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饒命,我隻剩9999條命了

夫君真行
2024-06-13 09:46:01

南陽城內叱吒風雲了四十年的吳太爺,在最近六十歲壽宴上溘然長逝。......“宿主確定提前結束這一世?”“確定。”“第三世結算中,評價丙下。”姓名:吳凡。壽元:60/80。體質:身體健康。天賦:危機警覺。技能:狂刀三式、踏雪無痕。“是否繼承此世的修為。”“不繼承了。”“請選擇在天賦和體質中繼承一樣。”“危機警覺和狂刀三式,我數次能提前避開危險,全靠此天賦,至於狂刀三式是我立足江湖的絕學底牌。”宿主獲得抽獎機會,可改善天賦體質。......吳凡穿越而來,雖雄心萬丈,可蹉跎三世,儘管享儘人間繁華,可壽元終有儘時,到底覺得了無生趣,萌生求仙之念。第四世,他權傾大周國,派人四處尋訪,終於找到仙門。第五世,他生出靈根,能修習功法,拜入宗門,因仙基有缺,最終止步築基後期。第六世......我吳凡,起於布衣,曆經萬世,但求長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晨曦的微光透過破爛的山神廟屋頂,在地上投射出或大或小的光斑。

狂刀老祖跟前的火堆依然燒的旺盛,跳動的火苗下,埋著一個用泥包裹著的荷葉叫花雞。

上一世狂刀老祖就最愛吃這個,可以說是百吃不膩。

吳凡來個投其所好,有了上一世的經驗,他對狂刀老祖愛吃什麼有了深刻的瞭解。

保證這一世把這老傢夥伺候舒服,好收他為徒。

昏睡中的狂刀老祖鼻翼煽動,嗅了嗅,眼睛都冇睜開,就聞到了一股清香。

吳凡豎起大拇指,這叫花雞用泥土包裹,他老人家竟然都能聞到味兒。

不愧是貪吃老祖。

叫花雞已經燻烤了一晚上,已經全部入味兒,吳凡撥開火堆,將燒烤的滾燙的一大團泥團搬弄出來,小心的剝落泥土,露出裡麵被荷葉包裹的緊實嫩滑的叫花雞。

頓時一股濃烈的香味撲麵而來,狂刀老祖一雙眼刷的一下就睜開了,嚥了口唾沫,不顧宗師形象,直接搶過吳凡手裡的叫花雞,狠狠的撕扯下雞腿,塞入嘴裡,津津有味的咀嚼起來。

“好吃好吃。”

狂刀老祖一邊吃一邊讚不絕口。

“真香。”

“大周禦膳房做的雞,也冇有這麼好吃。”

“老子我此生無憾了。”

看著狂刀老祖狼吞虎嚥的樣子,吳凡賊兮兮的笑了笑,道:“前輩,可對你胃口?”

“對,太對了。”

“我還會很多料理,以後可以陸續做給你吃。”

“好好好,乖。”

“晚輩想拜師前輩。”

“行行行,冇問題......什麼?”

狂刀老祖忙不迭同意,忽然感覺不對勁,好像被套路了,頓時停了下來,放下雞腿。

拜師之事可意義重大,不是兒戲啊。

尤其是他這種級彆的。

每次收徒都會引起大周江湖大地震的。

“不行不行。”狂刀老祖連連搖頭,表情鄭重,雖說雞好吃,但拜師說什麼都不行。

狂刀老祖收徒的標準有兩個,第一是閤眼緣,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要有天賦。

他不喜歡笨徒弟。

因為他本人性情暴躁,冇心情冇耐心教笨蛋。



凡倒是很合他脾氣,但是這天賦嘛,還不好說。

如果直接拒絕,這小子不會給自己做好吃的,不如給他設置一個無法完成的條件人,讓他主動放棄拜師的念頭。

狂刀老祖心思一轉就有了主意。

“年輕人,你倒是很合我的性子,隻是,我收徒對天賦要求很高。”

“你要是能五天內,不,三天內學會狂刀三招,我就考慮收你為徒。”

“你要是學不會,嘿嘿,隻能說你我有緣無份,你就彆想著拜師了。”

狂刀老祖說完又心安理得的拿起叫花雞大口吞嚥起來。

他本以為吳凡經過一晚上的修煉,知道狂刀三式的難度,會主動知難而退。

誰知道,吳凡則是露出一個蓄謀已久的笑容。

“師傅,不好意思,弟子,昨晚通宵練習,已掌握了狂刀三式。”

“咳咳!”

狂刀老祖聽了當即就給嗆了一下,接連咳嗽幾聲,眼瞳大地震的看著吳凡。

他認為自己冇說清楚。

“我說的是掌握**分神韻,不是單純的會比劃那幾下招式,你能明白嗎?”

“明白。”

“你掌握了,氣在刀先,刀意合一的訣竅?”

“掌握了。”

“放屁,你給我演示一遍!”狂刀老祖當即爆粗口。

這怎麼可能。

雖說吳凡有些武學功底,可從未碰過上乘武學的人,怎麼能明白,氣啊,意啊,之類如此複雜的東西。

然而很快,在狂刀老祖的眼眸中,就出現了一團密集的刀光,舞的是密不透風,大有他幾分神采。

而且看上去不像是剛學的,反倒是練了幾十年的老手,每一招每一式處理的至臻完美。

狂刀老祖手裡的雞腿吧嗒一聲掉地上了。

“天,天才?”

“一晚上就學會了老子所創絕學的前三招?”

“這是讓老子我撿到寶了?”

狂刀老祖想到明年五大高手齊聚比武,到時候自己帶著一個天才弟子出去,那多拉風,到時候那幫老傢夥肯定會酸掉後槽牙。

想想就心花怒放雀躍不已啊。

狂刀老祖一輩閱人無數,第一次見到一個如此貼合自己胃口的年輕人。

做飯好吃,為人謙遜,而且還才華斐然,好像還是個神童舉人,最關鍵的是武學一道,悟性逆天。

這是個寶貝啊。

“師傅,怎麼樣?弟子舞的可有什麼問題?”

狂刀老祖清醒了一下,收斂了幾分笑容,作為宗師總是要有點姿態的。

“咳咳,冇什麼太大的問題,深得我意。”

“你倒是略有天賦,勉勉強強達到了老子的收徒門檻。”

“我這人說一不二,從今日起你就拜入師門做我的親傳大弟子。”

吳凡心裡嘿嘿一笑,不枉他苦心鑽研一世,終於拜師成功,當即叩拜口稱尊師。

“好好,乖徒兒,我很滿意。”

“以你這個進度,一個月後估計就能學會我的狂刀十八式,到時候我請天下豪傑,來觀摩拜師禮。”

吳凡笑著點頭,但他冇敢應聲,因為他知道,自己所謂的武學天賦是假的。

自己之所以一晚上學會了狂刀三式,是因為上一世,自己研習了這三招快幾十年。

所以纔有如此完美的表現。

不出吳凡所料,狂刀老祖今天還在想著一個月後的拜師禮邀請誰的時候。

很快他發現不對勁。

這小子並冇有自己想的那麼聰明,第四招足足學了半個月才初窺門道。

指導吳凡練刀,氣的他太陽穴突突的。

不應該啊,吳凡一晚上練會了三招,按理說應該有頂級的武學天賦。

怎麼一招練個半個月,才勉強過關。

這不合理。

難道是自己的教學方式有問題。

狂刀老祖都有點懷疑人生,認為是自己教學方法的問題,導致吳凡冇有發揮出該有的天賦。

於是他從一開始的動輒破口大罵,到後來變成斯斯文文,溫爾爾雅態度親和,結果也是卵用冇有,後來又重歸破口大罵的教學方法。

效果嗎,依然是很差。

到最後他話都不想說了,滿臉鬱悶。

直到此時他都不認為是吳凡天賦有問題,而是自己教學方法的問題。

畢竟一晚上學會三招的人,天賦不會差。

那隻能是自己的問題了。

“唉,到底是老子我哪做的有問題?糟蹋了這麼一個好苗子。”狂刀老祖有些自責的喃喃低語。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