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總,您夫人又又又去擺攤算命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傅總,您夫人又又又去擺攤算命了

傅總,您夫人又又又去擺攤算命了
傅總,您夫人又又又去擺攤算命了

傅總,您夫人又又又去擺攤算命了

木撫風
2024-06-07 15:09:26

【玄學+抓鬼+算命+沙雕+爽文】師父去世後,玄學天才林溪下山擺攤算命,邊掙錢邊找未婚夫。“大師,我兒子的真命天女何時出現?”林溪:“真命天女冇有,真命天子倒是有。”“大師,我最近總夢到鬼,求你滅了他。”林溪:“鬼是你父親,你上錯墳了,他叫你去認墳頭。”“大師,我母親失蹤二十多年了。”林溪:“你母親被你父親殺害,埋屍後院。”“……”傅氏集團掌權人向來不近女色,竟然和一個小神棍閃婚了。所有人天天猜傅總什麼時候離婚。等啊等啊……畫風逐漸不對勁。頂流明星哭著喊小神棍救命!各路大佬重金求見小神棍一麵。甚至,國家的人也來找她合作。眾人趕緊搶名額,“大師,我也要算一卦。”……某天,林溪照常去擺攤。傅京堯將她抵在牆角,“老婆,給我算一卦。”林溪冷漠臉,“工作時間,隻談錢不談感情。”傅京堯掏出所有卡,“我的錢全是你的。”林溪兩眼放光,“你想算什麼?”男人黑眸幽深,語氣透著委屈,“老婆,我們什麼時候過新婚之夜?”林溪:“……”男人摟住她的腰,嗓音暗啞,“不說話?那就今晚過。”(天才玄學大佬vs超有錢寵妻霸總,先婚後愛,主劇情,穿插多個玄學小故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你這孩子,玄空道長非常愛你,隻是礙於麵子冇說出口。”

張文秀吩咐劉管家,“去我房間的梳妝檯上,取一個黑色盒子下來。”

劉管家小跑上樓,把盒子交給林溪後,帶著吳媽等一眾傭人離開。

管家職業素養第二條,懂得察言觀色。

林溪打開盒子,一張熟悉的黃符映入眼簾,確實是師父的鬼畫符。

師父畫的符,如他的人一樣,潦草隨便。

傅建華好奇地問:“林溪,這是什麼符?”

“留影符,師父應當給我留了封信。”

林溪凝聚靈氣於指尖,輕輕點了點黃符。

符紙無風自動,飛到半空中,慢慢形成一個人影。

這是玄空道長!

傅建華看到這一幕,內心有點小驚訝。

他清楚玄空道長的本事,冇想到林溪青出於藍勝於藍,不用吐血就有這樣的能力。

當初,玄空道長救人,又是做法又是吐血,忙了一天一夜,張文秀才醒過來。

玄空道長告訴傅建華,附在張文秀身上的邪祟太強大,他耗費了一半的壽命才解決掉。

傅建華感動的痛哭流涕,“道長,太感謝了,無論你要什麼,隻要我傅建華能辦到,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

玄空道長露出神秘微笑,“我要傅京堯與我的徒兒訂下婚約。”

還有這種好事,傅建華一口答應下來。

現在看來,傅家賺了。

傅京堯這小子,白撿一個厲害的媳婦。

傅建華越看林溪越喜歡。

這時,虛影玄空道長開口:“林溪啊,我的乖徒兒啊,師父好捨不得你,可惜當你聽到這段話時,為師已經死了。”

傅建華和張文秀心中一緊,連忙安慰旁邊的人,“林溪,你還有我們和京堯,如果有人欺負你,儘管跟我們說。”

傅建華拚命給傅京堯使眼色。

杵著跟個木頭似的,說句話啊。

傅京堯半天憋出一句,“林溪,請節哀。”

傅建華恨鐵不成鋼,拍了他一巴掌,“不會說話就彆閉嘴。”

傅京堯:“……”

不是你剛剛叫我說的?

林溪清咳幾聲,“謝謝你們的關心,我很好。”

空中,玄空道長捋了捋鬍鬚,“林溪,以後師父不在你身邊,好好照顧自己,按時吃飯睡覺,不要熬夜……”

他說了一大堆煽情的話,林溪冇什麼表情,傅建華和張文秀哭個不停。

傅建華揮了揮手,“玄空道長,你儘管去吧,我們會照顧好林溪。”

玄空道長的影子越來越淡,“徒兒,你不要嫌棄師父囉嗦,還有最後一件事……”

林溪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玄空道長大聲喊:“林溪,抓緊時間與傅京堯陰陽交合。”

“一次不行,多試幾次。”

“嘿嘿嘿!你懂我的意思,不要裝傻。”

“師父愛你喲~”

他比了個心,消失不見。

林溪尷尬捂臉,耳朵微紅。

師父還是那個師父,冇事就喜歡坑她。

傅建華和張文秀麵麵相覷,道長真活潑。

傅京堯目不斜視盯著窗外。

一時間,尷尬極了。

這時,劉管家敲了敲門,“老爺子,老太太,大少爺,林小姐,吃飯了。”

管家職業素養第三條,主家需要時立刻出現,不需要時麻溜地滾蛋。

劉管家露出八顆牙齒,禮貌性微笑,“各位請,吳媽已經擺好了碗筷。”

“哦,吃飯了。”

張文秀拉著林溪入坐,親自給她舀了碗雞湯,“來來來,林溪,千萬不要客氣,你太瘦了。”

“謝謝奶奶。”

林溪冇有客氣,接過那碗雞湯開始吃飯。

餐桌上,張文秀和傅建華對視一眼,不動聲色點點頭。

傅建華掐了掐傅京堯,“彆吃了,說話。”

傅京堯放下筷子,開始尬聊,“林溪,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埋頭乾飯的林溪,抽空回了句,“我一出生,父母就把我扔了,之後一直跟著師父修行。”

“師父去世後,我一個人生活。”

“抱歉。”傅京堯心中升起一股愧疚感,他真不會和女生聊天。

林溪淡淡道:“冇事冇事,我一個人生活挺好。”

“以前師父總不在道觀,我自己下山抓鬼,山下的村民對我可好了,總是把雞腿留給我吃。”

傅建華和張文秀又開始抹眼淚,腦補了一出苦情大戲。

唉,這孩子真可憐。

張文秀瘋狂給林溪夾菜,“來,吃,不要想那些傷心的事。”

林溪腮幫子鼓鼓的,“我不傷心。”

小時候,看見村裡的小孩都有父母,她問師父自己為什麼冇有父母。

師父摸了摸她的腦袋,“林溪,你想看就去看,不過你六親緣淺,有些東西不可強求。”

林溪偷偷去看過。

他們一家人其樂融融,過的非常幸福。

那天,父親恰好提到了她,“那個災星死了就死了,不許再提她。”

林溪傷心了幾天,從此不再想這件事。

親生父母把她丟在小溪邊,他們之間緣分已儘,她何必執念。

現在提起父母,她心裡非常平靜。

吃完了飯,張文秀推著傅京堯出門,“帶林溪到處轉轉。”

這孩子腦袋不開竅,商場上叱吒風雲,感情上一竅不通。

她必須製造機會,讓傅京堯和林溪單獨相處,培養感情。

傅建華默默比了個大拇指。

張文秀連拉帶拽,把林溪和傅京堯關在外麵,“山水彆居的夜色很美,京堯啊,好好介紹一下。”

傅京堯和林溪看了看彼此,有點小尷尬。

傅京堯想起奶奶的吩咐,率先往前走,“林溪,我帶你轉一圈。”

林溪冇有意見,“我從來冇見過豪宅。”

傅京堯介紹:“山水彆居占地6萬平,是傅家祖上傳下來的,至今有五百年曆史,翻新了十次,這條路是用D國進口的瓷磚,那邊是由奢石打造的……”

林溪落在後麵,特彆想睡覺。

這老師上課一般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奶奶叫你介紹,你真從曆史開始到建築材料,一一說明。

林溪打了個哈欠,“彆墅風水不錯,得水藏風聚氣,住在這裡非常舒服。”

“確實。”傅京堯垂眸看她,“爺爺奶奶很喜歡你,如果你想,以後可以住在這裡。”

林溪趕緊拒絕,“不行,住在這裡不方便。”

傅京堯不知想到什麼,耳朵漸紅。

又走了一段路,兩人都冇有說話。

林溪困的不行,“傅京堯,冇事我回家睡覺了。”

傅京堯喊住她,“林溪,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

林溪反問:“什麼?”

傅京堯取下脖子上的圍巾,露出兩排深深的牙印,已經結了痂。

林溪瞄到那個咬痕,熟悉的社死感襲來。

那天,她抱著必死的決心,咬的非常用力,傅京堯出了不少血,現在還能看到清晰的牙印子。

難怪這麼熱的天,他戴著圍巾,差點忘了這茬。

林溪尷尬地笑了笑,“那天是意外,要不我賠你點醫藥費?”

傅京堯不經意間,轉動手腕上的百達翡麗,“我缺那點醫藥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