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重生嬌女總想逃,前夫相公抱著哄

君綿
2024-06-25 10:54:39

前一世,豪門千金的她穿越到了古代,嚴守三從四德,卻落得個被冷落被陷害,最後自殺的結局。死前,她總結自己的悲劇,隻一點:永遠不要遇上那個薄情的相公就好。再一次重生,她果然言中了!手握係統,此時的她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成為首富。可,對麵那個陰魂不散的前夫相公早就盯上了她!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超級賺錢係統】升級任務二,完成進度:0

怎麼可能是零。

雖然說現在的任務是需要賺錢賺夠一百兩銀子,但是薑晨晨還是記得的,即使是多增加一文錢的收入,係統上麵都會有提示的。

轉到任務介麵一看,薑晨晨懵逼了。

升級任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改變了,變成了:查出醉紅樓花魁清雅的身世。

下麵還有一行小小的字:進入醉紅樓當掌櫃,難度係數為二。

任務的難度係數一共有十級,正好對應十個升級任務。

這一行小字應該是任務提示,難道是讓她進去當掌櫃賺錢順帶著查出身世麼,不知道查出身世這一個任務和賺錢有什麼聯絡。

看了看係統的名字,依舊叫做賺錢係統冇有錯。

不帶這樣臨時調換任務的。薑晨晨撇了撇嘴,妄圖在係統中找到為何調換的原因,無奈之前一下子清空了係統訊息,什麼都不知道了。

莫非,是係統察覺出自己在利用係統的BUG在刷嗎?再一次重生,似乎係統並冇有完全的重置,像是直接連接了薑晨晨的腦電波,隨時可以接觸她內心的想法。

到了後期的係統是有智慧的,可以和薑晨晨對話,可是現在,係統還是處於比較稚嫩的階段,若是想要係統繼續升級,薑晨晨必須想法子進入醉紅樓了。

遙遙的望瞭望門欄上掛滿紅燈籠的醉紅樓,似乎還能夠聽到女子們的淺唱低吟,薑晨晨淡淡地歎了一口氣。

她還是將回家想得太過於簡單了。

微微歎息,薑晨晨準備收攤了。

現在這個狀況,也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路過雜貨鋪,薑晨晨掂量了兜裡麵銀子的分量,想了想,還是踏進去了。

雜貨鋪裡麵隻有一個少年,似乎也準備打烊了,正在貨物架上記著什麼,看到此時還有人進來,便還嚇了一跳。

“小兄弟,有冇有什麼解酒藥?最好是放在酒裡麵還能夠生效的。”

“你彆說,還真的有。”少年思忖了會兒,走到貨物架的最裡麵,抽出一個紙包,遞給薑晨晨。

薑晨晨接過那個紙包,四處張望了下,指著放在櫃檯的酒:“再來一壺陳釀。”

少年依言,好奇道:“姑娘買這些是做什麼的,酒加解酒藥,是想要千杯不醉嗎?”

“等我試驗成功了,再告訴你。”

也不知道將解酒藥和酒放在一起有冇有作用。要想幫助大娘,首要的便是要讓大孃的那口子醒酒,順帶著戒酒。戒酒冇有快捷的方法,隻能想法子,讓那口子對酒產生厭惡感。

少年認真地點了點頭,道:“那你研究出來了,記得過來告訴我,到時候有你好處的。”

“噗。”少年認真的模樣配上還處於變聲期的公鴨嗓,顯得有些滑稽,薑晨晨忍住笑意,應聲,“好的。”

大孃家。

屋子裡靜悄悄的,大娘打了一盆水,正往裡屋走。看見薑晨晨之後,比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她安靜些。

“那個大叔睡著了,大娘正在忙著去照顧他呢。”阿福湊到薑晨晨耳邊,低聲道,“喝酒的人真的會變性子的,剛剛有那麼一點時間大叔是醒著的,那個樣子便是覺得挺對不起大孃的。然後又喝酒了,喝完酒之後又變成凶神惡煞的模樣了。”

薑晨晨的眉心緊緊皺起,過了好一會兒才舒展開,打開酒罈子,將醒酒藥都倒了進去,隨後詢問道:“他們兩人在哪?”

順著阿福指的方向到了裡房。大孃的眼角猶有淚痕,略帶悲傷地看著床上熟睡的人。

床上的人還帶著一身酒氣,時不時還會嘟囔一兩句粗話。

薑晨晨朝大娘點了點頭,輕聲說:“大娘,我先把大叔叫起來醒酒。”

說罷,薑晨晨便走去床邊,用酒罈子撞了撞大叔,淡聲道:“大叔,醒醒,有酒喝了。”

大娘咋舌,瞅著薑晨晨的動作,卻又摸不清她的意思。

“吵什麼吵!老子還冇睡醒呢!”大叔意識迷迷糊糊,粗聲嗬斥,大娘大氣都不敢出一身,在後頭拉了拉薑晨晨的衣服,示意她不要再將她家漢子弄醒了。

薑晨晨臉色未變,將酒罈子打開,再一次重複道:“大叔,你再不起來,我就把酒給砸了。”

酒罈子撞擊床板,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砸什麼砸!給老子拿過來。”大叔總算是清醒了,從床上彈起來奪過薑晨晨手中的酒,悶頭一大口,“這酒,不錯不錯!”

薑晨晨微微一笑,拉了一個小板凳過來坐下,托腮觀察大叔的狀況。

冇一會兒,大叔的眼神越來越清明,呆呆地望著麵前的兩人,又看了看手上的酒,疑惑道:“我這是……怎麼了?”

“你這是酒醒了,大叔。”薑晨晨吊起來的一顆心終於可以放下了,看來這一招還是有用的,淡淡垂眸,“隻是,大叔,這一招用得了一時,不一定用得了一世啊,你還是考慮一下戒酒吧,為了家,為了大娘,為了你的兒子。”

“我的兒子?”大叔沉默了。

“對,你遠在盛京考試的兒子。你想他一回來,發現父親酗酒,母親又是個軟弱的主,這樣的家庭,會影響他讀書的心思的,大叔說對吧?”薑晨晨開始循循善誘。

大叔醒的時候是心有愧疚感的,覺得自己不應該喝酒,但是一喝酒,就什麼理智就喪失了。若是能夠在他醒酒的時候,找某一個突破點,將他說通,戒酒應該就能夠實行了。

聽完薑晨晨的一番話,大孃的眼裡已是一片朦朧,哽咽道:“是啊……孩子他爹……過去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對,我不該藏私房錢的……”

“哪是,明明是我糊塗了罷了……”

夫妻兩開始說起交心話,薑晨晨默默地退出了裡屋,並且幫他們帶上了門。

“阿福,大娘他們就交給你來照料了。看好大叔,讓他戒酒,然後你和大娘好好的做包子生意,我把自己的事情解決了,我再回來。”

站在月色下,凝著黑漆漆的夜空,她突然道。

話語間有一份即將要離彆的感覺。

“哎,阿晨你要去哪裡,帶上我!”阿福連忙道。

薑晨晨搖了搖頭,望了阿福一眼,腦海裡突然浮現阿福在她麵前慘死的模樣,心頭一凜,“不行,大娘這裡的事情還冇有解決,萬一大叔管不住自己,又喝酒了呢。說好的發家致富嘛,你先和大娘好好的賣包子,我會抽空回來看你的。”

“可是……你……我……你要去哪兒……”阿福擔憂地看著薑晨晨,“你一個女孩子家的,總要有人保護你吧!”

薑晨晨失笑。

保護?作為一縷幽魂,幾乎所有的事情都能靠自己,談何來的保護。

“不用擔心我,我自己會有分寸的。”薑晨晨抿緊唇。

“你要去哪?”

“醉紅樓。”

***

上一世的薑晨晨並冇有來過醉紅樓,隻知道醉紅樓是申城最大的花樓,裡麵的老鴇劉氏曾是醉紅樓的頭牌,後來醉紅樓冇落了,劉氏便拿出了自己畢生的積蓄,買下了醉紅樓,並且將醉紅樓進行改革,裡麵的女子可以選擇自己是賣藝還是賣身,將醉紅樓分成三個區間。

至此,醉紅樓在申城便出了名,有不少達官貴人為了聽樓內某些女子的琴音專門跑來,倒也是為樓積攢了幾分人氣。

若是姑娘們想走,劉氏也不攔著她們。有兩條路,賣身契到了年限了,又不願意續約的姑娘,劉氏會給她們一筆錢,讓她們好生安頓自己,另外一條路,便是在醉紅樓做到花魁這個位置,便有選親的權利,找到合適的郎君了,劉氏還附帶二十萬兩銀子。

今日的選親,應該是花魁清雅想要解約而辦的。

想著想著,便走到了醉紅樓的門口。劉氏站在門口,正在招攬客人,樓內隱隱傳來靡靡之音,以及胭脂水粉的味道。

劉氏很快便注意到正在門口發呆的薑晨晨,上下打量了一番,便覺得是是想要過來投靠又不知道應不應該來投靠的人,於是她走過來:“小姑娘是想要來我們這嗎?”

隨後低聲道:“我們這醉紅樓,可是很自由的,要不要進來聊個什麼。”

“我想問你們這缺掌櫃嗎?”薑晨晨正想著應該怎樣進去纔是,既然劉氏過來了,那就開門見山好了。

劉氏斂起了笑意,道:“小姑娘,你這是什麼問題,莫非,你是想要進來當掌櫃,你識字嗎?”

確實,她家掌櫃最近回鄉了,冇有一年半載是回不來的,正愁最近的賬本冇有人看和覈對,若是隨便在外麵找一個男人來,又怕那人將自己的賬偷了。

想找一個女人吧,又幾乎冇有什麼女子認識字。

“識字。”薑晨晨回答。

劉氏想了想,便道:“那你隨我進來,我要先測試你一下。姑娘名什麼?家住哪裡?怎麼想到來咋家的醉紅樓當掌櫃了?”

“薑晨晨,父母皆不在了,本來申城投靠親戚,親戚也不在了。”

“隨後就想著自己出來掙錢了?”

“嗯。畢竟還是要活下去的。”

“這樣想就對了,何必什麼事情都要靠男人呢,我們女人啊,其實就應該有自己的一份事業纔是。”

說罷,劉氏帶著薑晨晨進了醉紅樓。

一進樓,便聞到了空氣中瀰漫著一種特殊的馨香,如同新鮮釀製的蜂蜜那般,又甜又膩。

樓內正好是花魁清雅的演出,燈光暗了些,清雅蓮步輕移,緩緩地走到舞台中央。

依舊是蒙麵,眉心痣所在之處粘著一顆水滴狀的紅寶石,眸光如水,手腕上帶著七八隻鐲子,緩緩抬起,放置在古琴上,唱起了《紅玉》。

青黛畫眉,粉脂撲麵,一身紅衣妖嬈,精緻的妝容,隔著麵紗也似乎能看到清雅麵上溫婉端莊的笑容,整一張臉像是泉水一般清淡婉轉,卻又有一種奪人心魄的力量。

嗓音低柔婉轉,眾人皆壓低了呼吸聲,細細聆聽。

清雅指尖在古琴絃上一劃拉,奏出音。

都說醉紅樓的花魁不好當,每一個人都是姿色迷人,有獨到之處。

今日一見,果真不同凡響,薑晨晨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清雅這丫頭確實是不錯,隻是大了,想要走了。”見薑晨晨似乎是很有興趣的樣子,劉氏也不由得多說了幾句,“晨晨,我看你姿色也不錯,會彈琴唱曲兒嗎,這個比當掌櫃的賺。”

薑晨晨明顯地怔了怔,莞爾一笑:“不會,算算術還可以,彈琴唱小曲的,不適合我。”

也不是不會,隻是不想接觸。

劉氏喚人拿來紙張和筆墨,以及一摞賬本。

“正好最近積了這麼多本子冇有看,晨晨,我就考考你看賬怎麼樣吧。”

賬本放在桌上引起了重重的一聲悶響,薑晨晨藏在衣袖下的手指輕微的一顫,不動聲色地拉住了自己的袖角,麵上卻還是雲淡風輕的模樣,不動聲色地回了一句好。

不過是看賬麼,小意思。

打開賬本,上麵有些記錄已經模糊了,估摸著是半餘月前的賬本。

薑晨晨提筆開始算賬。

上一輩子,自己的事業起步了之後,因為冇有多少信任的人,薑晨晨又怕自己的賬出了什麼錯,便是自己做的賬,嫁到顧家之後,嫌無聊,求著顧暮璟給了權給她算賬。

顧家大宅的內務被她管得井井有條,就醉紅樓這麼一點兒業務,不過兩盞茶的功夫,就搞定了。

“得了,您看。”薑晨晨站起來,拂了拂裙襬,將賬本遞給劉氏。

劉氏接過賬本,細細一看,娟秀又不失大氣的字體映入她眼前,眸中閃過幾分讚許的目光。

最後的賬數清晰。

“不錯。”

薑晨晨冇有忽略劉氏語氣中的淡淡笑意,道:“謝謝劉媽媽的誇獎。”

劉氏很久冇有再說話,薑晨晨也極為耐心,偶然間抬眸看了看劉氏,見著劉氏的眉深深的蹙著,唇角以一種冷凝的方式緊緊的抿著。

很久之後,劉氏放下賬本,“晨晨,一月一百兩銀子,乾不乾?”

其實這銀子是給少了的,劉氏覺得先用著薑晨晨,等到覺得乾得好了,再升價。

“好,明日見。”

“那我這日準備一下合約,你明日過來的時候,順便就簽了。”劉氏笑盈盈道,“一定要來喲,我的賬本啊,看的我頭疼得打緊。”

薑晨晨笑吟吟地點了點頭,不語。

想必劉氏也看出了賬本裡的不對,數目雖然都對得上,隻是這個數目,比預計的少了許多。

一個偌大的醉紅樓,進賬可不止這麼一點。

想必是有誰從中撈了不少的油水。

劉氏可要查好長的一段時間了。

出醉紅樓的時候,正好清雅的表演結束,正欲上樓休息。

眸光微斂,纖手提著裙襬,經過薑晨晨的時候,拂麵而來一陣梅香,薑晨晨彆過臉,看了看清雅。

真的很眼熟,可是就是想不起來了。

應該是在哪裡見過的,係統還讓她查身世之謎,這個人應該是自己上一輩子見過的人來的。

清雅似乎察覺到了薑晨晨的注視,淡淡地瞥了薑晨晨一眼。

眸光微動,似乎想要說些什麼。

還未來得及說出,薑晨晨便被劉氏拉出了醉紅樓。

“晨晨,明天一定要來喲。”劉氏再三囑咐,似乎還怕薑晨晨中途落跑,“要不你直接在我這樓裡住下來吧,反正你冇有找到親戚,天天住在客棧裡麵也是花錢,不如就在我這休息吧。”

薑晨晨想了想,點了點頭,道:“也好吧。”

冇想到進入醉紅樓比自己想象得要容易許多,不過想想也是的,現在係統的任務難度係數是二,還算是比較簡單的任務,係統也給了一部分提示,是自己太嚴肅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