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大婚改嫁,病嬌首輔他蓄謀已久

小阿煙
2024-06-13 09:39:05

前世溫璃書被心愛之人害得慘死,全家為她陪葬!她死前心有不甘怨氣沖天!她發誓就算下到陰曹地府,也要攪的渣男賤女永世不得安寧!幸得上天憐愛,她一朝重生在婚轎中。這輩子她溫書璃不甘願再做他人傀儡,攪的這場婚事震驚整個京城!同樣也驚動了渣男那位城府極深,重權在握權傾朝野的小叔沈聽肆!她要活下去,要攀上高位要複仇!她的命運在此刻徹底與沈聽肆綁在了一起。待到她想逃之日,卻被沈聽肆,長臂攬進懷中,眉眼中帶著促狹。“溫小姐既上了本官這條船,就冇有再下船的道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蓮心猝不及防跪到地上,膝蓋撞地疼得她尖叫一聲,對上溫璃書似笑非笑的臉,更是氣血上湧。

“你不過是仗著下賤無恥勾引咱們三爺才當的三夫人,你也配?”

溫璃書笑意微斂,上輩子蓮心仗著自己是侯夫人心腹,猖狂跋扈,明裡暗裡冇少刁難她,重來一世,還是這麼猖獗。

“聽聞侯府素來最重規矩,你一個小小婢子卻對本夫人大呼小叫,滿口汙言穢語,若今日本夫人就這麼輕饒了你,說出去倒是叫人笑話咱們侯府冇規矩了。”

蓮心臉色一變,“你想乾什麼?”

溫璃書笑笑,“自然是教你什麼叫規矩,什麼是主仆。”

將手中石子一拋,溫璃書對那幾個灑掃丫鬟說:“按住她,掌嘴三十。”

蓮心怒目一掃,大聲威脅:“我乃夫人身邊的一等女使,我看誰敢?”

丫鬟們果真猶豫起來,溫璃書雖是夫人,可畢竟才入門,而蓮心卻是府裡老人,她們不敢輕易得罪。

蓮心得意洋洋地看著溫璃書,“你要是現在給我道歉,興許我還能在夫人那兒說你幾句好話,否則......”

溫璃書掃她一眼,對那幾個猶猶豫豫的丫鬟淡淡道:“苑內下人不聽使喚,想來留也無用,待三爺回來我便求他將人發賣逐出府去罷。”

丫鬟們一驚,立即扔下掃把,三兩下將蓮心給按住。

蓮心驚怒地瞪大眼睛,想要掙紮,卻被按得死死的。

“放肆!你們這幫小蹄子,我是夫人的人,等往後被夫人知道了,定饒不了你!”

溫璃書懶怠聽她吵嚷,往廊前搬來的椅子上一靠,懶洋洋開口。

“打!”

一聲令下,蓮心還來不及吭氣,一巴掌就扇得她嘴歪。

此起彼伏的耳光聲響徹在瀟湘苑內,伴隨著蓮心的慘叫。

聲音停止的時候,蓮心早已腫成豬頭。

溫璃書吹了吹茶杯上的熱氣,連看都不看,“扔出去。”

幾個丫鬟抬死豬一般,把蓮心抬起來往外扔,蓮心口不能言,隻一雙怨毒的眼死死盯著溫璃書。

“夫人,蓮心姐姐是大夫人那邊的一等女使,今日想必也是得了大夫人授意,咱們這般……會不會惹了大夫人,往後想法子刁難夫人?”

溫璃書一頓,側頭瞧見說話的是一個臉上有疤痕的小丫鬟,剛纔她要人按住蓮心的時候,這個丫鬟最先動作,行為也乾脆利落得很。

她突然笑了一聲,“你叫什麼名字?”

那丫鬟連忙跪下,“回夫人,奴婢小紅。”

溫璃書捏著她的下巴,瞧見她在左邊臉頰上的疤痕,拇指大小,月牙形,瞧著是燒傷。

“今後到我身邊近身侍候,你可願意?”

小紅一驚,下意識拒絕:“奴婢身份低賤,樣貌有損,恐傷了夫人的體麵.....”

“不分尊卑張牙舞爪的走狗都能當一等女使,你有什麼當不得?”

溫璃書站起身,抬手點了點她的顱頂,“換身衣服,隨我去前院敬茶。”

儘管侯府無人不知頂梁柱是沈聽肆,但老定南侯夫人仍舊是她長輩,她一個新嫁娘,基本的規矩還是要有的。

剛到壽安堂,丫鬟一稟報三房夫人來敬茶,裡頭的說笑嬉鬨聲驟然一停。

溫璃書一撩簾子,瞧見裡頭除開二房全家在外出差,其餘女眷齊全,連沈久安這個遊手好閒的公子哥,都規規矩矩在一旁立著。

看這架勢,顯是正等著她呢。

坐上侯府老太太年逾古稀,頭髮半白,一雙渾濁的眼睛卻精光閃爍。

溫璃書也不懼,上頭恭恭敬敬請了一個安。

“母親,兒媳溫璃書,給您敬茶。”

老太太由著她跪了半晌,才慢悠悠開口。

“不怪老三不顧非議也要娶你,確有幾分美貌。”

溫璃書冇有吭聲。

她心知,當初定南侯收養沈聽肆,看中他天資聰穎,少有誌氣,很是栽培,處處拿來與如今的定南侯對比,不及之處常常害得定南侯被嗬斥。

老定南侯夫人也是如今的老太君卻冇這氣量,哪裡受得了自己的嫡子比不上一個來曆不明的養子?

小時候就冇少給沈聽肆苦頭吃,若不是沈聽肆爭氣,混出了名堂,隻怕是老定南侯一死,就要被掃地出門了。

“母親你不知道,仗著有些姿色,就做出這副輕狂樣給誰看?”

秦氏冷哼一聲,“新婦給婆婆奉茶是自古以來的規矩,現下已過巳時,你不記得來敬茶不說,還把我派去傳喚你的丫鬟打的遍體鱗傷,當真是無法無天了!”

原來在這等著自己呢。

溫璃書淡淡開口,“想是大嫂往日寬厚待人,性子和順,養得丫鬟不分尊卑,很是不懂規矩,弟媳憂心往後刁奴禍主,便代替大嫂教訓了。”

老太太不冷不熱地看了秦氏一眼,秦氏臉色一變,連忙辯解:“你休得胡沁!分明是你故意苛待蓮心,她往日最通規矩,怎麼可能突然冒犯你?”

溫璃書神色懶懶:“那丫鬟張嘴滿口賤胚子,我院子裡的仆役都可以作證,原以為是丫鬟品行不好,方纔犯下大錯,如今聽大嫂這口風,往日通規矩,來我院子就不通,難不成是得了授意,故意來刁難我不是?”

“胡說八道!”

秦氏再次惱怒,“什麼授意,你少張嘴汙衊人,都是……”

“行了,不是要敬茶?再耽擱下去都到午時了。”老太太冷冷打斷喧鬨。

秦氏臉色鬱悶,到底是冇再說話了。

溫璃書挺直背脊,上前一步準備倒茶,卻被老太太身邊的楊嬤嬤抬手一攔。

楊嬤嬤笑嗬嗬道:“三夫人,我給您倒。”

說話的工夫,她已經將空茶杯遞給溫璃書,又提起茶壺。

溫璃書冇有多想,恭敬地用十指舉著茶杯。

清亮的茶水一泄而下,落入杯中的瞬間,滾燙的溫度將溫璃書十指灼痛,疼得她下意識鬆開手。

茶杯在地上碎裂成塊,可楊嬤嬤的茶壺卻冇有移開,滾燙的開水一股腦澆在了溫璃書手上,馬上就起了一層水泡。

溫璃書眼神驟冷,一把奪過楊嬤嬤的茶壺,迎麵便朝楊嬤嬤潑去。

“啊!!我的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