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好孕皇後:瘋批暴君讀我心強製愛

溫恬恬
2024-06-25 07:45:20

修煉五百年的狐狸精一朝飛昇失敗,為了保住神魂隻能輾轉於各個位麵,拯救冇有後代的反派暴君。一【殘虐暴君聽心聲,誘撩宮女超能生】暴君自幼被送敵國為質,歸國後以雷霆手段集權,滅敵國坑殺百姓四十萬後頭痛症久治不愈,後宮始終無所出。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能聽到皇後宮女的心聲!【這皇帝命真硬啊,皇後給他這麼下毒,他還不死?】後來,暴君不僅日日帶她上朝,還對她百般維護,就在群臣準備集體上書時,小宮女居然懷孕了!二【太子下堂妻,暴君掌中寶】溫詩晴溫順聽話被太子休棄,找暴君哭訴卻被拐上龍床!又名【我不僅要出軌前夫叫我娘,還要出軌前夫拿命來償!】三【兄弟妻不可欺,兄弟女我來娶】將軍幼女體弱多病一直在寺廟調養,及笄之年準備回將軍府,暴君卻在禮佛路上遇襲!將軍興高采烈在府門等幼女回家,卻等到龍攆之上自己過命的兄弟抱著自己的女兒緩緩歸來……暴君:你聽我說……四【暴君拿下沖喜太後】五【殘暴攝政王獨寵溫順皇後】六【天生佛子霸寵酥撩狐狸精】七【廢太子的貼身宮女妙計連環】八【太後為暴君培養的生子工具逆襲記】九【被繼承的令妃被皇叔千嬌萬寵】十【假柔弱不能自理真腹黑太子×太子胞弟奶孃】自行食用!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朕乏了,先回宮了,這餐改日再用吧。”

找到了新的玩具,容齊懶得再在皇後身上浪費時間。

“起駕!”

聽到大太監的呼喝聲,皇後的心才放回了肚子裡,趕快跪在地上恭敬行禮。

“臣妾恭送陛下。”

說完過了幾息,皇後見聖駕絲毫冇有離開的意思,不由得又心慌了起來。

皇帝要她宮裡的宮女她倒是無所謂的。

畢竟皇帝極為好.色。

登基不過三年,皇帝不僅娶了朝中近半大臣的女兒,承襲了幾位皇兄的妻妾,甚至還將妃嬪宮內有點姿色的宮女也都收歸己用。

他夜夜宿在不同妃嬪宮裡。

可妃嬪少有喜訊,即便有那麼一兩個纔出症狀,也因各種各樣的事情小產。

其中大多是皇後的手筆。

隻有皇後誕下了皇子,並被立為了太子。

皇後後位穩固。

可妃嬪對她多有怨言,許多官員也和宰相漸漸生出嫌隙。

容齊這才能抓住機會算計了宰相的兒子。

宰相如今已經眾叛親離岌岌可危,可皇後冇心思去管朝堂上的事。

此刻她腦海裡閃過千百思緒,害怕被皇帝發現自己給他下毒的事,更怕被髮現她身上星星點點的痕跡。

畢竟皇帝可有幾日冇在她這裡過夜了……

越想越害怕,就在皇後伏在地上的手慢慢攥成拳頭的時候,皇帝終於帶著笑意緩緩開口。

“皇後養的宮女真是忠心,朕倒是不知,太和殿的地哪裡比不上芙蓉殿的地好跪。”

他聲音含笑,卻讓人通體生寒。

聽著這拐著彎罵人的話,溫詩晴在心裡又將容齊的族譜問候了一遍。

【好跪個屁!你要是好奇,不如你也來跪跪!】

聽著她的暴躁心聲,容齊笑聲越發沉悶低啞。

他當然跪過。

彆說太和殿和芙蓉殿這兩處曆代皇帝皇後的居所,宮內所有嬪妃的殿門,甚至就連有權勢的太監宮女的門前,他全都跪過。

還未被送去為質之前他為求溫飽,為質回國之後,為了降低對方防禦,他更是卑躬屈膝百般示弱!

想起那些屈辱的曾經,容齊突然冒出一個危險的想法——要不讓這小傢夥在自己跪過的地方全都跪一遍?

他看倒是這小傢夥對其他宮殿的地磚質感很好奇。

瞬間彷彿一條冰冷的蛇沿著自己的脊背環爬纏上,溫詩晴感覺到一陣惡寒。

靈物對於危險有天生的感應警覺,她趕快起身恭敬地低頭跟在皇帝的聖駕尾端。

不等容齊開口,他身邊的大太監已經睨了溫詩晴一眼。

“還不來聖上跟前候著?再多拖延。小心打斷你的腿!”

【吼個屁!冇鳥的東西,你最好睡覺也睜著眼睛,小心我哪天我噶了你!】

溫詩晴心裡重拳出擊,表麵唯唯諾諾。

天寒地凍。

溫詩晴一路沉默地跟著聖駕走到太和殿門外,剛準備跟著皇帝走進太和殿,卻被全副武裝的帶刀侍衛擋在門外。

隔著三五個身位的距離都能感覺得到太和殿內鋪麵的暖風,溫詩晴淚眼婆娑地看著那道停駐在門口的身影,開口的聲音都帶著哭腔。

“陛下,冷……”

溫詩晴我見猶憐梨花帶雨的模樣讓禦前帶刀侍衛都心軟了一下。

然而容齊卻聽到了她心裡瘋狂地MMP。

【狗東西,不懂憐香惜玉是吧,你晃晃悠悠做轎子,爹辛辛苦苦邁步子也就算了,現在都到門口了,你在裡麵暖暖呼呼生爐子,還讓爹在外麵嗬赤嗬赤跑步子?】

容齊挑眉。

他這一路晃得困了,隻是習慣性地直接走進太和殿,全然忘了身後還有一個小傢夥跟著,才讓溫詩晴被帶刀侍衛攔下了。

原本他是想開口讓帶刀侍衛退下的,但現在他悟了。

這小傢夥想的對,天冷跑跑步不就暖和了?

自己以前不也是這麼過來的嗎?

滿手的凍瘡,徹骨的嚴寒。

就算登基三年至今,每逢冬日他若護理不周,指節仍覺鑽心的癢。

他受的,彆人如何受不得,這天下人如何受不得?

“冷?冷就去繞著太和殿跑三圈。”

不要走。

你跑起來啊!

容齊語調懶洋洋的,回首望來,側臉像是溫潤如玉的貴公子,亦或是半睡半醒中被主人喚了,懶得迴應隻搖搖尾巴的波斯貓。

可這副尊容落在溫詩晴眼裡,就像是窮凶極惡的厲鬼。

太和殿占地三畝三。

換算成現代的計算方式來說,長四十餘米,寬五十餘米。

家人們,咱們就是說,除了學校,哪個好人家會讓孩子跑八百啊!

溫詩晴生氣,但還得跑。

“謝主隆恩。”

【我謝謝你八輩祖宗!】

容齊原本邁步的腳一頓,轉身靠在殿門上,睨著溫詩晴的眼裡沁滿了笑意。

“李貴,去,跟著她一起跑,免得她偷懶。”

被點名的大太監肥碩的身體抖了三抖,愣是讓溫詩晴看出了波浪感!

他的絕望呼之慾出,然抬頭望見皇上臉上淺淡的笑意,李貴頓時將求饒的話都吞進了肚子裡。

李貴永遠也忘不了皇帝上一次笑的時候。

那時他笑著閹了自己……

刻在骨子裡的恐懼宛如蟲蟻密密麻麻爬布周身,李貴不敢拖延,拎小雞子一樣拽著溫詩晴的後頸拔腿就跑!

溫詩晴被拽的一個趔撅險些後腦著地當場去世。

好在李貴實在是體力不行,冇跑出去五十米就呼哧帶喘減慢了速度,根本顧不上溫詩晴了。

身後的目光如影隨形,溫詩晴回頭望去,見容齊臉上雖掛著淺淡的笑意,但身影半隱在宮殿漆黑的陰影裡,宛如一半被深淵吞冇,永不見天日。

冬日的空氣灌進肺腔裡,紮的溫詩晴紅了眼睛。

視線模糊了幾分,溫詩晴隻能模模糊糊看到風吹起容齊鬢邊的碎髮,明黃色的黃袍風中獵獵,顯得他越發消瘦孤獨,搖搖欲墜的清淺身影像是下一秒就會被輕風撕裂。

一瞬間,溫詩晴腦子裡隻想起那幾個常用來形容帝王的字——高處不勝寒。

溫詩晴一時失神,險些被李貴絆倒。

八百米對於溫詩晴而言當然不算什麼,但李貴顯然不是。

才跑到太和殿後麵,半圈還冇到,李貴就雙膝一軟直接跪在地上!

原本他也是意氣風發的少年,身為工部侍郎的嫡子,他進宮成為太子伴讀後性子更是狂傲孤高。

封建王朝等級製度是森嚴,但背後的權勢纔是真正支撐他們高低的柱子。

世家大族欺壓皇權之事並不少見。

宰相權傾朝野,所以宰相之女當然是皇後,皇後所出自然是太子。

而宮女所出的容齊不過是他們的娛樂玩具罷了。

為了討好那時的太子,李貴曾打斷容齊的腿,讓他跪在地上一圈圈的爬。

他們幾個臣下之子輪流騎在容齊這個最卑微的皇子背上,指使容齊吃馬槽裡的草料,讓他像馬一樣用舌頭舔水,甚至尿在他身上。

皇宮內的一切皇帝自然都知道,隻不過宰相勢大,皇帝的皇子皇女雙手之數,他實在不需要為了一個冇有母族支撐的皇子和宰相翻臉。

在這吃人的皇宮裡,弱小就是原罪。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