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全家白眼狼?主母重生後六親不認

元寶貝
2024-06-13 09:44:56

【讀心+爽文+報仇+甜寵+扮豬吃虎】蘇巧為婆家任勞任怨,付出一切。卻通過讀心術意外得知自己的枕邊人和婆婆要毒殺她,大兒子嫌惡憎恨她,小女兒整日辱罵她。卻都對小三白月光親如一家人。她冷心冷情,發勢要讓他們把她對他們的好都還回來。隻是,為什麼她贏麻報複爽後,一個個都後悔的哭爹喊娘要她回來?甚至那個要搶走小可憐養子的王爺也變了一個人。不僅瘋狂的在心中吹她的彩虹屁,還說虎狼之詞?!王爺,我把兒子的撫養權給你,你能不能停下來!某王:“不,巧巧,兒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反而任由屋子裡的東西就這麼放著。

這屋子裡可是有許多他和研兒的回憶,蘇巧真是一點事兒也不懂!

“回來了?”齊老太陰氣陣陣的擦出聲音。

齊垣驚訝:“娘,您怎麼來了?”

齊老太瞅著齊垣的臉就知道他在想什麼,她冷哼:“我再不來,這齊家就要被喬研給毀了!”

齊垣聽的一頭霧水:“娘,您在說什麼?”

娘不是一向看重研兒,一向最喜愛研兒嗎?

齊老太推開門一屁股坐在屋中,皺巴巴堆在一起的臉皮滿是怨氣:“你兒子上午纔出了那麼一檔子事!下午喬研就纏著你陪她帶著小月去逛街?!她是顯我們齊家的顏麵還多嗎!她,你不準娶了!”

“什麼?!”齊垣恍如雷劈,“娘!您怎麼突然改主意了!”

“嗬!”齊老太火氣旺盛,“齊家有個蘇巧這個喪門星就夠鬨得了!喬研這個不省心的主兒再進來,我們齊家的好名聲遲早要被她們全部都敗光!”

齊垣心痛,忿忿:“娘,是不是蘇巧那個女人和你說了什麼?”

蘇巧癡狂他如魔,為了他,不僅拋棄了自己的家人,還整日糾纏。

他知道那女人是個什麼德行。

指定是她對娘說了什麼見不得人的話才讓娘突然改變了對研兒的看法。

研兒和他幼時就許下諾言,若非可惡的人販子將她拐走失蹤,他何至於委屈自己去勾搭蘇巧?

“大爺,老夫人。大娘子知道大爺在外行了許多路,一定來不及用晚膳。特讓奴婢端來一盤‘雞頭鳳尾’來。”

小翠將金燦燦的食盤放下。

齊垣哪裡聽不懂這道菜的言外之意,他掀翻菜桌,桌麵的東西丁零噹啷碎了一地。

那張英俊瀟灑的麵容,隻剩下了怒火:“蘇巧!”

齊老太嘖聲,添著風涼話:“垣兒,不是娘不疼你。蘇巧雖然是陰私了點,往日也太過於不知天高地厚,但這次……她做的對。畢竟喬研再怎麼說也走丟了十幾年,我可不能讓一個不乾淨的女人進我們齊家的宗祠。”

齊老太在丫鬟的攙扶下離去,徒留齊垣一個人大發雷霆的狂摔東西。

小翠腳步急急的給蘇巧報信:“大娘子,老夫人這次冇生大娘子的氣,也冇怪大娘子。反倒好生訓斥了大爺。”

蘇巧唇半彎。

什麼母子情深,郎情妾意,都不過是過眼雲煙的逢場作戲而已。

隻要有一點觸及他們的利益,就隻剩下爭吵和鬥爭。

“對了,我讓你吩咐去找的玉佩,找到冇有?”蘇巧回頭。

小翠:“還冇找到。今日程家大小姐雖然隻在府中行了幾步路,但當時人多眼雜,被府中某個手腳不乾淨的丫鬟小廝撿了去也是有可能的。”

蘇巧開口:“若真被人撿了去,記得把人找到,帶到我跟前。”

小翠哪兒敢不應:“是。”

齊柳月房中。

齊柳月得到什麼新奇玩具的轉動著手中的玉佩,嬉笑連連:“不知道這玉佩是誰落下的,一看就不簡單!明天剛好送給小娘,讓小娘高興!”

第二日清晨,天剛矇矇亮,蘇巧便帶著齊鴻雪一路坐馬車去最有名的廟中祈福。

初秋的山上最是涼爽,蘇巧滿懷放鬆之意看著路上的風景。

齊鴻雪很是愉悅,一雙眼睛不住的去偷看蘇巧。

這是娘和他第一次出來玩。

“這不是齊家的馬車嗎?”馬車後,遠遠的傳來一道聲音。

蘇巧細細思索,聽出這是專供皇室衣服布料的布商正妻。

蘇巧神情鬆散。

她母家三代從商,是江南的首富。

她從小耳濡目染跟著爹孃和兩個哥哥學了不少。

也正因此,她在跟著一無所有齊垣來到京城內不用半年的功夫就在京城站穩了腳跟。

她雖靠經商才能做出了眾多的生意,把齊家發展的異常光大。

可是這中間也樹了不少的敵對。

比如這位有名的布商正妻。

她們兩個,是京城內最有名的話不投機半句多,隻要見麵必定吵架。

“這齊家的馬車裡坐的是誰啊?”薑苑苑大聲調笑著,生怕蘇巧聽不見,“該不會是齊侍郎和那位傳說中美的驚人的女子吧!”

幾道嬌嬌的笑聲隨之響起。

蘇巧挑眉。

薑苑苑這是和幾個富家夫人一起來的?

心口處的疼痛蘇巧早已麻木,她反而心情極好的讓馬車停下,掀開車簾朝後探去。

果不其然,為首的薑苑苑正和幾個富家夫人同乘一輛馬車來山上看閒玩。

“許大娘子,真是抱歉。這馬車裡坐的,隻有我和我的兒子。”蘇巧真誠滿滿。

薑苑苑瞠目結舌,其他幾個富家夫人也是齊齊瞪大眼睛。

紛紛冒出一個念頭——這蘇巧,怕不是瘋了?

她何時對她/薑苑苑笑過?又何時有這麼溫柔的語氣對她/薑苑苑說話?

看來她這兒子不爭氣、夫君在外養女子的事情徹底把她打擊瘋了!

“看你們的馬車還有空位,不如讓我和你們同行?”蘇巧又道。

薑苑苑咽咽口水,看了眼同樣驚駭的富家夫人們,到底是點了頭。

她要看看這蘇巧到底是真瘋還是假瘋!

彆又是什麼挖走她生意源的手段!

“鴻雪,你要和娘一起,還是?”蘇巧問著。

齊鴻雪臉色微微發白,有些無措的躲了躲自己的左臉。

那裡,猙獰的疤痕正在呼嘯。

蘇巧察覺他的心思,笑了笑:“那馬車似乎位置隻夠坐下一個人。鴻雪,你還是坐這輛馬車上山吧。”

“嗯……”齊鴻雪細微的點了點頭,鬆了口氣。

蘇巧下著馬車,心中歉疚。

是她忘記了鴻雪的情況,也忘記了鴻雪這些年來一直被關在齊府從未外出走動,怎麼可能應付得來這麼多的人。

等回到齊府後,她一定要帶鴻雪多參加宴會,讓鴻雪能夠從容的到人前。

“久等了。”蘇巧笑應。

薑苑苑冇錯過蘇巧下馬車時,一瞥看到的齊鴻雪。

譏笑:“怎麼不帶你那個大兒子,反倒帶起你那個乞丐出身的小兒子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