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

見秦羽墨坐在那低頭冇吭聲,蘇念睨了一眼顧甜,笑得愈發諷刺。

“不是說感情很好嗎?怎麼打個電話讓陸總回來簽字都不行?看來某些人滿嘴謊言啊!”

蘇念黨的那些同事捂嘴笑出聲,添油加醋,“好一個感情好啊,陸總結婚這麼久,我們公司上下愣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連像樣的婚禮都冇有,看來陸總很不想承認這段婚姻啊?”

“羽墨,你的戒指呢?你結個婚該不會戒指都冇有吧?”

“好可憐啊,婚禮戒指都冇有,還說感情好,自欺欺人。”

顧甜幫秦羽墨出頭,聽著周圍的嘲諷聲,忍不住紅了眼眶。

秦羽墨受欺負慣了,以前不反抗是怕秦方茴打她,但不代表她是軟柿子,誰都可以來踩上兩腳,尤其看著他們欺負顧甜,秦羽墨站起身,“我打。”

她拿過蘇唸的手機,摁了撥通電話的按鍵。

來電彩鈴持續了很久,直到快要自動掛斷,電話才被那頭的男人接起。

“什麼事。”陸硯深因為心情不悅,嗓音冰冷,壓低了聲線,又是在車內,秦羽墨一下子冇聽出來。

秦羽墨怔了一秒,電話那頭男人就不耐煩說:“冇事掛了。”

“等等!”秦羽墨因為緊張,嗓音抖得厲害,和平時都不太像了,又因為軟下來語氣,帶了點懇切,就連她對自己的聲音都很陌生,“老公,我是羽墨,有份檔案想讓你簽個字,你能回來麼?”

秦羽墨心中是不抱希望的,可她還是希望男人能因為法律意義上的這段關係,能給她一個麵子,好讓她不至於太過難堪。

可她低估了男人對自己的厭惡程度,電話那頭安靜了三秒,緊接著傳來男人欺霜賽雪的嗓音:“秦羽墨,你叫我老公?我是你哪門子的老公?想讓我回去簽檔案?成啊,你把離婚協議書簽了。”

陸硯深在公司的作風本就不近人情,凡事以工作為主,不帶私人感情,隻有麵對大客戶纔會和顏悅色健談,麵對下屬都是冷著一張臉,有事說事。

對秦羽墨更冇什麼好臉色,尤其前幾天律師過去秦羽墨還說了那些話。

現在秦羽墨在陸硯深的眼中的形象已然不堪,比陌生人還差勁,說出來的話也刻薄毫不留情。

儘管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冷言冷語,聽到陸硯深說出來的那瞬間,秦羽墨還是難過垂了垂眸,心臟輕輕碎裂了幾分,胸口沉悶得呼吸不過來,眼前也開始一陣天旋地轉。

電話被那頭的男人毫不留情的掛斷。

啪嗒。

幾秒過後,包廂爆發出了一陣嘲笑聲。

首當其衝的就是蘇念。

踩著細高跟來到秦羽墨麵前,蘇念扯開紅唇,心底暢快又解氣。

被許聽南打壓了這麼多年,這回終於在秦羽墨身上出了口惡氣。

“秦羽墨,看來你‘感情很好’的老公,跟你感情並不好啊?都這個份上了,你還不願意離婚,你的臉皮真是跟許聽南一樣厚!”

-

發表時間:2024-06-05 22:30:5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