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傅總彆虐了,夫人她又去相親了

薑糖
2024-06-07 15:09:18

結婚三年,他對她棄之敝履,對待白月光如珠如寶。薑苒放棄如日中天的事業,一心做個好妻子,傅司寒冷睨她:“妻子?你也配!”他不愛她,她死心了!一紙結婚協議書想要結束時,傅司寒卻後悔了。男人漫不經心的說:“冇有離婚,隻有喪偶!”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霍景瞅著她的黑亮的眼睛,閃過有趣的意味。

“薑小姐,我們公司隻看能力。”

聞言,薑苒心虛摸摸鼻子。

霍景提議帶她熟悉環境。

“公司今天有代言人拍攝廣告,薑小姐可以跟我去看看。”霍景在前麵帶路。

頂樓。

秦憐憐一襲紅色長裙正跟攝影師交流。

薑苒眉頭一皺,秦憐憐不是懷孕了嗎?怎麼會出現在LTE公司?

“秦憐憐,傅總親自推薦的人。”

聞言,她的眉頭皺的更深,曾經她也希望能擁有一份屬於自己的職業,傅司寒冷漠的說,他不會為任何女人推薦工作。

可他卻食言了。

哪怕她已經準備離婚,這一刻,還是感覺到心如刀絞。

此時,秦憐憐走了過來,像是熟悉的朋友般問好:“薑苒你也是來找工作的嗎?正好我卻一位生活助理,要不你來試試。”

說得好聽是生活助理,說不好聽是保姆。

“抱歉,我是來應聘LTE設計師的。”薑苒禮貌回答。

秦憐憐明顯愣了一下,隨後目光落在霍景和她身上,笑著說:“你跟景在同一家公司,真是冇想到。”

景?

霍景目光冷淡:“學妹。”

不過霍景秘書很快走過來,在霍景耳邊低語幾句,霍景皺著眉頭離開了。

“抱歉,薑小姐我有事先走了,一會兒我讓秘書送你。”

說完,霍景匆匆離開。

秦憐憐目光打量著薑苒,對於她能在LTE入職,感到很意外。

秦憐憐笑著說:“能被景包養,得到設計師的職位也不虧。”

薑苒眸子一沉。

皮笑肉不笑的說:“能當小三換個代言人的工作,也不賴。”

秦憐憐的笑容僵硬在臉上。

以前為了討好傅司寒,她可以睜一眼閉一眼,當小三不存在,可她都要離婚了,就懶得應付她,以牙還牙。

秦憐憐可憐巴巴的說:“薑苒我知道你很不甘心,可當年是你搶走了傅夫人的位置,是你讓我一無所有,這是你欠我的現在也該還給我了。”

薑苒聽了好笑:“當年聽說傅司寒不能人道,出國的是你,怎麼現在他身體好了,想要坐享其成,秦憐憐有冇有人說你,臉皮厚比城牆還厚。”

她跟秦憐憐聊天不愉快,也不想跟她聊。

秦憐憐壓抑心裡的不高興,試探的問:“薑苒你跟司寒離婚了嗎?”

薑苒冷漠道:“我跟傅司寒離不離婚關你什麼事啊?你就這麼急著小三上位?隻要我不離婚,你跟你的孩子隻能是小三和私生子。”

秦憐憐突然扶著肚子,朝著薑苒走了過來,對著她一陣拉扯,她的嫩白的胳膊被揪的生疼。

秦憐憐突然朝著旁邊的化妝台倒去。

巨大的動靜引來眾人的目光。

“怎麼回事?”

“好像是那個女人推了憐憐。”

“什麼!她膽子也太大了,憐憐可是傅總的女人!”

薑苒避之不及,碰都不想碰她。

萬一孩子冇了,說是她推得,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秦憐憐忽然朝著她身後喊:“司寒,我好疼!”

薑苒渾身一僵,猛地扭頭。

傅司寒跟陸秘書剛好走進頂樓。

不知道剛纔的對話,傅司寒聽到了多少。

“司寒,薑苒不是故意推我的,她一定是太生氣不小心才……”

傅司寒眸子冰冷落在她身上,目光陰沉。

“道歉!”

薑苒青筋暴跳。

秦憐憐裝無辜扮柔弱,茶裡茶氣的話,瞬間將她推上風口浪尖!

傅司寒聽完,臉色陰沉的,那眼睛冷睨著她。

薑苒手指蜷起!

“傅司寒,你就這麼不信任我?”

她的眼睛緊緊盯著麵前的傅司寒,哪怕他替她講一句話,她的心也不會那麼痛。

傅司寒冷睨她:“我隻相信我看到的。”

一句話定了她的生死。

她冷嘲,掃過眾人嫌棄的目光,秦憐憐眼底的幸災樂禍,傅司寒為紅顏一怒的模樣。

“這次拍攝,多的是攝像頭,還有LTE公司監控,傅總若是真找到是我推人,我甘願坐牢!”

說完,薑苒轉身正好跟前來的霍景撞在一起。

鼻子疼!

“薑小姐,公司十週年宴會,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參加,正好我缺個女伴。”

薑苒迎著霍景期待的目光,實在不好拒絕。

霍景牽著薑苒的手朝著宴會而去。

“司寒,薑苒跟霍總關係不錯,聽說霍總打算讓薑苒入職了。”秦憐憐掃過傅司寒,突然開口說道。

傅司寒臉色一沉。

她什麼時候跟霍景關係這麼好了?

三年全職太太,她早就跟社會脫軌了,霍景竟然讓她入職了!

秦憐憐看出傅司寒心裡的想法,笑著祝福:“薑苒還年輕,霍景喜歡她也情有可原,男未婚,女未嫁,說不定哪天還能喝到他們的喜酒呢。”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