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覺醒係統後,我召華夏神將護大秦

土豆是個泥
2024-06-13 09:43:52

秦惠文王駕崩後,其長子嬴蕩繼承了王位。那就是秦武王!剛剛穿越到大秦不久的他,名正言順的當上了一國之君。外有倭寇,內有奸臣,情急之下他覺醒了神級簽到係統,召喚華夏無上神將。張飛,典韋,張昭……他帶無上神將開疆辟土。一眼望去,都乃朕打下的天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剩下的趙軍,也都被殺死。

晉陽城城牆之上,辰時正。上麵插著一麵秦國旌旗一麵黑色的玄鳥旗。

這一晚,晉陽城中。王彥章與秦瓊聯手,將其奪了過來。

城中的平民們,聽到了一晚上的廝殺。所有人都驚恐地關上了房門。他們怕秦軍,會闖進來,將他的家,洗劫一空。

城中的兵營之中,殘肢碎體隨處可見。數不清的趙軍,屍體冰冷冰冷的。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刺鼻的腥臭味道。

一杆斷裂的旌旗,斜斜的倒在地上。天上,有一些禿鷹在飛翔。就像是一首來自地獄的奏鳴曲。

秦瓊身上沾滿了鮮血,身上的魚鱗鎧甲也出現了一道裂痕。策馬而行,望著四周趙軍的屍骸。還有那些秦軍士卒,每個人的手中,都提著幾顆鮮血淋漓的頭顱!

“嗬嗬嗬嗬嗬!這次多虧了王彥章兄弟出手相助。好武功,好武功!”秦瓊忽然笑了起來,他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餓了。

如果不是王彥章出手,將城牆給破了,他們想攻城可就難了,如果吊橋冇被毀,他想要潛入晉陽城,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彥章一襲黑色勁裝,手中握著一杆粗大的鐵槍,他一屁股就在兩個冇有腦袋的屍體上坐下,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秦人真是好勇鬥狠。”

“2萬人打5萬人,卻把趙軍打得潰不成軍。”

因為是在夜晚,又是在夜晚。這天下著鵝毛大雪,趙軍在晉陽城裡是不設防的。許多人做夢的時候,就被砍掉頭顱。

秦瓊瞪了他一眼。“還不趕緊收拾殘局?”

“胡鷹都尉。去一趟晉陽的糧倉,看看他們的糧草還剩下多少1?”

“蕭都尉,你領兩千兵馬。然後,將趙軍的屍首,運出城去。”秦瓊吩咐道。

蕭都尉疑惑道:“趙軍的屍體,為何要為他們收屍?”

秦瓊冇好氣的說道:“我這不是怕這場疫病麼!如果這些屍體散發出惡臭,引起了疾病呢?”

“那就是我們所有人的死期。”

蕭校尉聞言,恍然大悟。屬下明白”

秦瓊的反應速度極快:“趙校尉,你帶五千人過去。到晉陽城甲仗庫房去瞧瞧,那裡有幾把強弩?幾支箭?所有的武器,所有的盾牌。”

甲仗庫:意思是古代存放武器的地方。

“我們不能有任何的喘息。如果他們得知晉陽已經被攻破,一定會派人來收複這座城池。”

“兄弟們!我們必須在晉陽城堅守,等待救援。”秦瓊舉起了虎紋金矛,大聲道:“保家衛國!直到鮮血乾涸,我們纔會停止戰鬥!”

“保家衛國!直到鮮血乾涸,我們纔會停止戰鬥!”

“保家衛國!直到鮮血乾涸,我們纔會停止戰鬥!”

“保家衛國!直到鮮血乾涸,我們纔會停止戰鬥!”

頓時,整個晉陽城的人都聽到了這個聲音。聲震十餘裡,迴盪在天地之間。

秦軍分成了三個小隊,在營地裡打掃著那些冇有腦袋的死屍。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畢竟秦國的人都是經過了商鞅改革的。那就是用敵軍士兵的頭顱,來證明自己的爵位。

這也是為什麼秦軍悍不畏死,悍不畏死的原因。甚至,他們還會拖慢大軍的腳步。

“王彥章兄弟,叔寶還想求你一件事。”秦瓊,目光落在王彥章身上。他心中一動。

王彥章一臉淡定的從那具被砍掉腦袋的屍體上站起:“怎麼了?秦郡守。”

“王彥章兄弟,你能不能留在這裡?助我守住城門”

“臣這就寫信,稟明王上。還望大王賞賜你都尉之職。”秦瓊沉聲道。

這是秦國的十品軍功。每年俸祿五百斤,以粟米為主。秦一石等於三十二點七五千克

都尉,屬於中高層,掌握著一定的權力。

王彥章兩眼放光,開心的笑了起來:“哈哈哈!秦郡守,你說的對。還真是說話算話。”

秦瓊緩緩從馬背上跳下來,一隻腳落在那具無頭的身軀上。晉陽之役,王彥章。你協助秦軍成功地打通了晉陽的大門,居功至偉。

“對於立下大功的人,我秦國自然不會吝嗇。”

王彥章緩過勁來,緩過勁來:“行。我同意”

“啟稟秦郡守,這一戰,我軍戰死二百六十七人,其中重傷五百七十五人,輕傷一千六百多人,殺敵四萬多人。”

這一日中午,晉陽的糧倉中。秦瓊領著王彥章,正在城裡數糧.

就在他數完的時候,一個五百人的秦軍士卒飛奔而來。

秦瓊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來:“太好了!這一戰,我們大獲全勝!這一次的功勞,都要牢記在心。”

王彥章一腳踢在了那名趙國的官員身上:“蠢貨!還愣著乾嘛?”

“糧草,有多少?給我們的馬吃的飼料有多少?”

那名趙國的小官渾身一顫,顫聲道:這裡的糧倉,足有二十萬石。一萬石飼料。”

晉陽原本是趙國的一個重要城市。這可是十萬大軍兩個月的口糧啊。

此時,藍田軍營,位於鹹陽城的城門前。

嬴蕩接過了令牌,吩咐下去。

“大人!王,大事不妙。當我抵達上郡之時,秦郡守正在夜裡出發。如今,上郡守軍不足兩萬。”這名鐵鷹劍士一路疾行,朝著藍田大營趕回。

嬴蕩臉色一沉,露出了一絲擔憂。端起一盆清水。寡人明白你的意思。”

“大王,如今上郡城防已無人,還望大王速速出兵。去救上郡城”

“不用擔心,寡人這就出兵。”

嬴蕩鬆了口氣。這一點,他是從係統那裡獲得的。更是知曉了秦瓊的“生死之鬥”。

估計是跟王彥章串通好了。晉陽城被攻破。

所以,他必須要派出援軍。

“這是冬天,按理說,我們應該好好休息一下。隻是,誰也說不準。”

“說吧,藍田大營,留下了幾萬秦軍?”嬴蕩手持天龍戟,目光掃向了前方的八個將領。

“大王,這是怎麼回事?”司馬大將軍率領秦軍,已進蜀!”

“秦軍,以樗裡疾將軍為首,共七萬人。他們現在就在義渠國都,北麵。”

“除去在函穀關駐守的那二十多萬秦**隊,有一萬秦軍鎮守在武關內。如今,藍田大營中,隻有十五萬秦軍精銳。”

“回稟大王,鹹陽城內的禁衛仍有上萬人。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護大王和宗室。”

嬴蕩也有些頭痛,因為他們的力量,已經被分割開來。這不是要兩邊打嗎?

“怎麼樣?寡人率秦軍兵十二萬,趕赴上郡馳援。”

他厲聲喝道:“傳寡人之令,函穀關內,有二十萬大軍駐守。不能移動。派人去找魏,韓,趙三國了。製造混亂,不讓他們聯合起來,進攻函穀關。”

嬴蕩心中一動,立刻就明白了,這是秦國的一道天塹。

這座函穀關,就在秦國的邊境上!

“喏!”

藍田大營,就像是一台高速運作的戰鬥機器。

此時的邯鄲,趙國的國都。趙武靈王見縣尉渾身浴血,不由一驚:“怎麼回事?晉陽城遭到了秦軍的襲擊。”

“已經摺損了五萬人。隻有兩千多人活了下來!”

“大王,小的冇用。秦國的人很狡猾,早就把人安插在城內。三更時分攻入城中,將浮橋降下。”

他厲聲喝道:“嬴蕩!你這是要逆天啊!”趙武靈王趙雍大怒。他猛地一把將麵前的卷宗扔了出去。

趙章上前一步,手裡拿著一枚令牌。“兒臣願率軍,將晉陽收複。”

“住手!此事萬萬使不得!”就在這時,趙國相國肥義,上前一步道。

趙章握著手中的令牌,望向了宰相肥毅。“丞相,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能?秦國可是出了名的凶殘。這是趙國的死敵。”

“你該不會是怕了吧?”

如今,趙武靈王趙雍已經三十多歲了。他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自然不會退讓:“丞相!你攔寡人做什麼?”

趙國相國肥義,立刻站出來,將其中的利害關係,一一道:這是冬天,天空中飄著白色的雪花。冰封千裡”

“若是戰爭爆發,我們的糧草供應就會被切斷。必然會被阻攔。自邯鄲至晉陽,已有四百餘公裡。”

“如果,贏不了的話。”肥義倒也是一個聰明人,他很清楚,這一點,他很清楚。他是來勸趙武靈王趙雍的。

趙章立刻道:我們就這麼算了嗎?晉陽豈不是白給了秦國?”

“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對他有什麼看法?”

此話一出,趙武靈王趙雍臉色大變。實在是受不了了。他心中惱怒,抽出了手中的趙劍。我明白你的意思。”

“不過,我們若是不派人去支援。再等數月,秦國早已在晉陽集結大軍。到那時,一切都晚了。”

“兩者之間,選擇不那麼嚴重。此番我親赴戰場。帶兵十萬,把晉陽給我搶回來!”

不得不說,趙武靈王趙雍在兵法上的造詣還是很高的。從戰略上來說。

相國肥義一臉的不甘心,還想再勸說一句:“大王”

“好了,我已經決定了。相國可暫且留守邯鄲,協助我籌集糧食。趙雍臉色一變,對著眾人喊道。

“喏。”趙國相國肥義不情不願的應了一聲。

“希望大王能儘快拿下這場戰爭。”

於是,在邯鄲的一處兵營中。士兵紛紛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穿上了鎧甲,拿起了長槍。

第二天,天色漸漸亮了起來。

旌旗飄揚,盔甲鮮明的趙軍,足有十餘萬之多。一行人出了邯鄲城的北門。

趙武靈王站在一輛馬車之上,帶著他的手下,來到了這裡。大手一揮,道:“晉陽城,寡人一定會拿回來。全軍出擊!”

同一時間,遠在千裡之外的晉陽城之中。秦瓊派遣王彥章,率三千秦兵出戰。從晉陽城出發,直取晉陽城二十餘裡外的藺縣。

這裡是一個小鎮。秦瓊打聽了一下晉陽城周邊的情況。他知道,藺.的軍隊,隻有五百趙軍鎮守。

藺,乃是周王朝族宗室,周王族藺國君家的後人,姬家的後人。

也就是說,藺氏一族,就住在這個地方裡。隨後,又出現了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趙國的丞相藺相如,就是在這裡長大的。

“彥章,你這次要進攻藺,可是要小心了。”你一定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戰鬥。秦瓊看著王彥章,沉聲道:“堅壁清野!”

秦瓊果然下了決心。必須要趕在趙國的軍隊抵達前,將周圍的所有城市,都徹底的占領。

他們的任務就是采集箭矢,食物,飼料。

晉陽城高約五米,厚約兩米,四周都是護城河。可以說,這是一座固若金湯的城池。

如果有充足的食物和弓箭,那就再好不過了。秦瓊信心十足,鎮晉陽城二年有餘。

晉陽是趙國以前的都城。否則的話,王彥章就會秘密召集刺客,在子時攻下城牆。

想要攻下晉陽,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彥章提著一杆碗口粗細的鋼矛,跨坐在馬上:“你不用擔心。叔叔。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

不到半日,他就帶著勝利的訊息傳了回來。

“勝利了!勝利了!秦郡守、王彥章都尉身先士卒,帶著兄弟衝了上去。隻用了一刻鐘的時間,我們就攻破了藺城的城牆。”

“此時章都尉王彥,已經開始清理現場了。把糧倉裡的糧食都統計一下,把狗百將都派出去。把那一萬支箭,從藺城運到晉陽。”

傳令兵卻是一位秦軍將領。策馬狂奔,朝著城內疾馳而去。他看到了秦瓊,他正準備給百姓貼上告示。

秦瓊一聽,眼睛都直了:“哈哈!這可是個好訊息。這樣的話,我們就能更好的防守了。”

“兄弟們!把全部偵察兵都派出去,重點盯著晉陽城。去百裡之外,看看有冇有敵人!”

“另外,太行山西邊,也給我派出一些人手。撿點石頭,砍點樹。”

“還有,那幾個在晉陽城的死刑犯,也給我帶回去。所有人都出去,搬石頭,砍樹。”秦瓊辦事效率極高,將所有事情都安排妥當。

“另外,你也可以帶領100人。到每家每戶取些糞便來,再拿一口大鍋來。用糞水煮成金汁!”

“金汁”就是熱的糞便。在先秦時代,人們在戰鬥的時候,都會儘量把武器和箭矢弄得臟兮兮的,讓敵人中箭後,傷口也會受到影響。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