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哎喲,嘶...難受啊!”

“去你大爺,太不是東西了!”

“周狗飛,老子咒你生兒子冇有小吉吉!”

訓練場上,六班保持蹲姿已經超過了二十分鐘。

一個個難受的五官扭曲,低聲罵罵咧咧的同時,順帶還給班長起了個“周狗飛”的外號。

就在剛剛,周建飛帶他們練習了停止間轉法。

就是向左轉,向右轉,向後轉之類。

相對於站軍姿,這個科目起碼能活動身體,也算比較輕鬆了。

稍微難點的,可能就是如何在轉向時保持身體重心不變,以及如何乾脆利落的扣腳。

但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多練幾次,形成肌肉記憶就行。

結果,周建飛就像是有那個什麼大病似的,口令下的和機關槍一樣。

把所有人都當成陀螺,轉的不亦樂乎。

恨不得插上螺旋槳,直接就能原地起飛。

甚至,連孟言都被轉的暈頭轉向,差點冇轉吐了。

好不容易熬到訓練結束,周建飛直接下令所有人蹲姿休息。

然後,他就跑去彆的班那邊檢查訓練情況,再也冇回來過。

蹲姿,看起來挺舒服,其實非常受罪。

後麵腳跟翹著,腳尖著地,半邊身子的重量都得壓在後腳掌上。

如果隻是半分鐘到還好,不會有什麼感覺。

可一旦超過一分鐘,那種痠痛發麻,像是有成千上萬隻螞蟻爬上腳尖的感覺,一定會讓你生不如死靈魂昇天。

二排的三個班訓練區域捱得都挺近,雖然周建飛人不在這,但不代表他的目光不會掃過來。

誰要是亂動一下,被抓著了。

恭喜,全班再獎勵一分鐘。

連孟言這個帶掛的都蹲的齜牙咧嘴,異常痛苦,其他人什麼感受就更彆提。

不愧是部隊四大酷刑之一,明明才蹲了二十分鐘,卻比上午軍姿兩小時還要難受!

但即便如此,孟言還是嚴格按照蹲姿要領,努力調整姿態,力求最好。

這就叫,痛,並快樂著!

這一刻他隻能發揚啊Q精神,來安慰自己了。

“怎麼樣,爽不爽?”

又過了五分鐘,周建飛終於捨得回來了,臉上掛著笑容。

冇人說話。

甚至都冇人看他。

大家怕一開口就是罵孃的臟話!

周建飛微微點頭:“很好,知道沉默是金,說明你們離一名真正的軍人不遠了。”

他看看手錶:“再蹲五分鐘,能堅持住吧?”

“能!”

這次大家學聰明瞭。

不能,也得說能。

要不然,這貨絕對會讓他們再蹲個半小時!

......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暈倒了!”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道焦急的喊聲。

“蹲好了,自己數著,冇到時間不許起來!”

孟言等人立馬好奇的尋聲望去,周建飛撂下一句後,已經朝著五班所在的籃球場方向飛快跑去。

“什麼情況?”六班有人好奇的問了句。

“看樣子,像是有人倒下了。”

“啥身體素質啊,這都能暈倒,也冇有多累吧?”

齊源調侃的時候,臉上明顯帶著點優越感。

像是在說:這點兒訓練量,還不夠我塞牙縫的,怎麼現在的年輕人都這麼嬌生慣養?

但大家集體無視了他的講話,而是繼續把目光投向五班那邊。

一群新兵迫切的想從遠處圍觀的人群縫隙裡,看到點事情發展。

吃瓜,是每個種花家人的必備技能。

尤其是在訓練場上吃,連瓜,都好像變得格外的甜了。

“讓開讓開,什麼情況?”

“應該是中暑了。”

五班人群裡,周建飛看到躺在地上,臉色蒼白的新兵,立馬詢問五班長。

得到答覆後,他二話不說,趕緊讓人把這個兵抬到樹蔭底下。

迅速脫掉他的迷彩服,隨後用水給他衝臉。

五班長在旁邊給這個兵快速扇風降溫。

這時,周建飛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綠瓶,在這個新兵的太陽穴和人中位置抹了點……

“咱們班長手裡拿的什麼玩意兒?”李祥邦好奇的問了一嘴。

“風油精。”

孟言的回答,讓所有人都感到詫異。

“班長兜裡揣著這玩意兒是啥意思?”

“你覺得呢?”

孟言這次冇有解答,而是把問題又拋了回去。

一下子,所有人就得到了個細思極恐的答案。

這特麼是就等著有人暈倒,早早的就防著呢!

難怪周建飛的急救動作那麼流暢,一氣嗬成,看著就是一副很熟練的樣子!

六班新兵頓時麵麵相覷,臉色難看的和苦瓜一樣。

原先,他們還抱有一絲希望,覺得訓練再怎麼苦再怎麼累,應該都會拿捏個度。

這麼熱的天,總不至於把人往死裡整吧,萬一中暑了怎麼辦?

但現在,他們才知道,錯的有多離譜。

隨身帶著風油精,就說明周建飛早就做好了玩命折騰的準備。

中暑,頂多隻是讓你去陰涼地方多休息一會兒而已。

想用這個當藉口逃避訓練,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這會兒,在周建飛和五班長的配合下,那箇中暑的新兵已經稍稍緩過來一些。

“行了,冇什麼大事了。”

周建飛把風油精往兜裡一揣,順手把指尖殘留的,往自己太陽穴揉了揉,來了個提神醒腦。

“弄點鹽水,讓他多休息半小時。”

“好。”

五班長顯然也是處理這種事情的老手了。

立馬就喊來個新兵,讓他去食堂搞點鹽水過來。

癱在樹蔭底下的那個新兵,聽到隻能多休息半小時,想死的心都有了,甚至都想一直暈著不起來....

很快,周建飛就回到六班,衝著生無可戀的眾人咧嘴一笑:“都瞧見了吧?”

見大家都冇吭聲,他繼續講道:“部隊裡有句老話,叫隻要練不死,那就照死練。”

“除非你缺胳膊斷腿了,否則,哪怕是感冒發燒,該訓練還是得訓練。”

突然,他話鋒一轉,語氣溫和的說道:“不過,我不希望看到咱們班有人暈倒,或者中暑的情況發生。”

“你們的父母送你們來當兵,是希望磨鍊你們的意誌,不是想看你們躺下進醫院的。”

“訓練中,如果有人感覺狀態不對的,不要死撐著,提前喊報告,我會給你們休息。”

“知不知道?”

“是!”

說實在的,大家此刻確實有被這番話給暖到。

周建飛這傢夥,還算是有點人性。

突然,他們好像就覺得,班長冇先前那麼討厭了。

看來,咱們班長就是嘴硬心軟,嘴上罵的狠,心裡還是很關心我們的。

隻有孟言愣了一下,神情變得有些古怪。

你特麼被奪舍了吧?

這麼暖心,是你台詞嗎?

隨即,周建飛再度掏出那個翠綠翠綠的小瓶,一臉寶貝的說道:“萬一你們真要是暈倒了,還得我來費勁吧啦的急救。”

“我可不想在你們身上,浪費我寶貴的風油精。”

“?????”

新兵們心裡頭直接罵翻了,各種帶消音的詞彙滿天飛。

合著我們還冇你一瓶...不,半瓶風油精值錢?

媽的,太氣人了!

孟言抽了抽眼角,忍不住想問一句:班長,你是不是有點兒太狗了?

-

發表時間:2024-06-05 13:03:3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