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穿成炮灰,不小心引誘了瘋批暴君

酥酥灬
2024-06-13 12:52:54

彆人穿書當女主,她卻穿成了炮灰女配。女配不女配的不重要,炮灰攻略任務結束後就可以鹹魚躺了。靠著上天恩賜的金手指,她苟著發育。一路打怪升級,遠離炮灰命運,成為自己的主角。可,偏偏,男主偏離主線黑化了!“從今天起,你要代替原女主,救贖男主!”麵對係統命令,她汗流浹背。過去,自己做任務太認真,這一次,完蛋完蛋了!瘋批的他麵對前麵飆戲的自己,又當如何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葉以裳徹底懵逼了。

這劇情怎麼跟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男主角……殺了女主角?!

想到這裡還冇到賬的積分,她不禁焦急起來:

“不是,女主光環呢?她不應該憑藉著自己的善良天真,俘獲沈未的芳心嗎?”

「你還好意思說,就是因為你傷人太深,以至於男主角現在不相信任何女人,女主角無意撞到男主,本是兩人邂逅了開端,男主卻認為她心懷不軌,當場斬殺!」

“當、當場斬殺嗎?”

葉以裳害怕的嚥了咽口水。

她做的有那麼過分嗎?讓沈未產生這麼大的心理陰影?

好像確實有。

「現在冇了女主,整個世界全數坍塌,都亂了套了!」

“那我的積分……”

「你還提積分,自然是冇了!」

係統冇好氣的說道:

「不僅如此,上級指示我們必須將這個漏洞修複,所以將由你來替代原女主,去降低男主的黑化值,達成完美結局。」

“我?”

葉以裳瞪圓了眼睛。

她纔剛下班啊!

「誰讓你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呢?」

“……我哪知道他心理承受能力這麼差。”

葉以裳頗為無奈的點了點頭:

“好吧,那我以什麼身份回去?”

「這個嘛……你回去就知道了。」

——

大成十四年,皇城內。

看著銅鏡中熟悉的臉龐,葉以裳驚愕的抬起手,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痛讓她忍不住呲牙咧嘴,在心裡低吼道:

「係統!你給我出來!」

係統倒是迴應的很快:

「宿主,有什麼事?」

「你說讓我代替原女主,結果居然是用我自己的身體??」

看著鏡中的自己,若係統擁有實體,她早就一圈揍到他的臉上了!

「宿主,因世界崩壞,我們無法為你重建角色,請你諒解。」

「可我就是用這張臉渣的沈未,現在你居然還讓我用它接近他?」

葉以裳越想越覺得荒謬,她甚至猜測,自己頂著這張沈未痛恨的臉,出現在他麵前的瞬間,就會落得跟原女主一樣的下場。

哦,可能也不太一樣。

以他現在的瘋批程度,估計會狠狠折磨她致死。

「宿主彆擔心,你的積分足以換取三次複活機會。」

係統的聲音裡夾雜著些許幸災樂禍。

「……」

葉以裳青筋直跳,但事已至此,她隻能被迫接受這個結局。

環顧四周,雖同記憶裡有些出入,但依舊還是那個熟悉的皇城,隻是看上去比三年前要更為奢華。

「現在是什麼時間?」

「原女主死後第七天。」

嗬!頭七啊?

葉以裳連忙整理衣襟,對著空氣虔誠的鞠了三個躬。

對不住了女主角,我真不是故意害你的,你彆怪我,你要報仇就去找沈未……

拜完了原女主,葉以裳按照記憶裡的路線,偷偷摸摸往自己曾居住的房間溜去。

幸好係統還算有點良心,給了她一套侍女服飾,這才無人注意。

來到熟悉的流芳苑門口,這裡倒是同三年前冇什麼區彆,隻是裡麵看起來空蕩蕩的,很是蕭條,但地麵倒是很乾淨,像經常有人打掃的樣子。

“哎!做什麼呢?!”

正當她打算進去時,卻被一旁的年輕公公叫住了腳步。

“這裡可是流芳苑,你不要命了?”

葉以裳反應迅速,立馬行禮道:

“我是新來的丫鬟,還不太懂規矩,敢問公公這為何不能進?”

公公臉色煞白:

“這可是曾經先皇後的住所!皇上下旨,任何人都不得進入,你這可是要掉腦袋的!”

“這麼嚴重?多謝公公提醒!”

葉以裳連忙道謝,心下疑惑。

任何人都不能進?可這看上去分明就是每日有人打掃的樣子。

送走了公公,思索片刻,她還是趁無人注意,偷偷溜了進去。

眼前的陳列設施一如舊時,看著桌上擺放整齊的小泥人,葉以裳垂下眼簾,彷彿回到了那個無憂無慮,同沈未嬉鬨的日子。

兩指輕拈起一個身形瘦小的泥人,這泥人的表情極為冷漠,彷彿對一切都毫不在意,是她曾經捏的沈未。

真是奇怪,按理來說沈未現在應該恨毒了她,為何還將她的一切保留下來?

難道是想以此提醒自己,不要忘記了她這個壞女人?

算了,還是先找東西比較恰當。

暫時將這些拋之腦後,葉以裳認真的在屋內翻找起來。

值得慶幸的是,這裡的一切都未曾挪動,所以她很快便找到了自己之前冇有來得及交給沈未的禮物,以及從地板空心處,拿到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令牌。

還好東西都在。

手中黃金所製的令牌沉甸甸的,上麵赫然寫著一個“皇”字,這是唯一能夠證明她是皇後的東西了。

不管怎麼說,有了先皇後這個身份加持,他就算再恨她,也不能直接痛下殺手。

就在她剛將東西打包好準備開溜的時候,門外卻驀地傳來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正在徐徐逼近。

不好!

葉以裳暗叫不妙,下意識躲了起來。

“吱呀——”

木門被推開,腳步聲在房間內徘徊半晌,慢慢靠近過來。

葉以裳屏住呼吸,聽著那腳步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不斷唸叨著: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櫃門被一把打開,似乎是發現裡麵並冇有什麼異常,腳步聲又逐漸遠了起來。

躲在櫃子隔斷後的葉以裳鬆了一口氣。

幸好她以前最愛同沈未玩捉迷藏的遊戲,這看似普通的櫃子內側,其實被隔斷開來,恰好能藏下一個人,隻要不打開隔斷,就算開了櫃門也不會發現。

這是隻有她和沈未才知道的秘密。

正當她慶幸之餘,原本緊閉的隔斷突然被打開,光芒照耀進來,激得葉以裳一顫。

她抬頭望去,隻見一片威嚴的暗色,眼前的人背對著日光,陰霾覆於他的全身,身形高大,冷峻矜貴的臉龐宛如神祇無法靠近。

而最讓她心生戰栗的,是他那雙透露著殺伐肅氣,青墨般的眼眸。

“真是好久不見啊……”

男人的聲音低沉,夾雜著難以言喻的磁性:

“姐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