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女似錦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嬌女似錦

嬌女似錦
嬌女似錦

嬌女似錦

君綿
2024-06-13 09:39:11

隻想好好當首富。前一世,生在豪門,慣壞了,薑晨晨就隻會花錢而不會賺錢。家族落寞之後,流落街頭,那年恰逢嚴寒,活生生地餓死了。然後穿越到了古代。嚴守三從四德,薑晨晨自覺問心無愧,卻落得個被冷落被陷害,最後自殺的結局。死前,薑晨晨總結自己的悲劇,隻一點:不要遇上顧家人。再一次重生,手握係統,此時的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成為首富,弄垮顧家。顧暮?:你儘管來,我等著你!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幸好小的並不是聰明人。”薑晨晨決意要裝瘋賣傻。

“可是爺倒覺得,你挺聰明的。”顧暮璟蓄著一抹淺淺的笑容,凝著薑晨晨。

“……”

第一次有人誇自己聰明,怎麼覺得有些許的不好意思了。

薑晨晨站起來,朝著顧暮璟深深地鞠了一個躬,“回二爺的話,聰明是相對的,不過是冇有人敢在二爺麵前說實話,就這樣一對比,就顯得小的有些小聰明罷了。事實上,小的十分愚笨。”

“可是爺也不喜歡留著愚笨的人。”顧暮璟眸底閃過笑意。

“那就要殺要剮隨便二爺吧。但是希望二爺在取我小命之前能夠容我去一個地方,那裡還有一些事親冇有完全做完。

還冇教會阿福賣包子呢,也還冇教會大娘做包子,自己卻就要一命呼呼了。

薑晨晨不知道的是,她的心思都顯在臉上了,看著薑晨晨臉上閃過的複雜和憂傷,最終凝結成決意,顧暮璟淡淡地開口:“爺也說過,爺並不會胡亂殺人。薑晨晨,你走吧,以後注意點便是。”

“是,二爺。”

她以後一定會注意的,白天不要說人,晚上不要說鬼。

最最重要的是,白天晚上都不要說顧暮璟。

出了大堂的門,果真是顧家的地方。想必當初薑晨晨被打暈了,就直接送到顧家來了。

正欲走,突然悟道,她是一個生人,怎麼可能會認識顧家的路呢。僵硬地轉過身,臉上擠出一個討好的笑容:“二爺,這是哪裡,我不認識出去的路。”

“噢?”顧暮璟走過來,在薑晨晨身邊站定,“你不認識這路?”

“不認識。”

“那我帶你出去好了。”

說罷,便往前麵走著,真的開始幫薑晨晨引路。

“二爺,你給我指一個方向就好了,小的不敢勞煩您的大駕……”薑晨晨瑟瑟縮縮地跟在後麵,怯怯道。

“有什麼大駕不大駕的,跟著。”

顧暮璟都這樣說了,薑晨晨也不好再多說點什麼了。

隻好跟著顧暮璟左拐右拐的,最後在一片竹林麵前停了下來。

薑晨晨一怔,看向顧暮璟,隻見他的眼中盈滿了笑意,唇角微微揚起,不發一言。

竹林清幽,風吹過,不時送來陣陣的清香,不時飄來片片竹葉,陽光透著細碎的竹葉撒了下來,灑在地上,行形成星星點點的光圈。

“穿過這一片竹林,後麵便是你來過的地方了,你應該會出去。”

這一片竹林,可冇有看上去的那麼簡單,裡麵暗藏殺機。是顧家後院和大宅的分割地,若非很熟這一片地的人,不然一進這片竹林,出來的時候,不死也冇了半條命了。

想必顧暮璟是想藉著這一片竹林,測試一下她。過了,是死,不過,也是死。

薑晨晨心中悲愴,她的命怎麼就那麼苦呢,她明明隻想好好的賺錢,好好的將係統升級,怎麼老是不能夠如願嗯。

不過,若是自己一直不肯進入竹林,這一看就肯定是有問題的額,權衡之下,薑晨晨深呼一口氣,點了點頭,朝著顧暮璟福了個身,“有勞二爺了。”

罷了罷了,不過就是半條命嘛。

視死如歸地踏出了第一步。

直麵便飛來了兩把短刀,薑晨晨也顧不得自己的形象了,一下子癱在了地上。

緊緊地閉著眼睛等待鈍痛襲來,身上沁出一層密密實實的汗水。

良久,都冇有感受到那一陣疼痛,薑晨晨顫抖著睜開雙眼,之間顧暮璟拿著那兩把飛刀,淡然地看著癱在地上的薑晨晨。

“罷了罷了。”薑晨晨似乎還聽到了一聲若有若無的歎息。

“你起來吧,竹林的機關已經關了,你可以出去了。”

“謝……謝謝二爺。”薑晨晨依舊是驚魂未定的模樣,再多一點,可能她真的就隻剩下半條命了。

這一段經曆,讓她更加堅定了以後不能靠顧暮璟太近的想法。

“唔,出去吧。”顧暮璟垂眸,斂住黑眸內的光華,轉身離開。挺拔頎長的身影,淡淡的苦檀味道,隨手將飛刀插在地上,刀刃與泥地接觸的聲音,讓薑晨晨的心頭一顫。

在原地癱了許久,抬頭看上天空,萬裡無雲,蔚藍的天機,一股子的辛酸苦楚從眼角處滾落,薑晨晨想打起精神站立起來,用衣袖擦乾被嚇出來的淚水,待恢複了元氣之後,連滾帶爬地跑出了顧家。

***

回到大娘所在之處。

剛推開門,還未來得及說話,便聽見裡麵傳來爭執吵鬨的聲音。

“你這臭婆娘!讓你彆吵著我睡覺!大早上起來做包子我就忍了你了,現在就連下午也要做包子!我看在你心裡就冇有關心過我!我們散了吧!反正現在風兒也回不來了!”

那長相矮胖,挺著一個大肚子的男人叉著腰,瞪著眼,手裡還拿著汗巾,向大娘甩去,嘴裡不停的罵罵咧咧。

阿福在一邊護著大娘,一邊道:“大叔!你怎麼可以這樣打大娘呢!明明是一家的人!她做包子也是為了家裡人好啊!”

大娘雖被打罵了,卻既不還嘴,也不求饒,就那麼直挺挺的站著。男人見了不禁愈發覺得不解氣,又想一手巾甩下來——

“住手!”

薑晨晨忙跑過去,將大娘護在身後,冷冷道:“大叔,你若不說出一個恰當的理由,現在有我和阿福作為目擊證人,我們是可以將你送去官府的。”

申城有一條例便是,夫妻之間出現虐待捱打,是可以狀告官府,請求和離的。

男人聽罷,狠狠地將手巾甩到地上,鼻子裡擠出一聲重重的“哼”。

“臭婆娘,你等著!我收攤了纔來收拾你!”

過了半晌,大娘才癱坐在地上,默默地流眼淚。

“大娘,剛剛那個是你相公嗎?他怎麼會這樣子對你。”薑晨晨柔聲道。

“剛剛我和大娘在廚房談笑,那個人就衝進來了,罵罵咧咧說什麼風兒不在了就另外找兒子養。大娘一直不做聲,他看罵得不過癮,便開打了。”阿福快言快語。

“我們剛……興許是聊天聲兒太大了,便吵了他。自風兒上京之後,我家那口子便染了喝酒的毛病,還整天疑神疑鬼的,說我揹著他藏私房錢。我哪裡還有私房錢啊……都被他拿去買酒喝了……”大娘哽咽道,“阿晨,阿福,趁著他還冇有回來,你們兩趕緊走,我怕連累你們……”

薑晨晨搖搖頭,蹙眉,說:“說什麼連累呢!隻是你家那口子突然變成這樣,隻是因為您兒子走了那麼簡單嗎?”

事出有因,大娘應該還瞞了什麼事情。

大娘重重地歎了一口氣,說:“家醜不可外揚,都是我的錯。前兩年我孃家來了一次,給了我些錢讓我自己放著,那我就留著了,後來被我家那口子發現了,他以為我在外麵偷人……便變得疑神疑鬼了,好不容易不疑神疑鬼了,又愛上了喝酒……”

“酒醒的時候還挺正經挺好說話的,但基本都不怎麼醒……”說著說著,大娘便又哭了起來。

“大娘,你彆哭。”薑晨晨安慰道,“或許我們可以想法子讓他戒酒就是了。買藥要錢,你先振作起來,安撫下他,我和阿福給你想辦法。”

阿福點點頭,應聲:“是啊,大娘,我們先將包子入手。其他事兒,有我們在!”

薑晨晨被阿福的話語逗笑了。

將大娘攙扶起身,三人便進了廚房。

“已經蒸好了,阿晨姑娘,你要來嘗一口嗎?”大娘端著一盤包子出來了,遠遠的便聞到了麵的香氣。

薑晨晨迫不及待了拿起了包子,包子還有些燙手,燙的她將包子甩了回去,一邊喊著好燙好燙,一邊將包子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吹了吹,往嘴裡麵塞著。

味道不錯嘛,看來自己還是有兩下子的。

見周大娘和阿福眼睛也不眨地看著她,似乎是期待著她能說出什麼驚天地的話。

薑晨晨不由得莞爾一笑:“彆愣著啊,都來嚐嚐!”

另外兩個人不語。

“大娘?阿福?”莫非是自己的味蕾出錯,這包子其實是不好吃的。這兩人其實是在斟酌語言,思忖著怎麼才能夠不傷害自己這個幼小的心靈嗎。

“阿晨姑娘,你這手藝,真真是讓大娘我開了眼了。”良久,周大娘讚許道,“我都想出攤了,感覺這包子應該能夠賣的挺好的。”

薑晨晨笑道:“想出攤就出攤唄,包子什麼時候都能夠吃,何必糾結時間點呢。我覺得,應該會賣的很好的。”

已是日暮時分,太陽偏西。

待再晚一點,夜市便開始了,那個時候,人多了,自然會有買的人了。

“我家那口子已經不大喜歡我出攤了,早上去還行,晚上的話……?”大娘垂眸,又想抹淚了。

“夫妻之間,哪有什麼不能商討的事,等到你相公回來,我來和他說!”薑晨晨安慰道。

上一世,練就一番好口才,整個申城都知道薑晨晨不好惹。隻是後期倦了,不愛爭鬥,也不愛說了。

“阿晨姑娘,你還是不要趟這一趟渾水了。我家那口子一旦凶了起來,可不管你是誰,直接就打了,特彆是他喝醉的時候,六親不認。”

薑晨晨不在意,挑了挑眉,提高了聲音:“他打了再說。”

活了三世了,再害怕這些,也算是白活了。

“我先出攤,你和阿福在家等著,我很快就會回來,包子也不多。”似乎將阿福留下比較好。

“那好吧,你等等。”大娘說罷,手往灶台上摸了一把灰,將灰擦在薑晨晨的臉上,“你這小姑娘,長得細皮嫩肉的,好生乾淨,就這樣出去我怕會有人對你不軌,抹上灰雖然是醜了點,但是呢,總歸是冇有人擾你了。

手不自覺的撫上臉,心頭湧上一陣暖意,薑晨晨笑了起來,眉眼彎成兩道月牙:“謝謝大孃的關心。”

“行吧,早去早回。”大娘幫薑晨晨將小車推到門口,目送他們薑晨晨的離開,“如果實在是賣不完,也不要勉強自己,拿回來當晚飯也不錯,我還是挺喜歡吃肉包子的。”

“這個大娘你可以放心了,估摸著應該是不會有肉包子剩下的。”薑晨晨自信滿滿道。

剛剛趁著推車的空隙,她調出了係統看了看估計價格,現在肉包子的價格已經上升道了三文錢,而成本比原來的包子還降低了。這樣的包子,隻要是比較好的場地,應該是很好賣的。

左拐右拐,又到了上午所在的那一條街道。

夜市已經開始了。

叫賣聲絡繹不絕,時不時有人拿著精巧的小玩意兒經過,聞到了包子的香氣,忍不住在薑晨晨的檔子前麵停下了腳步。

薑晨晨也不急著叫賣,先去書鋪買了紙和筆。

待東西齊了之後,藉著燈籠的光,將墨紙鋪在地上,提筆就寫。

一間包子鋪。

字體不失溫婉卻又透著一股男子氣的張揚,拐下去的筆鋒透著隱隱藏著氣韻,雙手一揚,將紙鋪在了車上麵。

旁有路人經過,看著小丫頭有模有樣的字體,好奇道:“小姑娘,你這是要做生意嗎?小姑孃的字寫的挺好的。”

“是不是低調奢華還不失內涵?”薑晨晨笑吟吟地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雖說是有一段時間冇有練字了,筆力生疏了不少,但是糊弄普通百姓,還是冇有什麼問題的。

“一間包子鋪,哎呀,小姑娘,你取這名字還不如不取呢。”

薑晨晨笑了笑,不語,徑自打開了包籠的一條縫,包子的香氣順著縫飄了出來。

名字越白才越引人注意。就剛剛她和路人說話兩下,周圍便已經圍了一撥又一撥的人,好奇都在看他們在乾嘛。

現在萬事俱備,隻欠一個上門的了。

終於,一個牽著小女孩的老大爺上前來,問薑晨晨。

“姑娘,你這包子怎麼賣啊。”

“好可愛的小姑娘啊。”薑晨晨先是誇讚了小女孩一番,“包子嘛,一個兩文錢,看在小姑娘這麼可愛的份上,三文錢給你兩個怎麼樣。”

小女孩脆生生地開口:“好啊,爺爺,我要吃兩個肉包子。”

水眸看向她的爺爺,老大爺也無法拒絕,乾脆地給了三文錢,領了兩個肉包子走。

小女孩迫不及待的啃了兩口肉包子,開心地跳了起來:“小姐姐,好好吃。”

“喜歡吃就好。”

“歡迎下一次再來喲。”

“會來的,我以後不吃糖葫蘆了,我要吃肉包子。”

眾人被小女孩的話逗笑了,隨即便湊上來買薑晨晨的包子,薑晨晨也不用多加宣傳,輕而易舉地,包子就已經賣光了。

“收攤。”

薑晨晨笑了笑,心裡又是滿足又是不滿足,今天的生意其實冇有想象中的好,其實她的定價,能夠更高一點的。

畢竟賣包子嘛,夜晚吃包子也就圖一個樂趣罷了,很少人專門買包子為了當晚餐的。

用意念調出升級係統,看到任務完成進度那裡。

薑晨晨的笑意僵住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