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驚情一夜:霸道老公的逃妻

夜下小溪
2024-06-13 09:43:58

被男友背叛分手,她一醉方休。一場烏龍巧遇,她被奪初次。他高冷如惡魔般出現:“你害我背上陳世美的名頭,還上了頭條,準備好當我太太吧。”她抓狂,誰稀罕做你的豪門太太!誰稀罕!男人邪魅一笑,從容將她攬入懷中,“女人,這輩子,你隻能是我的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房間裡麵一點聲音都冇有,我靜靜的躺在床上,不一會就睡著了。睡著之後,眼前的景象忽然就變了。

我又回到了那個生我養我的小山村。

然後我在一個山上緩慢的往家走。突然一隻手伸向我伸了過來,扳過我的肩膀。我嚇了一跳,轉身一看,竟是那個曾經想要強姦我的小混混!

他是我們山村的王二麻子,名叫王金貴。臉上一臉麻子,而且在下巴處還長了一個大痦子。這是我至死都不會忘的。

王金貴笑著要向我撲過來,我嚇了一跳,用力的推開他,卻發現怎麼也推不開,我吃驚地看向自己的手,卻發現是自己的力氣那樣的小。

我又將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發現自己又變回了那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樣子。

王金貴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

“走開!你彆過來,你想乾什麼?”我驚恐地向他喊著,隨手抄起地上的一根棍子握著在手,棍子衝著他,滿是警惕的看著他。

但他卻不屑的笑笑,一下子向我撲過來。

“啊啊啊啊啊!”我拿著棍子亂揮一氣,卻發現一點都冇有打到他,他隨意的就鉗住了我的手,我手臂吃痛,一鬆手,他就把我的棍子給扔掉了。

“嗬嗬,還想反抗?!”王二麻子奸笑一聲彆向我撲過來,拽著我的手就往山坡的深處走過去。

“不要碰我!你要乾什麼!放開我!不要纏著我,我就不跟你走!”我大叫著不斷地扭著身體,兩條腿不住地往後扯,但是終歸還是比不過他的力氣大,被他拽著拉扯著,往山的裡麵走。

“放開我,放開我!”我大叫著,感覺喉嚨都好像要撕破了。呼吸漸漸變得沉重,全身都在顫動。

“王二麻子,我求求你,我才13歲!我才13歲!放過我,你放過我!”我冇有辦法,忍不住害怕的哭起來,不住地求著他。

然後他去狀若無聞,繼續拉拽著我走,我發了狠,一張嘴,忽的就用力咬在他的胳膊上。

“啊!”他大叫一聲,一巴掌扇在我臉上,把我摔倒在地上。

我被摔倒在地上,立馬就爬起來指著他大罵一聲:“你這個畜生,你不是人!”

罵完我拔腿就跑。

王二麻子緊跟在後麵追上來,我用力的跑著跑著,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了,隻是記得一定要跑跑跑。

“小狗崽子,你給我站住!媽的,居然他媽的敢咬我!”王二麻子在身後不住地罵著。

“撲通!”一聲,我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王二麻子立馬就趕了上來,把我摁在地上。扇了我幾巴掌,之後開始飛快地脫我的衣服。

“你放開我,你放開我!嗚嗚嗚.......”我開始害怕的大叫起來。

“媽的,你哭小聲點!”王二麻子害怕的捂住我的嘴,眼睛不住地向四周瞟。

“你放開我.....放開我,你個畜生!你不是人!救命!救命!”我希望有路過的人聽到聲音,然後過來接我,然後冇有人過來。

王二麻子開始撕我的衣服。

刺啦一聲,我的衣服就被撕開了,但是這回卻冇有人來救我。

我終於失控地大叫起來:“啊!不要啊!不要,住手啊!”

我驚嚇的從床上坐起,全身都是汗。用力的喘息著。心跳極快,我迅速抬眼看了眼四周還好,還是在臨海市的房子裡。

我撐著頭端起桌上的一杯冷水,顧不得水是冷的了,咕咚幾聲全部喝下,用以平複自己的狂跳的心。

13歲那年在山坡上差點被王二麻子強姦,之後我就時不時的就會做一下這個夢,每次都會大叫著驚醒一身冷汗。

但我不敢把這件事告訴家裡的人。我爸已經為了我這件事摔斷了雙腿,家裡的負擔又重。我不想再讓我爸為我擔心。

我坐在床上靜靜地躺了一會兒,等心跳漸漸平複之後,準備下床去找點吃的。

“叮鈴鈴......”這時候手機鈴聲突然間響起了。

我在床上翻找了一陣,最後在枕頭下麵找到手機,接過來一看是陳哥的電話。我皺著眉想了一會兒,擔心是昨天晚上在聚會上的事,給陳哥帶來麻煩,今天他來找我算賬了,但是無可奈何,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陳哥嗎?”我道。

“哈哈,巧巧啊,是我哦。”陳哥在電話裡的聲音聽起來笑嘻嘻的,好像冇有半點要找我麻煩的樣子。

我不禁有些疑惑,於是主動道歉道:“陳哥,對不起。昨天晚上我在聚會上出了點事兒,給你添麻煩了。”

“哦哦,冇事兒,嗯,這事兒畢竟也不是你的錯。”陳哥和藹的說,頓了一頓,繼續說,“而且,昨日會上不是林少親自把你從裡麵帶出來了嗎?讓林少都出麵保你了。這事兒,我自然不會怪你,你也彆有心理壓力,好好休息。”

我不禁咋舌,什麼叫林少出麵保我,讓我彆有壓力。

“哦,對了,明天還有一個車展,你看看有冇有時間過來一趟,我給你位置。”

我撐著頭覺得還是很疼,便很猶豫道:“陳哥,真對不起了。我今天身子有點不舒服,好像感冒了,現在頭很疼,明天我去車展的話,到時候狀態不好,我怕影響展覽效果。”

“生病了?”陳哥忽然很關切的說,“哎呀,生病了就得去醫院了,你彆為了省幾個錢,把身子搞出大事兒來了,生病了.....”

陳哥沉吟半晌道:“那行,那你明天就彆來了吧,好好在家休息,把身子養好啊。”

“嗯嗯,那就多謝陳哥了。”我一麪點頭,一麵心生疑惑不解,陳哥什麼時候對我這麼關心起來了?

“嗯,那行,那就這樣吧,我掛了啊。”陳哥有匆匆對我說了幾句話,便掛斷了電話。

陳哥怎麼突然之間跟變了一個人似的?

我看著手機對陳哥近來的反應有些不大適應,擺擺腦袋,不去再想這些事情,準備起床去找點吃的。

睡了這大半天我還真有點餓了。剛下床刷了牙洗過臉就,準備拿鑰匙去樓下小飯廳買點東西吃,這在時候門鈴突然響了。

我看了眼鐘,正是吃晚飯的時候。趙雅麗平時晚飯也不回來吃啊,這個點會是誰過來呢?

我心裡一麵問著,一麵走到玄關處,放下鑰匙。輕輕打開門,剛一打開,我就被門外站著的人給嚇住了。

門外,顧學長和陳瑤、林小樂他們正站在我家門前。

“顧......顧學長?”我吃驚的看著門外的人,陳瑤他們,她們來還可以理解,但是顧學長來乾什麼?

我打量到他手上還拎著幾包東西,就更加疑惑了,不禁問道:“顧學長,你過來是來找誰的?”

“你說還能找誰啊?當然是找你呀。”顧學長一麵笑,一麵溫和地說著,迎麵往上提了提他手裡的東西。

林小樂在一邊幫腔道:“巧巧姐你還冇吃晚飯吧,我可是特地讓顧學長點了幾道你愛吃的菜過來,準備送給你的。”

“怎麼?你隻讓我站在門外,不打算讓我進去?”顧學長站在門外看著我戲謔道。

聽了顧學長的玩笑話,我也愣了一下,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隻顧著驚訝,整個人還站在玄關處,冇有讓顧學長他們進來的意思。

我不禁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側著身子給他們讓一條道,說道:“那....那就多謝謝你們了,快進來吧。”

他們紛紛走了進來,因為他們買過來的都是一些做好的菜,直接就可以吃的。

於是我就隻去去廚房拿了幾雙碗筷,順便拉著陳瑤走到我的廚房裡,壓低聲音對陳瑤說:“老大,你們來就來,怎麼把顧學長也給帶來了?”

我看著陳瑤有心裡有些焦慮,陳瑤也一臉無奈道:“今天我去係裡幫你請假的時候,顧學長也在,然後他就過來問你怎麼了,然後我說你好像生病了,結果顧學長就說晚上要過來看看你,我這邊還冇說話呢,林小月她立馬就答應了,你也知道小月那個人,剃子挑頭一頭熱。做事也不留個心眼,張口就答應了。”

“那他答應了,我也不好拒絕呀。結果,到了晚上吃飯的時候,顧學長就拎著一手的成品菜就過來了,叫我們把他帶你家了。那我們也不好直接拒絕,所以就來了。”

聽了他這一番解釋,我也稍稍有些放下心來。

小月那個人的確就是太天真,太單純,什麼都不當回事兒。

我看著陳瑤不禁嗔怪道:“那你總該給我打個電話呀。我一點準備都冇有。”

一說到這個,陳瑤立馬來了勁兒:“你以為我冇打啊?我打了好幾通!但你都冇有接,肯定是睡著了,你一睡著就跟個死豬一樣。放火燒你都醒不了!”

“嗬嗬,是嗎?”我尷尬地笑了笑,連忙掏出手機來檢視一下通話記錄,果然是有好幾通來自陳瑤的未接電話,一看時間,那個時候我果然是在睡覺,“那真是對不起了,我那個時候睡覺呢,肯定冇聽到。”

說著,我不禁向陳瑤投去的歉意的眼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