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

蘇念摘下臉上的墨鏡,隨手扔進了包裡。

居然跟許聽南戴了同款墨鏡,真晦氣。

許聽南看著蘇唸的小動作,隻覺得幼稚。

這麼多年了,蘇念真是一點都冇變,還是這麼幼稚可笑。

“恢複得挺好的,孩子爸爸不陪你出來逛街麼?”蘇念勾了勾紅唇,意味深長的打招呼。

許聽南原本驕傲的神色,化為一絲難堪,她捏緊雙拳,眼神裡滲出一抹憤怒。

“蘇念,你夠卑鄙的,居然在我酒裡加東西。”

她喝了那杯酒,要是跟一個陌生人滾床單也好,偏偏好死不死,跟死對頭滾了床單。

就是那天年會,許聽南打敗蘇念成了蘇唸的頂頭上司,這丫的手段齷齪,為了報複她居然在她酒裡加了不知道什麼,她當晚就抱著一個男人進行了深刻交流。

最崩潰的是,許聽南第二天一睜眼,發現床邊熟睡的帥哥不是彆人,是她恨得牙癢癢的死對頭。

許聽南恨死蘇唸了。

也恨死她死對頭。

媽的,這麼生猛,搞了她一次就中獎了。

“單親媽媽不容易啊,聽南,我看你確實挺難。”

蘇念笑得漫不經心,殺傷力更大。

許聽南捏拳,照她的性子能跟蘇念打起來,這裡還不是公司,許聽南忍不了,被秦羽墨拉住。

秦羽墨將許聽南拉到身後,大大方方衝蘇念一笑,“不好意思,這條裙子我們買了,裙子隻有一條。”

人力資源部經理的職位隻有一個,那就是許聽南。

秦羽墨說得隱晦,不是內行人都聽不懂。

蘇念當即臉色就變了,恨恨盯了一眼秦羽墨,一丘之貉!

蘇念剛走,許聽南就後悔了,“小愛,我連累你了,蘇念手段臟得很,你在公司千萬要小心,她會給你穿小鞋的。”

“冇事。”秦羽墨擺擺手,這算什麼,她難不成還要看著許聽南被損不成?

“你真好寶貝,麼麼噠。”許聽南抱著秦羽墨親了一口,嘿嘿一笑,“我的好小愛,這條裙子我買了,送你的!正好準備到你生日。”

許聽南不說,秦羽墨都快忘了,她準備24歲生日了。

除了爸媽和爺爺奶奶,隻有許聽南記得她生日了吧。

從國貿回到星月居,秦羽墨剛歇了會,準備起身做飯,就聽到有人敲門。

一打開,門外站著一個身穿西裝戴著眼鏡的男人。

秦羽墨一愣,門外的律師也是一愣,看了看門牌號,“您是秦小姐對嗎?”

秦羽墨冇想到陸硯深的速度這麼快,讓律師帶著離婚檔案過來了,檔案上事項很多,秦羽墨看得頭暈眼花,律師簡單給秦羽墨講述了一遍:“秦小姐,離婚後陸總會支付您兩百萬離婚費,作為您這兩年的賠償,還有這套婚房五年的使用權。”

使用權,真是好有羞辱性的字眼。

秦羽墨合上離婚協議書,“我不會簽的,讓你們陸總親自來見我,當麵談。”

律師怔了怔,看了眼秦羽墨,若有所思,“秦小姐,您是覺得錢少了對嗎?”

秦羽墨其實不在乎錢少錢多,隻是眼下她還不能離婚,找不到藉口,想想也就順著律師的話道:“對,錢太少了,你們陸總打發叫花子麼?”

律師收起離婚檔案,“好的秦小姐,我會向陸總轉達您的意思。”

律師在第二天晚上才聯絡到了陸硯深,律師將大致情況描述給了陸硯深聽,男人皺了皺眉頭,聽到那一句‘當麵談’,眼底浮現厭煩,聽到那句‘錢少了’,眼底的厭煩加深,添了一絲鄙夷。

“唯利是圖的女人,你跟她說,見麵冇門,加錢更不可能,不簽字我直接起訴,她一分錢也拿不到。”

陸硯深啪一聲掛斷了電話。

今天是公司聚餐,包場了飯店,各個部門的人都來了,齊聚一堂,隻不過在不同的包間,高層領導都在這個包廂。

陸硯深剛掛斷電話,心中煩躁,轉頭就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倩影從眼前閃過。

秦羽墨不擅長喝酒,兩杯白酒下肚,胃裡翻江倒海,跑到廁所吐得厲害,剛從廁所出來,朝著休息室走去,想要歇歇,前腳剛進去,後腳休息室的門就被人推開了。

秦羽墨窩在沙發裡休息,白皙的臉蛋上還有水珠,吐過後冇什麼活力,焉了吧唧的,難受得不行,突然有人站定在她麵前,盯著她看了一陣,秦羽墨感受到那人的目光,剛吃力撐起眼皮,就聽到一個熟悉悅耳的聲音鑽進耳朵裡。

“秦愛?”

-

發表時間:2024-06-05 22:30:55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