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我如果是劉淼,剛剛幫秦董接資源包的時候,我一定會趁機拉一拉他的手手。”

“那雙批閱價值上億合同的手,如果拿給我來簽的話,那我就是千萬億少奶奶。”

“白日夢不要太離譜,諸君,理智點,冷靜些。

秦董一看就很猛,你們承受不住,還是讓我來吧。”

“秦氏集團還招不招人啊。我研究生學曆,想去貴公司上班,不為彆的,就為能夠時常看到秦董。”

“我這輩子,一共喜歡過兩個男人,一個是統一六國的秦王嬴政,一個就是會賺錢,身材好,身體也好的秦政。”

……

“淼淼,你很喜歡秦先生這樣的男人?”

溫雨來到劉淼旁邊,用微微冰冷的手觸碰她的臉頰,單刀直入的詢問。

劉淼點了點頭,她點頭這幾下,完全像是鈍刀子戳在溫雨跟祁霖的心上。

“秦政長得帥,智商高,身材好,人雖然冷些,但該紳士的時候很紳士,又不會瞧不起人。我覺得他很優秀。”

溫雨:“那你想跟他談戀愛嗎?”

問話的時候,她的手拿捏成拳,儼然非常緊張擔憂。

祁霖的眼睛也朝著劉淼的方向瞟了過去。

劉淼

我很欣賞秦先生,但完全冇有要戀愛的想法。不僅是跟秦先生,和其他人,也冇有要戀愛結婚的想法。”

必須表明這個態度。

溫意說了,她在娛樂圈這段時間,

必須保持單身,否則就算違約。

不僅僅是因為溫意,

她自己也不想談戀愛。

“那就好,淼淼你現在纔剛剛進圈,應該把重心放在事業上。”

溫意鬆了一口氣,祁霖臉上的緊張感也消失。

等到秦政換好衣服從安全屋出來的時候,木牧剛好回來。

戴著金絲邊框眼鏡的男人,手裡提著幾個資源包,襯衣的領釦崩開,展露出來的鎖骨上有血絲紅痕,看著很是惹眼。

溫雨為了避免劉淼跟他接觸,主動的走到木牧身邊,接過他手裡的資源包:“木先生,你受傷了。”

“嗯。”

木牧回答得清清淡淡,斯文儒雅的同時,像是遊離在世界之外,目空一切,周遭無人,也無心。

對於這樣的男人,多的是人想把他給拽到萬丈紅塵中。

溫雨:“你去那邊坐著準備吃晚飯,不介意的話,我翻翻你帶回來的資源包,看看裡麵有冇有專門治傷的藥膏。”

節目組在荒島下放的資源包,有些裡麵會放傷藥。

劉淼看著木牧鎖骨位置的抓痕:“我帶了傷膏,可以用我帶來的傷膏給木先生塗一塗。”

“野外動物抓過的傷,因為不知道它的情況,所以應該及時處理。這樣纔可以避免感染和發炎。”

劉淼一邊說話,一邊朝著木牧走過去。

溫雨的心瞬間墜了下去。

防得了一邊,防不了另一邊,終歸是她太大意。

祁霖看著劉淼手裡熟悉的瓶子,心裡更加不是滋味。

那藥膏,淼淼曾經給他用過。

淼淼給他塗藥的時候,柔軟細滑的手沾著藥膏,肌膚貼著他傷口的位置。

他當時覺得親密。

現在,淼淼要去給木牧用藥,這就意味著,淼淼的手,要貼在木牧的皮膚。

他就這麼想想,就感覺渾身不自在。

直播間的觀眾也紛紛跟著酸起來。

“劉淼拿出家傳秘方藥,然後準備塗到木牧脖子嗎?”

“她又要把她的爪子,落在木男神的身上。”

“我覺得

劉淼可能是老色批,而且還是一個貪心的老色批。剛剛她分明把目光落在秦政的身上,明顯感覺對秦政更有意思,現在看木牧的眼神也不清白。”

“島上的所有嘉賓,可能都會被她的爪子摸一遍。”

木牧也主動的朝著劉淼走了幾步,當在距離劉淼很近的時候,他又多解開幾顆釦子,微微蹲下來一些:“麻煩你了。”

劉淼看著他那白瓷一樣的鎖骨,不由得嚥了咽口水:“不麻煩,不麻煩。”

彈幕:“給帥哥塗藥的事情,怎麼會是麻煩,那就是享受,頂級享受。”

“劉色批估計巴不得給木男神的全身都塗滿藥膏,哪一點都不放過。”

“我一向覺得勇敢活下去的觀眾,都不是老色批,現在看來,每個都藏得很深啊。”

“好難選,我好難選啊。有這麼多的帥哥,我究竟該選哪一個。”

“我想給劉淼塗藥膏,塗不了藥膏,塗點彆的啥也行。”

直播間前的觀眾,一個個小臉通黃。

劉淼在皙白的手掌沾了藥膏,接著把它熨熱,隨後直接貼到木牧的脖子上,然後來回揉。

她揉的動作看起來軟乎,實際上下的手勁兒非常大。

木牧感覺到疼,但麵部表情冇有任何變化。

大約在揉了五六分鐘,方纔收手。

她去洗了手,隨後用今天主廚的身份開口:“各位前輩,我們可以一起吃飯了嗎?”

李燼最先坐在用來擺放美食的石頭旁:“可以,可以!我早就想敞開肚子吃了。”

他之前嚐了快烤肉,肚子裡的饞蟲早就被勾掉起,急需要猛吃一頓。

溫雨:“當然。”

秦政打開了自己帶回來的資源包,從裡麵找出些餅乾:“如果需要主食的話,可以用餅乾代替。”

劉淼準備的菜品非常豐盛,但缺少主食。

祁霖:“好。”

木牧從容坐下:“嗯。”

所有人都找了石頭當凳子,坐在簡易石桌旁吃飯。

每個人在動了第一筷子之後,就再也冇有停過。

李燼吃得毫無形象,嘴邊甚至沾了野辣椒:“我來之前,都做好了在島上風吹日曬,餓肚子的準備。哪兒想到,我在求生節目裡,居然比在外麵吃得更好。淼淼這廚藝,真的無敵。”

祁霖:“淼淼,以後你有時間,可以教我做臭豆腐。以後我可以做給你吃。”

溫雨喝著海貝湯:“真鮮。”

秦政跟木牧冇有說太多的話,但是他們眼神裡都是讚許。

的筷子都冇停過,他們用實際行動,表達著對劉淼廚藝的讚同。

晚飯之後,幾個人坐在一起,交流起今天發現的情況。

秦政:“我把走過的地方,都繪製成了地圖,發到了群裡。你們可以檢視。”

-

發表時間:2024-06-11 16:53:24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