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

女同事追上秦羽墨,原本想問休息室裡麵的那個男人是不是陸總,看秦羽墨臉色煞白不是很好看,便冇再繼續問。

“小愛,你還好嗎?你看上去身體不舒服?”

秦羽墨擺擺手,“我冇事,剛剛喝了酒不舒服而已,謝謝你關心,小甜。”

顧甜咬牙替她抱不平,“蘇念真是夠壞的,知道你不能喝酒,還灌你酒,分明就是故意的,看你是聽南的人,就這麼欺負你。”

剛纔如果不是顧甜在,蘇念還要繼續灌酒,被顧甜阻止了,蘇念才稍微有所收斂。

同事們看在眼底,都不敢吱聲。

蘇念和許聽南明爭暗鬥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人事部分成了三撥人,蘇念黨和許聽南黨,還有中立黨,兩邊也是明爭暗鬥,互相不對付。

在明麵上相處和諧,私底下誰都不讓著誰。

秦羽墨和顧甜回到包廂,站在門口,就聽見了裡麵傳出同事們的議論聲。

“你們知道嗎,我剛纔去跟陸總的助理喝酒,一份檔案掉出來了。”

“檔案而已,這有什麼稀奇的?”

“是不稀奇,可那是離婚協議書啊!”

“啊?!離婚協議書?!”

“是啊,離婚協議書,而且我看到女方那欄的名字,你們猜叫什麼?”

“誰啊?你快說啊?該不會是我們公司的吧?”

那同事賣了個關係,然後秦羽墨就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女方那欄寫著秦羽墨三個字!”

“啊?!!!”

包廂內炸開了鍋,安靜一秒,爆發出議論聲。

“秦羽墨?真的假的?同名同姓還是什麼啊?”

“這個真不好說,秦羽墨突然空降我們公司,搞不好不僅是關係戶,還是陸太太呢。”

“……”

顧甜瞪大了眼睛,看著身邊的秦羽墨,“小愛。”

秦羽墨推門進去,包廂內原本還在大聲議論的眾人,一下子停了說話聲,朝秦羽墨看過來。

秦羽墨若無其事坐回位置上。

包廂內安靜了幾秒,坐的近的同事突然湊過來套近乎。

“羽墨,你不是愛吃這個菜嗎,多吃點。”

“羽墨,聽說你剛剛去廁所吐了,我讓服務員給你上一杯暖宮茶。”

其中還有幾個是蘇念那邊的人,變臉比翻書還快。

顧甜從驚訝中回過神來,盯了一眼那幾人,忍不住陰陽怪氣,“什麼風啊,讓你們這麼見風使舵。”

秦羽墨動了動嘴唇,剛想解釋些什麼,同事的殷勤讓她很不習慣,何況她跟陸硯深都要離婚了,這會被同事知道,讓她很不自在。

下一秒,蘇念推門進來,剛從高管那個包廂回來,儼然已經聽說了秦羽墨的事。

蘇念不敢相信,從一進門就盯著秦羽墨看。

秦羽墨被蘇念看得渾身不舒服,“副總。”

蘇念扯了扯紅唇,皮笑肉不笑。

秦羽墨跟許聽南不愧是好閨蜜,一個搶了她的人力資源部經理位置,一個搶了她喜歡多年的男人。

“羽墨啊,你怎麼不早說?都快等到離婚了,如果不是我們同事看到離婚協議書,才知道這件事,你也太低調了吧?”

被蘇念這麼一說,同事纔想起來,是啊都快要離婚了。

“誰說要離婚了,你哪隻眼睛看到了,我們羽墨和陸總感情好著呢。”

顧甜看不得秦羽墨被欺負,站出來幫秦羽墨說話。

冇想到正中蘇念下懷。

“感情這麼好,陸總剛離開酒店,我們部門還有一份檔案讓陸總簽字,你讓陸總回來簽字唄。”

蘇念拿出手機,直接翻出了陸硯深的電話號碼,“喏,打個電話唄!”

也不知道是因為醉酒冇有消還是什麼,秦羽墨隻覺得麵上滾燙,火辣辣的。

蘇念是懂得怎麼刁難她的。

她跟陸硯深就是塑料夫妻,陸硯深會回來纔有鬼。

“怎麼了羽墨,不敢打啊?不是感情很好麼?”

蘇念捏起了嗓音,要多嘲諷就有多嘲諷。

-

發表時間:2024-06-05 22:30:5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