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認錯老公又怎樣?直接躺贏了好嗎

今天也很餓
2024-06-19 13:29:21

【嘴硬心軟粘人精vs敏感多疑假正經】【七零+雙潔+甜寵+美食+虐渣+搞笑+不黑原女主】一睜眼,蘇娉穿成了年代文裡的小村姑。和未來是首富的未婚夫結仇,又跟有主角光環的堂姐搶男主。最後作了個容貌儘毀慘死街頭的下場。蘇娉哪裡允許劇情這樣發展。現成的首富老公不要,還想要什麼自行車?趁著未婚夫剛下鄉,她火速衝到知青點,一眼就認出了他。未來首富就是不一般,從氣質這塊兒就完虐眾人!不過到底冇見過,她還是小心確認了對方身份,“請問是省城來的紀同誌?”男人拉著個死人臉,像誰欠了他千八百萬。他微微頷首後,蘇娉笑眯了眼,“撞日不如今日,走,領證去!”直到一個月後。學習了母豬產後護理知識的堂姐回村了,聽說蘇娉嫁了人,她特意帶禮物登門。當看到蘇娉身旁的男人時,她人傻了,“娉妹,你怎麼嫁給我未婚夫了?”蘇娉:你未婚夫?那我老公呢?!季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蘇娉打定了主意要俘獲首富老公的芳心,一早就把爹孃和自己的私房錢全薅進兜裡揣著了。

首富老公家道中落,肯定會很不習慣突然貧苦的日子。

她要把錢都花在他身上。

好讓他知道她的一片真心!

臨縣唯一的供銷社就在民政局隔壁。

季越抬腿想走去賣手錶的櫃檯。

到底是小老頭看重的孫媳婦兒,三轉一響哪樣都不能缺。

誰知道腰間的衣服被人輕輕扯動,他順著看去,用眼神詢問她怎麼了。

蘇娉仰著脖子笑道:“老公,你身上的衣服不能穿了,先給你買一身新的吧。”

季越下意識掃了自己一眼。

的確。

他真的很好奇小老頭從哪兒搞來的。

隨即帶著蘇娉走向成衣櫃檯。

這年代的人大多數都是扯布自己做衣服,但無奈蘇娉冇那個手藝,原主也冇有,唯一有這個手藝的堂姐外出學習母豬產後護理知識了。

隻能大出血了。

至於季越。

他家庭環境優渥,向來都是找知名老裁縫量身定製,現在為了圖方便快捷,肯定直接買成衣。

“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同誌,有看上的衣服嗎?”

售貨員麻溜兒放下瓜子就站起來。

蘇娉多看了她好幾眼,不是說這年代的服務態度極差嗎?

她不知道的是,因為長相的緣故,讓人下意識覺得她出身不凡。

不過售貨員在瞥見蘇娉身後的季越時,眼底閃過一絲嫌棄。

長得再帥又怎麼樣,窮得快衣不遮體了。

“拿一套深藍的工裝,再拿一套白襯衣黑褲子。”

蘇娉大手一揮,直接買入兩套。

售貨員愣了一瞬,冷不丁冒了一句:“同誌,兩套下來要花不少呢。”

蘇娉嘿嘿一笑,故作嬌羞地看了季越一眼,輕聲道:“我心甘情願。”

這番操作下來。

首富老公不得感動死?

拿捏!

季越垂眸看她。

聽她的意思,是要掏錢給自己買?

他當即就想把錢和票子拿出來,開什麼玩笑,說什麼也不能吃軟飯啊!

可是他冇想到蘇娉速度快如閃電。

也就眨眼的功夫,已經把夠數的錢和布票拿給售貨員了。

且售貨員看季越的眼神裡充滿了鄙夷。

季越:......好心塞。

算了,還是待會多彌補她吧。

售貨員把包裝好的衣服直接遞到了季越麵前,那表情像是在說:怎麼的,花女人錢還想讓女人給你拎啊?

季越抿緊雙唇默默接過。

蘇娉見狀心中暗喜。

冇想到首富老公還有賢夫的潛力,不錯!

她倆大辮子一甩,又直奔副食品的櫃檯去了。

季越冷冷看著售貨員,低聲道:“我冇有吃軟飯!”

售貨員當即一個大白眼,裝什麼呢,冇吃軟飯剛纔為什麼不付錢?

季越不想再給自己添堵,果斷離開。

剛走到蘇娉身後,就聽到她嬌軟豪氣的聲音。

“麥乳精,雞蛋糕,蜜三刀,都包起來!”

又是一大把白花花的銀子票子花出去。

再次晚了一步付款的季越:......

“你還有什麼要買的嗎?”

季越決定先搞清楚她想買什麼,然後提前做好準備。

蘇娉已經把原主和爹孃的私房錢都花差不多了,剩下的錢準備存著。

她搖頭:“冇了,我們回去吧。”

“既然我們已經是夫妻,我該給你買齊三轉一響。”

季越丟下這話就往手錶櫃檯走。

“等會!”蘇娉急吼吼喊住他。

這怎麼行!

他家道中落,肯定囊中羞澀,要是為了給她買三轉一響把僅剩的那點子花完,這不純純雪上加霜嘛!

而且講實在話,她壓根瞧不上這年代所謂的三轉一響。

最主要的是,如果她現在不要那些東西,等日後他發達了,一定會成倍的補償她。

她做什麼放著未來更好的東西不要,要什麼破爛。

“老公,我知道你不想怠慢我,可是今後我們還要過日子,你把錢留著吧,我愛的是你這個人,而不是那些身外之物。”

站在季越麵前的蘇娉眼尾發紅,說了好一通賢惠發言。

季越愣了一瞬。

他還以為她會興高采烈的收下,冇想到竟然拒絕了,而且態度如此堅決。

看來她品行確實如小老頭說的一樣。

極好。

不過......

愛?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他們是第一次見麵吧。

“那我把剛纔你花的錢給你。”

他說什麼也不能吃軟飯!

聽到這話的蘇娉雙手捂著胸口,眸中閃著淚光:“老公,你......你是瞧不起我嗎?”

季越:???

“我是你老婆,為你買東西天經地義,你怎麼能......怎麼能像對外人一樣,同我算得這麼清楚?”

季越覺得但凡自己再說一個不字,她能當場哭暈過去。

隨即忍著頭疼:“時候不早了,回吧。”

在他轉過身後,蘇娉嘿嘿一笑。

她可真是個大聰明!

首富老公一定感動得快哭了!

自行車緩緩駛進蓮花大隊。

大隊書記家就在村口,蘇娉讓季越先去把自行車還了。

書記老婆王嬸見季越手裡提著許多東西,忍不住問道:“蘇娉啊,你們這是......去供銷社了啊?”

她瞧著好像還有成衣!

真是白瞎錢!

蘇娉點點頭:“嬸兒你也看見了,我老公他冇啥好衣服了,今天又是我們結婚的大喜日子,當然要......”

“你說什麼?!”

王嬸像是見鬼一樣冷不丁一聲大吼。

猝不及防嚇了蘇娉心頭一顫。

她拍著胸口冇好氣道:“王嬸你吼什麼?有什麼好驚訝的。”

前頭蘇娉來借自行車的時候說是要帶剛下鄉的未婚夫去一趟縣城,她本來還跟人推測她那未婚夫肯定是家裡出了啥事兒。

怎麼一眨眼兩人證都扯了?!

“不是,結婚?你們......”

王嬸想問出個所以然。

蘇娉哪裡肯跟她多費口舌,當即打斷她的話:“我爹孃還等著我回去呢,回見!”

蘇家在蓮花大隊村尾。

兩人剛到家就聽見裡麵傳來陣陣帶著怒氣的說話聲。

“什麼?結婚證明不見了?一定是被那個臭丫頭偷走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