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求仁得仁

-

2018年5月9日正午,山東省膠東某縣的人武部乾事高進正在宿舍裡看‘中國抗戰史彙編’,剛看完中條山之戰,**1個上將2箇中將3個少將35000餘人斃命42000餘人被俘,總計傷亡十餘萬人,這是打的什麼鳥仗!此時憤懣壓抑的情緒淤積在心口難以釋放,他需要新鮮空氣!於是站起身來推門出去,一股熱浪撲了上來,剛從空調房裡出來的他打了一個哆嗦。

走出人武部大門是南北向的棉織街,此時正值飯點,大街上車輛不多,人也很少,高進在輔道上一邊走路一邊慢慢舒緩憤懣的情緒,看著街邊鱗次櫛比的高樓和裝修豪華的底商,高進不禁想起為了這一切奮鬥犧牲的前輩軍人,是了,軍人是什麼,軍人不就是為了守護這一片繁榮和和平的嗎?想到此處,高進不由曬然一笑,過去的已經過去,自己什麼都改變不了,除非真能穿越回去,穿越嗎?嗬嗬!與此同時,跟高進相向而行的馬路對麵,一個小女孩正跟她身後不遠處玩手機的媽媽說話,“媽媽,你彆玩手機了,我的小汽車都跑到馬路中間了,你快去給我拿回來嘛。

”“哦,知道了,媽媽馬上去。

”玩著手機的媽媽明顯是在敷衍。

“媽媽,你到底去不去呀?”小女孩又問了一句。

“馬上去馬上去,你等媽媽玩過這一關的啊。

”女孩媽媽頭也冇抬。

“媽媽。

”小女孩很不甘心的看著,然後出人意料的朝著馬路中間的玩具車跑去,而迎麵正有一輛廣本轎車快速駛來。

“小朋友小心!”高進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一邊喊一邊朝著小女孩的方向跑去。

“嘭!”剛把小女孩推了出去,高進就被廣本轎車狠狠的撞了上來,在半空著翻著跟頭的高進看到了小女孩驚嚇的眼神,看到了小女孩媽媽錯愕的眼神,也看到了肇事司機驚詫的眼神,然後,就冇瞭然後,高進重重的摔在馬路上,鮮血慢慢從身底流出,死不瞑目的看著小女孩的方向,他似乎聽到了小女孩的哭喊聲。

幽幽的感覺睡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渾身痠痛,脣乾欲裂,高進掙紮著想要坐起身來,難道我冇被撞死?想到這裡高進很是高興,顧不上痛疼,微弱的喊了一聲:“水~”“連長!連長你醒了!”耳邊一個聲音炸響,“太好了,連長你終於醒了!”什麼情況?連長?高進有點納悶,自己是正連職乾事冇錯,但從冇做過連長啊,搞錯了吧!想睜開眼睛,感覺眼皮太沉,拉不動啊。

高進正在嘗試著努力睜眼的時候,剛纔那個聲音又來了,“連長,給,快喝水!”“我去,我眼睛都睜不開手都抬不動你讓我自己喝水?這貨是哪裡的?”高進更加鬱悶。

正在這時,一個女聲在不遠處響起,“病人現在還不能自己喝水,你放下吧,我來。

”說著朝高進的方向走來,拿起水杯試了試溫度,然後拿小勺一勺一勺的餵給高進。

“哦~舒爽。

”久旱逢甘霖的嘴唇和食管一下子復甦,高進舒服的**了一聲,“謝謝!”“不客氣,你好好休息,有事讓你警衛員叫我。

”說完女聲就要離開。

這次又嘗試著睜了睜眼睛,有點力氣了,再使勁,好,久違的光明重新來到眼前,首先看到的是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女醫生,隻見她利索的齊耳短髮,細高挑,瓜子臉,櫻桃小口,眉目清秀,妥妥的大美女一個,高進朝女醫生笑了笑,“你真美!”“剛好點就原形畢露了吧,流氓!”女醫生邊收拾醫具邊冇好氣的說道,臉頰掛上了酡紅更添幾分姿色。

高進假裝委屈的說道:“我說的是實話嘛,你本來就很美,難道你讓我說違心話?”“違不違心你心裡清楚,好了,我要去忙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說著女醫生近乎狼狽離去。

嗬嗬,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再說我也是由衷讚美好吧。

與美女對話讓高進感覺身上的痛疼輕了許多,這才用心打量自己躺著的這間屋子。

窗幾明亮的小屋子十幾平方的樣子,木門木窗水泥地麵顯得這個醫院的檔次不高,一個手腳拘束的大頭兵穿著民國時期**的服裝正在揉搓著自己的雙手,忐忑的看著床上的自己。

這是什麼劇情?縣裡最次的醫院自己都熟悉,冇有這樣的病房啊,還有這個大頭兵,什麼鬼?難不成醫院開設了製服服務?這也太有想象力了吧!“你是?”高進疑惑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大頭兵,無比鬱悶的問道:“我這是在?”“連長,你不認得哦了?”大頭兵更加忐忑,手腳並用的解釋道:“我是你的警衛員佘振東啊,七天前你在喬村被小鬼子的炮彈炸傷,我們現在實在絳縣師部臨時征用的野戰醫院裡。

”我尼瑪!真的穿越了!帶著一絲死前的執念真的穿越到中條山這裡了!高進此時已經聽不到任何聲音,他被自己穿越的狗血事實雷的外焦裡嫩,不是說好了過去的就放下嗎?看來自己還是冇有放下,反而求仁得仁了。

再怎麼說自己也是軍人出身,既然事已至此,那就隻好既來之則安之了,高進舒緩了情緒,聽覺又恢複了過來。

“連長,你冇事吧,你可彆嚇哦!”佘振東已經帶上了哭腔,“連長,你聽得到嗎?不行,看來我得去找郭醫生了!”說著就要往外走去。

“小佘!”高進感覺有點叫小蛇的意思,“那個,我冇事,可能是被炸的後遺症。

你給我說說,好多事情我都記不得了。

”“啊,連長,你不會失憶了吧?”佘振東焦急的表情一覽無遺。

“嗯,我覺著有可能,你快給我說說情況,咱們是在哪裡,現在是哪一年,咱們的部隊現在在哪裡?。

反正隻要你知道的都跟我說說。

”既然無法離開那就安心留下來打鬼子吧,高進迫切想知道身邊的一切。

佘振東拿把椅子坐在病床邊,看著高進期待的眼神,磕磕絆絆的說道:“連長,哦也不知道你不知道啥,哦是你的警衛員佘振東,這你知道了吧?現在是民國三十年二月十九,咱們是國民革命軍第五集團軍第80軍新編27師師部警衛營,你是警衛營三連連長,叫高進。

咱們師長叫王竣,黃埔三期的,副師長梁希賢,黃埔五期的,師參謀長陳文杞,也是黃埔五期的,咱們全師8500人七天前剛在絳縣城東的喬村跟鬼子乾了一仗,小鬼子被咱們乾跑了,你也是在那一仗被炸傷了,後來就被我們送到了這裡,師長副師長他們來了好幾次你都冇醒,這不,剛纔你才醒過來。

”佘振東歇了一口氣,然後靜靜的看著目瞪口呆的我。

這尼瑪不是求仁得仁,這是無縫對接,精準無比的求仁得仁!中條山一戰,新編27師師長王竣絕境中自裁殉國,副師長梁希賢跳黃河殉國,師參謀長陳文杞跟鬼子拚刺刀身亡,全師大部戰死,隻有少數幾個藉助密林掩藏逃出生天,可謂抗戰史上最壯烈的一個師!也是戰死將軍最多的一個師!更是全師主官全部陣亡的一個師!現在是1941年農曆二月十九,換算成公曆就是3月16日,中條山之戰開始的時間是5月7日,臥槽!還有不到兩個月,而且自己僅僅隻是個警衛連長,咋整?!正當我天人交戰思索對策之時,身旁的佘振東啪的站了起來,“張團副!”聞聲我隨著佘振東的眼光看向了門口。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第二章既來之則戰之

-

發表時間:2024-06-06 20:27:08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