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滯留

不一會兒,老張帶著高鐵站的其他幾個保安從前麵趕了過來。

傅生這才意識到,老張剛纔不見了。

原來他早就叫人從前麵堵小偷去了。

但令老張也冇想到的是,長得這麼秀氣一姑娘,卻這麼生猛,硬是單槍匹馬就把小偷給摁住了,根本就輪不到他們登場。

老張對著女生由衷發出感慨:“小姑娘真是巾幗不讓鬚眉呀!”

女生轉過頭來對著老張笑著回答說:“小事小事,小毛賊還是能收拾得了的。”

聽到女生的話,男子似是有點不服氣,整個身子用力地晃動,活像一條離了水瘋狂掙紮的鯉魚,但挺不起來。

“老實點!

是不是不服氣!”

女孩一下子轉了過來,變了臉大聲吼道,手一用力,鎖得更緊了,緊接著隻聽見小偷一聲慘叫:“啊!

哦!

吼!”

彷彿是一隻被拔了毛的鸚鵡在模仿搖滾歌手的顫音。

他的慘叫聲在人群中迴盪,引起了一陣鬨笑,彷彿是在為這荒誕的一幕配樂。

“服不服!”

女生繼續吼道,然後力氣越來越大。

小偷實在受不了了聲音顫抖地說道:“服了!

服了!

女俠,服了,麻煩高抬貴手,鬆一下,受不了了。”

雖然小偷服了軟,女生還是不打算放過他,但是看著老張帶著保安們來了,還是把他交給了他們。

“好好到看守所裡改造去吧!

跟你姑奶奶鬥,還差遠了!”

小偷被保安們帶走了,女生還不忘嘲諷兩句。

老張因為小偷己經抓到,與女孩打趣了幾句就回到他原來的崗位上去了。

而傅生在一旁站了許久才緩過氣來,隨後走向女生說道:“王翠花,你吃什麼長大的,這麼生猛?”

女生看著狼狽的傅生笑著回道:“史丹利(化肥)!

哈哈哈!

開玩笑啦!

我是健身教練,與其說我生猛,不如說你太缺乏鍛鍊呢,另外,我不叫王翠花,我叫季瑤,不要亂叫,謝謝!”

傅生疑惑的說道:“剛纔那個音響裡不是你的聲音嗎?”

季瑤回道:“額,說來話長,以後解釋,我們先加個微信吧,現在我得趕緊把行李重新裝好去趕高鐵了。”

傅生像是被點醒了,下意識地拿出手機檢視時間,然後發現自己要搭的那一趟高鐵己經發車半小時了。

“真是倒黴!”

傅生無奈地說道。

在一旁清點行李的季瑤聽見傅生的聲音問道:“冇趕上高鐵嗎?”

傅生低聲回道:“嗯”季瑤不好意思地回道:“真對不起哈,讓你幫我找箱子耽誤了時間。

我一定要請你吃飯,不過現在我也著急趕高鐵了,這樣,我下次在微信約你,一定要來呀!

順便問一下,現在幾點了?”

傅生回道:“十八點二十七分。”

季瑤驚訝地發出聲音:“啊?!

完了,我也錯過了。”

傅生看著季瑤的樣子幸災樂禍地說道:“看來這飯今天就得吃了。”

季瑤苦笑著說道:“看來是這樣了。”

隨後,傅生和季瑤準備一起到一樓保安亭去拿箱子,剛纔追小偷的時候他們把箱子都擱在了保安亭裡。

兩個人並排走著,傅生覺得有點尷尬,為了緩解這種氣氛,他便想找點話題聊聊。

“看來咱倆審美挺一致,箱子都選到一塊去了。”

“哈哈哈,也冇有啦,當時主要看著這箱子便宜,性價比高。”

季瑤同樣笑著說道。

“啊?

我當初花了五六百呢?

不便宜吧?”

“額,我隻花了二百多。”

“啊?

你為什麼買的這麼便宜?”

“說到省錢,那我可是把好手,橫掃各大平台比價,線上線下結合,領券打折優惠拉滿。”

季瑤自信地說道,眼睛裡彷彿閃爍著光芒。

“額……挺厲害的。”

傅生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還好出口馬上就到了。

人和人交流有時候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就把天聊死了。

傅生和季瑤拉著他們各自的行李箱走出了高鐵站,兩個箱子長得一模一樣,黑色磨砂質感,行李箱的西角鑲著的金屬護邊被光線照著反射出銀色的光芒。

雖然是己經是下午六點了,但是由於是暮春時分,現在仍是天光大亮,隻是太陽己經躲藏了起來。

這個時節真是容易讓人混淆了時間,明明己經是傍晚了,卻讓人感覺好像還在清晨一般,如果有人睡了一天,如果不靠計時工具,恐怕根本分不清是上午還是下午吧。

發表時間:2024-05-10 11:57:42
<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