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蝕骨情深:祁教授上癮了

在逃兔子
2024-06-07 12:01:09

時思遙遇上祁深時,狼狽,貧窮 高高在上的男人將她從泥濘裡拉出來,拯救了她的身體,也豢養了她的靈魂 他讓她愛上她,卻又親手拋棄她 重逢那天,他靠在車裡,麵容被煙霧掩蓋,依舊是掌控全域性的漫不經心,“他不是好人,跟他分了,回我身邊來 ”時思遙輕捋碎髮,笑得雲淡風輕 “好不好人的倒不重要呢,重要的是,年輕,新鮮”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雨天,黑色賓利後座車燈昏暗,勉強能勾勒出女人環在男人腰際的一雙白皙嫩腿。

一聲聲婉轉低吟,格外曖昧。

時思遙咬緊唇瓣,抬高身體,濕意攀上迷離飄忽的眼,隻想求助眼前人給她個痛快。

男人托住她的腰,如她所願。

“唔!”她痛呼一聲,身上男人一頓。

“第一次?”時思遙感覺身體裡的燥熱緩解許多,接著就迎來更多的空虛,她的腿控製不住地繞得更緊,難堪地彆過臉去,低低地應了一聲。

祁深的動作明顯溫柔斯文許多,他在她眼角吻了一下。

“放鬆。

”車內溫度急劇飆升。

意識完全是飄忽的,感知卻異常明朗。

時思遙看著搖晃欲碎的星空頂,死死壓抑著唇齒間低低的泣吟聲,隻覺得荒唐不已。

兩個月前,她挽著周治學的手臂參加南大校友聚會,祁深作為南大的傑出校友兼他們院裡曾經特聘的教授,還誇過他們郎才女貌。

現在,周治學出軌,即將迎娶豪門千金。

而她,躺在祁深身下,任由他采擷。

祁家在金陵權勢無雙,祁深本來不是繼承人,幾年前卻突然棄文從商,一舉接手了祁家的長豐集團,現在,已經是金陵城裡最炙手可熱的人物。

這男人在人前光風霽月,做這種事的時候卻跟換了個人似的,把人往死裡折騰。

時思遙差點以為自己要交代在他車裡。

完事之後,她抱緊衣服,軟在後座上,猶如爛泥。

耳邊一番窸窣聲過後,她側過臉看去,黯淡光影在車裡流轉,視線模糊,卻也能描摹出男人得體從容的人前模樣。

他點了根菸,問她:“吃了臟東西?”原來他發現了。

時思遙抱緊衣服坐起身,用頭髮擋住了臉,悶悶應了一聲。

“同事做的?”祁深的語調冇有太多起伏,時思遙攥緊了手,忍不住一陣犯噁心。

周治學出軌喬琳宣,她認了,提了分手。

可週治學偏偏糾纏不休,他妹妹周曉曼擔心他錯失傍上豪門的機會,竟然讓人綁了她,想把她送上合作商的床,斷周治學的念頭。

如果不是她撐著一口氣跑出房間,又遇上祁深。

恐怕,她不僅要被那個臭名昭著的劉總玩弄,事後,還得被拍上一組大片,出儘風頭!她冇有回答祁深,好一會兒才輕聲道:“祁教授,謝謝你。

”謝?祁深漆黑眸底閃過一絲興味。

他點了下頭,“舉手之勞。

”不知為何,時思遙覺得他話裡有話。

她忍不住併攏了雙腿。

臉已經丟儘了,她乾脆咬牙當著他的麵穿衣服,快速弄好後,她甚至不敢看他。

“今晚的事,能麻煩您當冇發生過嗎?”祁深掀了掀眼皮,往她臉上看了一眼。

原來是要跟他劃清關係。

他覺得有些好笑,難道他還會纏著她?他自問不是縱慾的人,今晚這一出意外,也隻是因為得知蘇栩結婚,讓他理智有些崩盤。

再加上……他視線勾勒過時思遙的小臉,被汗水沾濕的酡紅尚未完全褪去,透著驚人的豔色。

“把衣服整理好,我送你回去。

”他這麼說,應該就是答應了。

時思遙鬆了口氣。

車一路開向她住的公寓,下車前,祁深拿了張名片給她。

燙金的,很精緻。

祁深說:“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

”時思遙冇接,“不了,不麻煩您了。

”她一副避他不及的態度,祁深也冇生氣。

畢竟,也隻是禮貌。

提上褲子不認人,有違為師之道。

時思遙關上了門。

黑色賓利緩緩駛進了黑夜。

時思遙疲憊不堪,兩腿間難受,她走到樓下耗了半天。

剛要上樓,一旁停著的警車上卻下來了人。

“請問是時思遙女士嗎?”時思遙一愣,心中有些不祥的預感。

警察出示了證件,口吻公式化:“請你跟我們走一趟,有位周先生報警,指控你挪用公款。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