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穿越杜荷,開局李承乾謀反

曾經也是個青澀的少年
2024-06-13 09:44:10

【魂穿大唐+逆天改命+解壓日常】穿越成杜荷,原以為能享受富家子弟的生活,冇想到時間是貞觀十七年,跟著李承乾謀反失敗的日子。而且他們謀反的事馬上就要泄露!結果是被處以極刑!杜荷頭七冇過,美豔的公主媳婦就要改嫁?還給彆的男人生了3個大胖小子!孰可忍,杜荷不能忍啊!他一定要逆天改命,絕不能當大唐第二個綠帽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杜荷知道李儀平常鮮少出門,現在難得出去一趟,還是不忍心拒絕。

而且同行的還有長樂公主李麗質,她可是個守禮重信,謹禮持家的好公主。

高陽公主再怎麼膽大包天,也不敢坑李麗質吧。

“彆多想,去誦經拜佛也好,每天宅在家裡對身體不好。”

“除了帶玲瓏和公主府的侍從,我再給你安排四個侍衛。”

為了保險,杜荷必須多安排點人看著李儀,免得被高陽帶壞。

“嗯,相公你真好。”李儀認為這是相公擔心她的安危,心裡跟喝了蜜一樣甜。

李儀像一隻乖巧柔順的小貓咪,依偎在杜荷的臂膀上。

一隻修長的玉手搭在杜荷的肚子上,隔著衣服畫著不規則的形狀。

“相公,前天父皇在皇宮擺家宴的時候,把幾個駙馬拿到一塊比較,最後把你批評了一頓。”李儀小心翼翼說道。

“父皇他拿哪些人比較?怎麼批評我?”杜荷好奇問道。

他尚城陽公主,成為李世民的駙馬爺,私下稱呼李世民叫做父皇。

“相公,父皇批評你,你不氣惱?”

“有什麼好氣惱的,父皇重視我纔會批評我。”

杜荷瞎扯了一個理由,他並不覺得氣惱,反而擺出一副吃瓜樣。

反正李世民批評的是前身杜荷,跟他後世穿越而來的杜何有什麼關係。

還彆說,吃自己的瓜,真是千百年來頭一回。

黑夜中沉默了幾個呼吸的時間。

李儀猶豫再三,小聲說道:“宴席上,高陽妹妹跟父皇撒嬌,說房遺愛擔任太府寺卿很久了,想讓父皇給房遺愛升一下官職。”

“父皇當時笑著說,太府寺卿已經是從三品的官職,想升任就要立大功。”

“高陽妹妹說,太府寺卿隻是管理皇宮財貨,想給房遺愛討一個活多一些的職位。”

“父皇說,房遺愛的內務能力還要鍛鍊,先做一段時間太府卿再說。”

“高陽妹妹不樂意在耍性子,於是被父皇說了一通,說著說著,父皇就提了你們幾個駙馬。”

李儀鋪墊的很長,但是也讓杜荷知道被批評的前因。

高陽公主也冇想象中不堪,雖然水性楊花,但是很會給自家相公討官職。

原本全是缺點的高陽公主,也有了一點閃光點。

李儀說到這裡停住了,因為父皇後麵說的一番話不太好,她怕說出來相公會生氣。

“儀兒大膽說,我不玻璃心。”杜荷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

李儀聽不懂相公說的玻璃心,她猶豫再三接著往後說。

“父皇把你、高陽公主駙馬房遺愛、巴陵公主駙馬柴令武、清河公主駙馬程懷亮放在一起比較。”

“父皇很生氣地說,其他幾位駙馬已經身兼要職,就相公最不學無術,而且冇有繼承先父遺風。”

李儀吞了一口唾沫,聲音再次放低說道。

“父皇還說,相公你囂張跋扈,不學無術,是這四人中最差勁的一個...”

聽到李世民對他的評價,杜荷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房老二孔武有力,頭腦簡單,何德何能比他還要優秀。

也不知道李世民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如此看貶他。

前一秒還說不玻璃心,下一秒差點破防。

吐槽了幾句,杜荷冷靜下來想想,其他三人已經身兼要職,而自己還在打雜,李世民說他最差勁也冇錯。

房遺愛,擔任太府寺卿,從三品官。

柴令武,擔任太仆少卿,從四品官。

程懷亮,擔任左衛中郎將,從四品官。

而他呢,除了駙馬都尉的名頭,隻擔任尚乘奉禦,正五品下官職。

尚乘奉禦,殿中省下屬的一個部門,掌左右六閒禦馬。

說白了,就是負責給李世民安排馬匹出行的人員。

如果是寒門弟子擔任這個職務,可以值得自傲一番。

給天子安排馬匹,這是多受李世民信任才行。

可對於杜荷這種超級二代子弟來說,妥妥的打醬油角色。

這也說明瞭,萊國公死後,他們杜家便逐漸式微。

和長孫無忌、房玄齡、程咬金等國公府相比,差距越來越大。

“儀兒,你冇有幫相公說說好話麼。”杜荷打趣問道。

“相公,我說啦,不過父皇認為你性子不夠沉穩。”李儀連忙解釋。

她說話隻是說了一半,並冇有把父皇的下一句說出來。

李世民的第二句話是:如果把你提拔了到要職,那是對朝廷、對大唐百姓的災難。

這句話說的比較過分,為了不打擊相公的積極性,李儀把它給忽略掉。

這次宴席,通過李世民把幾位駙馬一對比。

高陽公主和巴陵公主得意洋洋,隻有城陽公主李儀覺得丟臉。

他的相公表現如此差勁,而且其他姐妹的駙馬錶現都很優秀。

哪怕李儀的性子再溫婉,內心也會不舒服。

誰不想自己嫁的相公優秀,而且對自己好呢。

她作為嫡次女,嫁的駙馬還比不過一幫庶出姐妹的駙馬,有了明顯的對比,她的心裡也產生巨大的落差。

回來以後,李儀還偷偷一個人哭了好久。

萬幸,相公忽然之間像變了一個人。

性子沉穩了,對她敬重有加。

李儀害怕相公恢複以前的樣子,所以特地把這件宮中秘事說出來,目的是想提醒相公要保持住。

以前的相公,表現差勁,對自己的態度也不好。

她很不喜歡。

李儀身體不好,並不喜歡外出,她之所以答應高陽公主的邀請,明日去寺廟誦經拜佛。

就是想祈求神佛保佑,讓相公不要變回去。

杜荷兩世為人,明白李儀的內心想法,也清楚自己一直升不了官的原因。

在李世民心裡這麼差勁的形象,能升遷纔有鬼。

“儀兒放心,相公我會把壞毛病改正,一定會比其他駙馬錶現更好。”杜荷低聲呢喃道。

“嗯。”李儀甜甜應道。

比相公,比孩子,千古難斷的傳承。

對於李儀這麼好的媳婦,杜荷可不捨得她輸給其他姐妹。

“對了儀兒,你明日跟長樂公主和高陽公主去會昌寺的時候,留意一下高陽公主有什麼怪異的舉動。”

杜荷為了驗證高陽公主是否和辯機和尚廝混上,打算讓李儀去探探底。

高陽公主給房遺愛戴綠帽這件事,對於他個人來說屬於惡趣味。

可他們一人支援太子,一人支援魏王李泰,分屬不同陣營。

高陽公主出軌,這是一個攻擊房遺愛,剷除李泰羽翼的很好攻擊點。

房遺愛可是魏王李泰的忠實擁躉。

李儀滿腹疑惑:“相公,這是為什麼?”

杜荷搖了搖頭,並冇有明說:“冇什麼事,你留意一下就好。”

“嗯,我明天留意看看。”看到相公不肯說,李儀也冇有多問,而是乖巧地答應下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