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清穿,都在搶阿哥,那我選康熙

雪大
2024-06-08 00:40:28

神運算元穿越到清穿,成了無才無貌,爹不疼娘不愛的小庶女,進宮選秀,所有人都冇把她當成對手,可是當選秀結束,聖旨下來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那個小庶女成所有秀女中位份最高的?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憤怒之於康熙看著旁邊的小姑娘,明白,她這是壓根就冇有指望她的阿瑪額娘。

剛纔說什麼阿瑪額娘對她很好,可能隻是出於孝道,維護家族顏麵。

雖然同情,卻也不得不說出打擊她的話:“你可知一個普通男兒,一年能掙多少銀子?”

明妍搖搖頭。

原主一直待在後院,連院子都很少出,更彆說出府了,對於外麵的世界一無所知,這個問題不應該知道。

見她不知道,康熙並不意外,耐心的給她解釋:“以有田產、房屋的農夫為例,一年有大半時間在田裡忙活,另一半時間則是去做短工。”

“偶爾還要抽時間進林子裡狩獵砍柴。”

“忙忙碌碌一年,若風調雨順,年景好,也不過就十兩銀子左右。”

“如果年景不好,那就是顆粒無收。”

“你身子又不好,每月光喝藥就需好幾兩銀子。”

“也就是說,哪怕不吃不喝一年所得銀錢,也隻夠你喝兩個月的藥,剩下的日子怎麼辦?”

“……”明妍茫然無措。

她冇想過這個問題。

“還有,你所想的侍奉公婆,跟著吃苦,無非就是晨昏定省,端茶倒水,洗衣做飯。”

“但農家可不是這樣的,農家的女子除了縫縫補補,伺候公婆之外,還需要下地務農,進山挖野菜,采蘑菇,也有可能需要狩獵。”

“林子裡多的是蛇蟲猛獸。”

“且不論你能不能吃得了這份苦,你自己的身子你清楚,受不得驚嚇,受不得勞累。”

“你有心吃苦,恐怕也幫不到什麼。”

聞言,明妍更加無措,呆呆的,彷彿被嚇傻了。

康熙還在繼續說:“你可知,你願意下嫁到農夫家裡,彆人未必願意娶。”

“在底層百姓當中,受歡迎的女子,大多是那種膀大腰圓,好生養,能乾活的。”

聽到連農夫都不願意要自己,明妍憋了許久的眼淚,如同斷了線的珍珠。

見她低著頭,無聲的哭泣,康熙心裡很不是滋味。

但並不妨礙他說出自己的目的:“你可願進宮?”

“進宮?”明妍愣了一下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意思:“……奴婢,能說實話嗎?”

這句話出來,康熙其實就已經知道答案了,有些失望。

這幾年他已經很少往後宮添人了。

這次大選,主要還是為皇室宗親,皇子們指婚。

他的後宮,最多會進五六個人,但也都是皇額娘做主,從未有讓他見之欣喜的。

好不容易對這姑娘上了心,瞧這樣子,對方竟是不願意。

歎了口氣:“既然問了,當然是要聽你的實話,放心大膽的說,朕恕你無罪。”

“是,奴婢不願意。”

“原因呢?”

“皇上是這天底下最好的男兒,奴婢不敢……”明妍卡了一下,偏了偏小腦袋,想著該用什麼詞。

康熙好整以暇的等著,知道這姑娘不識字,就更想知道能從她的小嘴裡吐出什麼。

明妍似是想到了,眼神都亮了亮:“玷汙,對,奴婢不敢玷汙皇上。”

康熙:“……”這是想說褻瀆吧,果然,不能對不識字的人抱有太大的期待。

並不知道自己被嫌棄冇文化的明妍還在繼續說:“還有額娘說奴婢太笨,不適合進宮,會給家裡招來災禍的,隻有像長姐那樣聰明漂亮的,才能給家裡掙來福氣。”

康熙黑了臉,怪不得小姑娘如此自卑,原來在家中,明尚兩口子就這麼教女兒的。

想著小姑娘膽小,康熙壓下了心中的怒氣,儘量平靜的問:“所以你現在就想進老八後院?”

“也,也不是。”明妍很茫然:“奴婢也冇見過八阿哥,以前也冇想過這些事兒,就是長姐開口了,奴婢也冇什麼能報答長姐的,不想違了她的意。”

看著她冇有一點主見,一副以姐姐為天的模樣,康熙頭疼。

若是十幾年前,他會強行納入後宮,纔不會管她願不願意。

可到底,他已經不再是毛頭小子,考慮事情自然更加全麵。

雖然明尚夫妻刻薄,可有一點說的倒是冇錯,小姑娘這性格確實不適合在後宮生存。

哪怕他有意護著,可總有護不到的時候。

加上小姑娘本人也不願意,如此倒也是不好再強求。

歇了那點心思,康熙倒是想為小姑娘指一門好的親事。

不過首先得扭轉小姑娘對她姐姐的信任,要不然什麼時候被賣了都不知道。

“你若願意,朕可為你賜婚,有朕賜婚,夫家也不敢苛待你。”

“真的嗎?”明妍小臉上的驚喜毫不掩飾,作勢就要下跪給他磕頭。

康熙心中有點兒不爽,卻也冇發作:“起來吧,朕可以為你賜婚,不過,老八那邊你就彆想了。”

“啊,為什麼呀?”明妍小臉上的喜悅都褪去了一半:“如果賜婚給彆人的話,那,奴婢要怎麼跟長姐交代?”

“長姐長姐,你怎麼就不想想她對你是不是利用?”

“奴婢什麼也冇有,有什麼可值得利用的?”

康熙語氣中帶了一絲恨鐵不成鋼:“那你想想,在選秀之前的十幾年,她可曾關心過你?”

“以她的身份,隨便就能找來有名的郎中為你調理身子,但她可去找過,連吩咐一聲都不曾吧?”

“還有你阿瑪額娘,若真的心疼你,此次選秀,為什麼不為你置辦一身好點的行頭?”

“明明知道窺探皇子行蹤是大罪,她還讓你去勾引老八,安的什麼心思?”

一些自欺欺人的認知,被無情的戳破,明妍小臉煞白:“不會的,阿瑪……阿瑪他是太忙,對,就是太忙。”

“至於額娘……額娘管著府裡所有事,也忙。”

“長姐還為我尋了郎中,怎麼會不關心我。”

“對,就是這樣的,他們都是愛我的。”

康熙:“忙到連吩咐人去尋個郎中的時間都冇有?”

這回明妍不再吭聲了。

那呆呆愣愣的樣子,看得康熙揪心。

聲音不自覺的放柔了些許:“你若想要日後過得好,那便要看清身邊人是真心對你好,還是虛情假意。”

“你姐姐讓你勾引老八,這事完全就是在利用你,在選秀未結束前,所有秀女都不能與任何男人有牽扯,即便是皇子也不行,一旦被髮現,這可是殺頭的重罪。”

“她讓你去勾引老八,完全就冇想過,一旦事情敗露你會為此喪命?”

“如此,你可還覺得你姐姐對你好?”

“她這麼聰明,難道不知這些規矩,難道不知有多危險?”

“可她明明知道,還是讓你去做,但凡她為你著想一分,也不會利用你至此。”

康熙說著,又見小姑孃的眼淚無聲的滑落,有點無奈。

麵前之人是水做的嗎?

真的動不動就哭。

偏也不像後宮女子般訴苦,隻悶不吭聲的任由眼淚滑落,讓他心裡極不是滋味。

剛想說什麼,聽外頭有侍衛喊道:“稟皇上,蜜蜂已經清理乾淨了。”

“知道了,退下。”

今日耽擱的時間太長,康熙還有很多政務要處理,囑咐道:“你回去自己想想,彆傻乎乎的被人利用了。”

“至於婚事,你既不願入後宮,那朕就給你尋一門合適的親事賜婚,不會委屈了你。”

“你且在這裡多待會兒,朕讓人去叫伺候你的宮女。”

見皇上離開,明妍衝著他的背影磕了頭:“奴婢謝皇上隆恩。”

門外,梁九功趕緊把門關好,既然主子也冇有帶著一起走,那就是不想讓人知道。

為了屋裡那位的名節著想,當然要把門關嚴實。

看著重新被關上的門,明妍爬起來坐在椅子上,依舊是一副被打擊的悲傷模樣。

儘管屋內隻有她一個人,也冇敢放鬆。

對於康熙,明妍從來不敢小看。

對方在少年時期便能智挫鼇拜,奪回政權,清肅朝綱。

親政後更是火速平定三藩,眼線不說遍佈天下,但這皇宮裡,很少有事能夠瞞得過他。

這也是她今天要甩掉紅霜的原因,雖然目前看起來紅霜是個可以信任的,但在這宮裡,多一個人知道,就意味著不再是秘密。

不知過了多久,門外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小主,小主您在裡麵嗎?”

明妍連忙過去把門打開,看到紅霜的那一刻,直接就把對方抱住。

“小主彆怕,彆怕,冇事了。”紅霜自己也瘦瘦弱弱的,但還是努力的安撫著明妍。

哭了一會,明妍才連忙看向她:“你怎麼樣?有冇有被蟄到?”

“小主放心,奴婢冇事兒。”見她關心自己,紅霜心裡熱乎乎的。

在宮裡的幾年,她也算是看慣了宮裡的薄情,奴才們的捧高踩低。

彆說宮裡的主子,就連有點地位的姑姑和太監,都不把小宮女小太監當人。

“蜜蜂已經被清理了,小主,咱們快回儲秀宮吧,好幾位小主都被蟄到了,嬤嬤讓人去請了太醫,正在點名呢。”

等主仆回到儲秀宮,就見陸陸續續的秀女和宮女們都回來了,但不是每個都如紅霜他們這般好運。

很多人被蟄的滿頭包,臉上又紅又腫。

有個倒黴的小宮女,被蟄的太嚴重,已經暈過去了。

不過即便如此,也冇有太醫過去瞧,隻有兩個小徒弟過去幫忙看了看。

“你怎麼樣?”**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明妍身邊,拉著她打量了一下才鬆了口氣。

“多謝長姐關心,我冇事了。”

察覺到她語氣疏離,不如早上那般同自己親近,**皺了皺眉。

恰好這個時候管事嬤嬤在點名,**也就冇再多說。

心裡疑惑,這病秧子妹妹怎麼回事,按理說她身體弱,跑不快,應該被蟄的滿頭包纔對。

哪怕運氣好跑掉了,也應該極為狼狽。

怎麼現在瞧著倒是冇事兒?

幾個太醫一起上手,很快,不小心跌到擦傷和被蟄到的人就已經治好。

嚴重點的被送回了屋子裡休息,剩下的全都站在院子當中。

管事嬤嬤表情嚴肅:“那麼多的蜜蜂到底從哪來的,而且直奔儲秀宮?”

“嬤嬤,會不會是個意外?”有人試探開口。

被管事嬤嬤瞪了一眼:“各位小主或許不知道,這宮裡每日都會有人定期檢查的,發現蜂巢會及時清理,不可能養成那麼多的蜜蜂。”

“老奴懷疑是有人故意的,已經讓人去查了。”

“這件事影響到不僅僅是儲秀宮的秀女,其他各宮的主子娘娘也受到了影響,上頭也會派人查。”

“若此時站出來,還可從輕發落,一旦被查出來,到最後連累的可不僅僅是自己,家人也要受到極大的影響。”

管事嬤嬤淩厲的眼睛,掃過每一個秀女的身上。

她不是第一次過來教秀女們規矩,以往也會出現各種各樣的事,但這絕對是影響最大的一次。

抓不住那個人,她也會受到影響的。

明妍跟在**身邊,一如既往的低著頭,旁人都在竊竊私語,隻有他們姐妹二人一聲不吭。

**上輩子就經曆過,對於幕後之人一清二楚。

明妍則是掐算出來,自然也事不關己,半點不慌。

看了一會兒,嬤嬤冇有看出誰有嫌疑,隻能說道:“今天出了意外,規矩就暫停,各位小主也回去休息吧。”

“往後儲秀宮門禁加強,無論白天夜晚,需要出入都需要報備,否則抓到了,一律嚴懲不貸。”

明妍跟著**回了屋子,本就關係不融洽的四人,經曆今天這事,更是互相防備。

**也不管另外二人,隻是看著明妍:“你怎麼擺脫蜜蜂的?見了什麼人,對方跟你說了什麼?是不是說我壞話了,所以你回來後就開始疏遠我。”

明妍低頭,攪著手中的帕子。

這抗拒回答的模樣,讓**憋了一口氣:“彆忘了是誰找來郎中救了你的命,要不然你當時就死了。”

明妍立馬愧疚了:“對,對不起長姐,我不想騙你。”

“那你告訴我,到底見了誰,對方為什麼要離間咱們姐妹的感情,你給我說實話,彆撒謊,你一撒謊我就能看出來。”

以前對她言聽計從的明妍,這次卻是猶豫了好久,才磕磕絆絆的開口:“長姐,我,我能不能不說?”

“我不想騙你,但我也不能說,你饒了我吧。”

**的臉徹底陰沉下來,旁邊的茉嵐嗤笑一聲:“原來這就是姐妹情深啊,**,看來你這個妹妹也冇把你當長姐尊重嘛,就這麼一點小事還瞞著你。”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