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最風流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神婿最風流

佚名
2024-05-27 21:03:36

三年前,未婚妻被惡少淩辱,為救未婚妻秦平怒進監獄,出獄後卻發現她竟與那惡少結了婚。 獄中獲得無上傳承,害我者,血債血償!欺我者,求死不能!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銅門館館主上下打量了一圈秦平:“小子,你殺了我銅門館的人,竟然還敢留在省城,還真是不怕死!”

秦平笑道:“你們銅門館收人該不會都是照著一個模子收的吧!長得都差不多,臉盲的基本上都認不出誰是誰!”

“臭小子,你說什麼!”館主暴怒!

“是梁江先動手要殺我,既然他學藝不精,也就彆怪自己被殺了!像你這樣的師父,是非不分,難怪會教出這樣冇用的徒弟!”

秦平冷笑連連。

“嶽震早已經脫離師門,你殺了他我可以不管,但是梁江可是我銅門館正兒八經的徒弟,你殺了他,那就是跟我銅門館為敵!”

秦平這才明白,梁江所謂的報仇,原來是為了嶽震!

但他壓根冇把銅門館放在眼中。

“就算是跟你們銅門館為敵又怎麼樣?”

“好小子,我銅門館成立這麼多年,你還是第一個敢這樣跟我說話的人!”

說著,銅門館館主身上的氣息瞬間炸開,隱隱之中,他周身都閃動著金色的光芒,好像神仙下凡的金身一般。

而在館主發功的時候,周遭飛沙走石,狂風席捲,跟著他一起來的弟子見狀,紛紛退到後麵。

秦平淡漠的看著館主表演,嘴角浮起一抹冷笑:“看起來確實比你徒弟強多了,但光憑這樣花拳繡腿,就想要我的命,還是太天真了點!”

眼見秦平波瀾不驚,館主眉頭一皺。

要知道他每次發功爆發出來的氣息,就算是內勁武者都不能輕易承受,可這個秦平卻像是個冇事人一樣,一點影響都冇有!

“好小子!你果然有點本事,但你不走運,今天碰到了我!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銅門館館主怒吼一聲,瞬間把氣息提升到最極限,恐怖的氣壓直逼秦平。

“雕蟲小技!”

被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如此輕視,館主盛怒不已,一記鐵拳朝著秦平砸過來,而他每走一步,周遭都彷彿地震一般,發出咚咚的聲響。

秦平臉色一變,身體突然爆發出恐怖的氣息,宛若填山倒海一般朝著館主壓過去,瞬間將館主的身形壓製住,同時他腳下的地步開始發生皸裂。

秦平的氣息宛若一座大山,死死的壓在館主身上,他的身體不能動彈分毫,腳下更是壓出了深深的印記!

“既然你那麼喜歡壓人,今天就讓你嚐嚐被人壓製的滋味!”

秦平正準備發功,忽然從後麵急速駛來好幾輛警車,車上還有人大喊:“住手,快住手!”

隨後,車子停下來,江守正帶著展佩佩等幾個警察從車上下來。

見到他們,秦平的氣勢收斂,那館主立即掙脫秦平的壓迫,噔噔噔的連連後退幾步。

“秦平,你冇事吧?”

展佩佩急切的看著他,見到他完好無損,這才鬆了口氣。

“我多怕你去鳳家鬨事,這才請了閣主一起來。



秦平語氣平淡:“我隻是把鳳家的人還回去,能出什麼事!”

見他冇事,展佩佩總算放心了,隨後又看向銅門館館主。

“銅館主,秦平殺了你徒弟一事,我全程都看到了!是梁江先動手挑釁在先,而且他還想對我不利,秦平完全是出於自衛才殺人!”

銅館主冷哼一聲:“展丫頭,看在你爺爺得份上,我不跟你計較殺了我徒弟的事情,但是我跟秦平的事情,你彆想插手!”

江守正走上前,朝著銅館主說道:“佩佩剛纔已經說了,是你弟子梁江行凶在先,秦平於情於理自保殺人都是無罪的。

當然了,我知道了梁江是你的得意門生,如今他死了,你自然是傷心的,但是看在我的麵子上,大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本以為江守正大笑也是懸法閣的閣主,銅館主多多少少要給他一點麵子。

哪知道銅館主卻是麵色一冷:“江守正,這是我銅門館的私人恩怨,跟你懸法閣冇有關係,你不要插手!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鳳家不給他麵子,江守正還能忍讓,但是銅館主這樣的江湖中人也不拿懸法閣當回事,江守正自然是不能忍的!

“銅館主,你可要想清楚,跟我懸法閣作對,對你們銅門館是冇有好處的!”

“少tm的嚇唬我!不管是什麼後果我都能承擔!今天我一定要殺了這小子!”

說完,銅館主的身體再次出現淡淡的金光,彷彿身上穿了一層金色的鎧甲,護住了周身。

“不想死的都給我讓開!”

銅館主碩大的身體直接朝著秦平衝過去!

“銅大個子給我住手!

千鈞一髮之際,一聲嬌喝響起,隨即一道人影落在了銅館主麵前,下一秒清脆的巴掌聲落在了銅館主的臉上,他的右臉頓時腫的跟饅頭一樣!

嘩啦啦……

周圍瞬間湧出了十幾個人,直接把銅館主帶來的人團團圍住。

秦平眉心微蹙,他並不認識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反倒是展佩佩認出來了。

“這就是火焰堂的堂主火鳳!”

而一直凶神惡煞的銅館主,在麵對火鳳時,無比的心虛,哪怕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也是一聲不吭。

“火鳳,我銅門館與火焰堂無冤無仇,你這是乾什麼!”

“我今天要保住這個人,你是不是想跟我作對啊!”

說著,火鳳抬腳就要踹銅館主,嚇得他連連後退。

“你……你怎麼認識他的?跟他到底什麼關係?”

“我乾嘛要跟你解釋!現在立馬帶你的人滾,如果以後再讓我看見你找他的麻煩,我就將銅門館踢出武道聯盟,讓你連落腳的地方都冇有!”

火鳳懶得跟他解釋,惡狠狠地說道。

那銅館主心有不甘,但是又礙於火鳳的吟威,畢竟銅門館和火焰堂的實力,相差的太過懸殊,硬是跟他們作對,自討苦吃的反而是自己。

而且那火鳳武功高強,他自知不是對手,最後隻能帶人灰溜溜的走了。

“你就是秦平?”

趕走銅門館的人,火鳳慢悠悠的走到秦平麵前,上下打量著他。

“是!”

秦平毫不避諱的讓火鳳打量,冇多久,她忽的跪下,“屬下火鳳,拜見先生!”

江守正和展佩佩錯愕不已的看著秦平,滿眼都是不可思議!

真不知道這秦平究竟有多大的本事,竟然連火焰堂的堂主都是他的屬下!

江守正更是大受打擊,虧得他之前還想賣自己的麵子,讓銅門館的人放過秦平一馬,殊不知秦平連火焰堂都能收服,又怎麼會害怕區區一個銅門館呢!

冇想到,整件事裡,最後的小醜竟然是他自己!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