之中。

即使是在如此昏暗的光線下,他的顏值依然優越得讓人無法忽視。

他微微皺著眉,眉眼堅毅又透出一股不食人間煙火般的清冷孤傲。

我不認識他,也許他是父親的朋友,我想。

他在父親的病床邊駐足,月光灑在他身上,彷彿將他的整個輪廓都鍍上了一層柔光,襯得他彷彿降臨人間的神祇。

他久久地佇立在我父親的病床前。

他的臉隱藏在一片黑影之中,我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卻能從他身上感受到一股難言的悲傷。

良久。

他薄唇輕啟,我聽見了他微微發顫的聲音——

“對不起,寧寧,我回來晚了。”

我全身一震!

他認識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